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人生若只如初見
  • 38060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盜墓筆記原創同人小說《玄黃》第十章

  那東西四足著地的情況下都足有一米高,體型壯如雄獅,身上皮毛色澤斑斕有如犳紋,重點是頭上還頂著跟牛一樣粗的兩隻角。


  吳邪愈看愈覺得這東西眼熟,搜索腦中印象嚇然想起牠的形象與山海經所述的「狡」十分相似,只是這種傳說中的生物怎麼會活生生地出現在這舊宅之中,還攻擊他們?而且為什麼張起靈也會出現在這裡?難道那封相片是他寄的?


  無數的疑問猶如潮水一般湧了上來,吳邪完全無法思考。


  這時張起靈正好躲過狡的一輪攻勢,反身跑向牆邊。身後的狡緊追不捨,只見他往前跑了幾步,把狡引到一根梁柱邊上,縱身一躍,第一腳踩到柱子上,然後用力一蹬,凌空一個轉身漂亮地落到狡的背上。瞬間的重量壓得狡的身子一矮,只差沒撲倒在地。


  正當吳邪懷疑張起靈是不是想把狡當悍馬馴服時,後者手上刀起刀落,不過是一眨眼的瞬間,前一秒還窮凶惡極的猛獸,下一秒已經身首異處。


  吳邪看得下巴都掉了下來,下意識縮了一下,彷彿那一刀是砍在自己脖子上似的疼。等到他回過神來時,張起靈已經收起那把通體漆黑的古刀站在他面前。


  這時候的吳邪腦子完全僵掉了,只能傻傻地看著他,之前在腦海裡轉的那些問題全忘記了。張起靈似乎對他的出現也不是那麼在意,只淡淡地看了他一眼,之後便什麼也沒問地走回右側耳房。


  吳邪看見他抽出火摺子照了照門裡面,接著竟然把門關上並鎖上之後,直接向外走了出去,不由得大吃一驚連忙跟了上去,拉住他的手問:「等等,你怎麼會在這裡?」


  「你不需要知道。」張起靈不著痕跡地將手抽了回去,接著輕描淡寫地反問了句:「你來這裡做什麼?」


  吳邪被問得腦子充血,頓時有想跳起來掐死眼前這人的衝動,咬著牙想爆粗口罵人,可一看到張起靈那再認真不過的表情,到了嘴邊的粗話又被強行吞下,憋得幾乎內傷。


  就在吳邪思考著要怎麼和張起靈溝通時,身後正堂內突然傳來一聲吱呀聲,聽起來像是有人推開了耳房的門一樣。吳邪背後的寒毛一下炸開了,耳邊只聽到張起靈喊了一聲「走」,他的背影剎那間已奔出數米遠。


  吳邪罵了一聲立即跟上,沒想到張起靈放著好好的甬道不走,一路狂奔地衝回院子翻過圍牆逃了出去。吳邪連滾帶爬地緊追在後,累得氣喘吁吁,卻發現張起靈翻出去之後根本沒有停下來的意思,而是一路跑出老城區。


  吳邪拼著一股硬氣緊追在後,怎奈兩人間距離愈拉愈大,這時一聲尖銳的剎車聲劃破古城寧靜。只見一輛全黑的旅行車從黑暗中衝了出來,還沒停妥車門就被打開,位置正好迎上疾速奔跑的張起靈。


  張起靈上車後車子再次滑動,眼見車門馬上就要關上,情急之下吳邪大喊一聲,也不曉得是對方聽見了,還是張起靈佛心來著阻了一下,才讓他勉強也跟著跳了上去。


  一口氣還沒喘過,吳邪突然聽到一個熟悉的聲音問:「到手了嗎?」


  「不在這裡。」張起靈一邊回答,一邊伸長手越過吳邪將車門帶上。吳邪聽見有人嘖了一聲,卻沒再多說什麼,下一秒車子油門踩到底的轟鳴聲劃破寧靜的古城,車子已經像脫弦之箭疾駛而出。


