傾雲之境

關於部落格
人生若只如初見
  • 369078

    累積人氣

  • 2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琅琊榜】藺晨沒有輸給蕭景琰,他只是輸給了天下,輸給了林殊。


  什麼時候開始喜歡上藺晨的呢?大概是他在崖邊舞劍的時候,也大概是在補小說進度的時候。


  他的登場次數其實不多,甚至可以說是非常少,但我偏偏就是喜歡上了這麼一個打醬油的角色。可若是往深裡說,藺少閣主卻又是一個十分重要的角色,絕非打打醬油這麼簡單。



  後來補小說進度的過程中,看到曾有讀者質疑梅長蘇進京後的一切也未免太順遂了,順利到簡直是開外掛了,主角威能!可我要說,他開的是內掛,是藺少閣主這一個掛。


  沒有琅琊閣的幫忙,一個病體纏延的梅長蘇如何能將散落於天下的赤焰舊部重新收攏?尤其是在容貌大變之後。再說,梅長蘇進京後拉起的最大一條線就是揭開蕭景睿的身世,而這一步棋若沒有南楚使團、沒有岳秀澤、沒有宇文念如何能成?在他坐鎮京師時,是誰為他在南楚籌謀這一切?
 

  ──原文──

  “太過分了,你一封書信,我跑斷了腿從南楚跑過來,結果就這待遇?”藺晨垮下雙肩,搖頭歎道,“過雲南的時候,聶鐸哭著鬧著要跟我一起來,為了幫你擺平他我容易嗎?今天也是,辛苦到現在還餓著肚子呢。”

  ──結束──


 
  十三年來,藺晨視梅長蘇為摯友,為他做的事不及備載,委屈求全(?)只為讓朋友舒心。而為了不讓梅長蘇再多一分勞心傷神,只要是他能做的事就全攬下來──
 

  ──原文──

  “好了,不跟你們一般見識,總之我丟多少面子,就要數倍地拿回來,”藺晨揚著下巴道,“長蘇你聽著,夏江現在歸我收拾。他就是藏在老鼠洞裡我也能把他挖出來,你就不許插手操心了,聽見沒?”

  ──結束──

 

  梅長蘇確實也很看重他,在出了事情時第一秒會想到他,在他的面前才能完全放鬆自己,甚至也想過在為赤焰七萬英魂翻案後,與他一同歸隱於江湖。


  蕭景睿在離開大樑前往南楚前對梅長蘇說過,你只是選擇了你認為重要的東西,捨棄了我。所以網路上有一派說法是,藺晨輸給了蕭景琰,因為最後梅長蘇選擇蕭景琰而放棄了他。但我非常不認同那些的說法。


  「我可是把自己託付給你了。」這句話是梅長蘇對藺晨說的。


  「你總說你不認識林殊,我相信你在認識他之後,一定不會失望的。」這句話也是梅長蘇對藺晨說過的。


  「我答應陪你走到最後一日,你雖食言我卻不能失信。」而這是藺晨的回答。


  藺晨沒有輸給誰,他是輸給了自己的重情重義,輸給了天下。如果硬是要說他輸給了誰,那麼只能說,藺晨最終是輸給了林殊。


  天塌下來有藺晨在,即使最後他不是被選擇的那個。


  ──原文──

  素顏如冰,旁觀者皆不敢近前,只有藺晨幽幽歎問了一聲:“長蘇,你的血,仍是紅的麼?”

  梅長蘇淺淺一笑。道:“此血仍殷,此身仍在……藺晨,我近日豪氣衰微,只糾結于半點心田,一縷哀情,讓你見笑了。”

  藺晨仰首望天,半晌方道:“我一向狂妄,願笑天下可笑之事。你心中牽掛過多,做起事來地確有許多能讓我發笑的地方。但我卻總難笑你,知道是為什麼嗎?”

  梅長蘇拈起崩斷的那根琴弦看了看,淡淡地答了“知道”兩個字。竟不再多說,起身回自己房中去了。

  ──分段──

  話到此處哽住,再也說不出來。明明什麼呢,明明已經命若遊絲,明明每日已殫精竭慮,可為什麼依然想要承擔所有的重負,熬盡所有的心血?梅長蘇的盲點在於,當他為了亡魂,為了舊友,為了生死相依的兄弟一點一點淩遲自己生命的時候,他忘了別人也會為了他而揪心,忘了當朋友們眼睜睜看著他不停犧牲時,心裡地那種愧疚與疼痛。

  聶鐸吼了一句之後,又有些無措,含著眼淚將額頭貼在少帥座椅的扶手上,而梅長蘇則怔忡地看著他,神色很是迷惑。藺晨不知何時出現在窗外,歪著頭瞧著室內這一幕,歎道:“長蘇,我一看你的表情就知道,你根本沒明白聶鐸在生什麼氣。”

  梅長蘇還沒說話,聶鐸先就跳了起來反駁道:“你別胡說,我哪裡有生氣?我怎麼可能會跟少帥生氣?”

  “好好好,”藺晨擺著手道,“算我多管閒事,真受不了你們這群人,受不了受不了,我這樣瀟灑出塵地人物怎麼就跟你們混在一起了呢?”

  ──分段──

  “只要有命,他們都會回來的。”藺晨瞪了他一眼,“同情什麼,比你強多了。”

  梅長蘇沒有介意他惡劣的語氣,唇邊反而蕩起了一個清淡的笑,回手拍了拍他的胳膊,輕聲道:“藺晨,謝謝你……”

  ──分段──

  “好了好了,”梅長蘇舉起兩隻手,表情有些無力,“藺晨,照你這個走法,等我們到琅琊山的時候,怎麼也得大半年吧?”

  “大半年怎麼了?”藺晨深深地看著他,“你算時間幹什麼?算清楚了又有什麼益處?你信我,我們就這樣走,能不能最終走回琅琊山,根本不是需要考慮地事情,不是嗎?”

  梅長蘇靜靜地回視著他,一股暖意在心頭漾開。藺晨地心意他明白,正因為明白,才無須更多的客套。

  ──分段──

  “誰認識林殊?”藺晨閉了閉眼睛,以此平息自己的情緒,“我萬辛萬苦想讓他活下去的那個朋友,不是林殊……你自己也曾經說過,林殊早就死了,為了讓一個死人復活三個月,你要終結掉自己嗎?”

  ──結束──

 

  對於最後藺晨依然固執地跟上前線時,那種心疼讓我的眼淚幾乎掉下來。他一世逍遙,唯獨在那人面前無法瀟灑。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