傾雲之境

關於部落格
人生若只如初見
  • 370747

    累積人氣

  • 1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他走了以後

  他走了之後,很多天我都還不能反應過來這個「事實」。彷彿他只是離開一陣子,等到處理完那些「攸關天下」的事情後,就又會帶著一臉微笑,面帶歉意地說「回來晚了」。

 

  在瑤姬留下的卷軸裡,是唯一一個還留有他的時間軌跡的地方,彷彿全世界只剩下這麼一方天地,承認過他曾經存在過的事實。我不斷的調動時間軌跡裡殘存的「流」,哪怕一眼也好,只是想再見他一面。

 

  看見他坐在書案前眉目低垂,緊抿雙唇陷入沉思的模樣,我只覺得心臟痛得就要碎裂一般。為什麼,我完全沒有察覺到當初他所進行的一切?如果能再多一點心思關照到他身上,那麼也許今天的結果會不一樣。

 

  今天是臘月初八,即便二少總說他是十二月二十四日出生的,典型的魔羯座,但他聽了也只是淡笑搖頭,不承認也不否認。雖然不認得自己的生辰,但我記得他說過,自己確實是臘月出生的。

 

  臘月是一年之中最後一個月,也是最冷的一個月,是合祭諸神的時候,倒也挺適合他這樣的人。彷彿有所感應,卷軸裡四季如春的時序突然改變了,天空飄下了無數銀白雪花,剎那間覆蓋了整片天地。寂寞無聲。

 

  我回頭看向房裡,「他」仍然坐在書案前眉頭緊蹙,微抬的手指在半空中不停劃過。雖然幻影無法成形,但我看出來了,那是一道道從未見過的章紋。在天空之顛,王樹之前,他就是用這些章紋催生忘情木,強行拮取落殤花,同時抑制住伊薩.依格爾和時序之力的對抗的吧?

 

  第一次,我對於新的章紋產生排斥,甚至不願去回想起當時那一道道章紋在眼前成形的畫面。僅管在那層層疊疊的章紋之中,有著他溫暖的微笑。

 

  『替我照顧好他。』

 

  呵,看來他也清楚,二少失去哥哥之後會變得不堪一擊。不過放心好了,這個世界,這個家,這些人,是他耗盡心神燃盡生命所留下的,那麼在我消失之前,他們必將安然無恙。

 

  胃傳來一陣刺痛,提醒著我還活著的事實,是個活人就得吃飯,而我好像已經多日未曾進食。若是泰坦在,肯定又是一陣碎碎念了吧。進了廚房草草弄了碗清湯掛麵,若是平常,如此清淡的飲食打死我也不吃,而現在,這卻是我唯一可以記起他味道的方法。

 

  端著還冒著熱氣的湯麵走出來,他已經離開書案前,走到屋外坐在簷下廊前,出神地望著遠方不知在想些什麼。我知道這只是幻影,問了也沒有用,便端著碗在他身邊坐下。

 

  「夏老大,這碗壽麵,我就替你吃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