  吳邪緩過氣之後視線掃過車內一圈,才發現這車上的全是熟面孔。除了剛才一同逃命的張起靈之外,坐在車子裡的還有阿甯和胖子,後者更是語帶驚喜地問:「我說吳家小少爺,你怎麼也來了?」


  吳邪一直以為他們幾個也凶多吉少,沒想到會在這種情形下重逢,不由得張大了嘴巴好一會兒說不出話來。


  「我還以為你們栽在泉眼裡了……」


  「呿!」胖子扔給他一計白眼,「當你胖爺什麼角色,哪那麼容易就栽了?倒是你,怎麼也會在那宅子裡的?」


  吳邪把自己收到相片和地址的事告訴他們,卻下意識省略了那張羊皮地圖的事,然後他又問阿甯他們怎麼也會到天水來的。可能是黃河泉眼連番失利,這個向來眉飛色舞的女人看上去暗淡許多,臉上也沒了往日的笑容。


  她繃著臉對吳邪說基於安全考量,中央決定中止案子,但公司方面仍然堅持繼續行動,可是一連串的泉眼之行死去太多人,一時之間她也找不到適合的人選進行主要行動,只能再次拉上胖子和這位小哥。


  胖子在一旁搭話,說原本他是不想再跟著一夥人南徵北討的,但甯姑娘開出日薪三百美金,下地後一天最低也有五百美金的工資,搞得他心癢難耐只能再次下海。


  吳邪聽了不禁咋舌,心想阿甯的公司還真是大手筆。胖子說到興頭上,突然開口問吳邪要不要一起加入,上次在泉眼裡吳邪的體力雖然不行,但技術上的支援卻是無人能比。沒想到被問的主角還沒回話,一旁的張起靈已經開口:「他不行。」


  他那半生不冷的語氣讓吳邪差點按捺不住,好不容易壓下怒火之後瞪著他問:「你倒是說說我哪裡不行了?」


  張起靈回過頭來看了他一眼,清清淡淡的,但吳邪卻被那眼神看得莫名一驚,一時之間竟說不出話來。


  正當車上陷入一片尷尬的沉默時,胖子突然出聲:「吳家小少爺體力上也許不怎麼行,不過解圖的功力卻是一流的,說不定他就能從那一堆相片裡把真正的穴位給解出來,找他來也是圖個技術支援嘛。」


  張起靈不置可否,卻也沒再多說什麼。吳邪看見他雙手抱胸躺回座椅裡閉目養神,竟是沒打算再多分一點注意力給他,不由得一陣氣悶。為了轉移注意力,他開始和阿甯搭話,也弄清楚他們接下來是要去秦安一處古墓,因為從黃河泉眼裡描出來的圖形解密後所呈現出來的地圖,標示的位置就是那裡。但是他們解出來的那地圖卻缺了最後一個、也是最重要的環節,也就是古墓的位置。


  阿甯的話讓吳邪腦海中飛過閃過一個感覺,但那速度來得太快,他甚至還來不及抓住點什麼就過去了。他凝神想了一會兒仍不得其解,只好放棄轉而又問:「所以天水這裡有什麼讓你們特地過來一趟的?」


  阿甯似乎還在思考是不是要全盤告知,另一邊的胖子卻已經開口:「那不多問的嗎?自然是來找地圖啊!不過如你所見,甯小妞的情報有誤,爺幾個撲了個空。」


  吳邪一愣,還沒反應過來,只見阿甯瞪了胖子一眼之後,轉回來對他說:「這些消息我們也是聽來的,有人告訴我們,秦安那古墓在幾十年前就被人發現了。當初下古墓的人就是從黃河斷流層底下出土的古物裡得到一紙地圖,進而發現了那座古墓。不過據聞那人卻沒有從裡面帶出太多東西,甚至是從那次之後便不再下地,此後便住在天水老城裡鮮少露面。」


  吳邪在腦海中搜尋著模糊的童年記憶,卻完全不記得自己在天水待過,吳家祖藉長沙是不爭的事實,而他印象中的爺爺也是住在長沙那棟祖宅裡。然而他突然一個激靈,想起了剛才他踏進那老舊宅院時浮上心頭的破碎畫面。


  吳邪突然有一個衝動,他想跟著阿甯他們一起行動,他直覺他們這次的行動和吳家似乎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吳邪抬起頭看向阿甯,聲音很輕,卻字字清晰地問:「如果我說,你們要的地圖在我這兒呢?」


  這是那個人要的吧?將那些相片和那張地圖寄給他,又將他引到天水和阿甯他們相遇,為了就是讓他們走上一路吧?


  明明知道這也許是個巧妙安排的陷阱,但吳邪還是毅然決然地跳了進去。


  阿甯看著他,眼神閃出厲芒,語氣難得嚴肅地說:「吳先生,這可不是開玩笑的。」


  除了開車的人不能回頭外,吳邪發現所有人的視線全落到自己身上,就連張起靈也睜開眼睛看著他。


  「我沒開玩笑,地圖確實在我手上。」吳邪一字一字說得極為清楚,「但我有個條件,我要跟你們去秦安。」


  阿甯臉色變了變,最後居然笑了出來,看著吳邪的眼睛問:「你是認真的?」


  吳邪點頭,心想你們沒人要跟我說明白這是怎麼回事,那我就只好主動出擊了。


  「成交。」


  阿甯和吳邪擊掌,胖子在一旁笑得樂呵,只有張起靈默不作聲地冷眼旁觀。感覺到他的目光洗禮,吳邪挑釁地挑下巴看著他,心道小爺想做的事還沒有做不成的。


  沒想到張起靈卻微微斂眉,貌似輕嘆一口氣後再次縮回座椅裡閉目養神,令吳邪感到一陣錯愕茫然。
 









  到達秦安時吳邪還抓緊時間給王盟打了通電話,交待他將電腦裡的文檔做最後編修之後送出去。王盟在電話那端抓著話筒嗷嗷亂叫,直問你又上哪兒去了?你怎麼就這麼胡來?你什麼時候才能回來?


  吳邪被問得心頭火起,抓著話機罵回去:「我老娘都沒過問那麼多了,你是在煩什麼勁?婆不婆媽?!」


  王盟嗚咽一聲,百般無辜地說:「我這不是關心你嗎?」


  「我心領了。對了,我可跟你先說了啊,」吳邪壓低聲音,十足的警告意味,「我離開學校的事不許你跟我家裡走漏風聲,要是讓我二叔知道了唯你是問!」


  王盟啊了一聲,緊張地問:「他要打過來找不到你的人我怎麼跟他說呀?」


  吳邪原本還要教他幾句,另一邊阿甯傳來招呼聲,他只能簡單交待幾句後收線。


  電話另一邊,王盟欲哭無淚地瞄了眼斷線的手機,再將視線移到吳邪桌上那層層疊疊的文獻,不由得哀號了一聲──這是擇主不慎了啊!


  吳邪收線後被阿甯叫過去挑了一套隊上的制式裝備,整頓好了之後一行人便往山裡前進。就吳邪提供的地圖所示,他們此行的目標物座標落在深山裡,前面一段路車子還能行,到後來路面愈來愈寬、愈來愈難行,阿甯只得一聲令下,全員下車徒步進山。


  依照吳邪提供的地圖上顯示,他們所要尋找的那處古墓位於瀧山山陰一個山麓裡,經過精密計算過後得知地圖上所標示的空地方圓不過三丈,要找到確實有點難度。但阿甯這次帶的人雖然不多,卻有一位是秦山在地的村家人,對山裡情形很是熟悉。雖然花了些時間,但一行人還是順利在天黑之前找到了那處所在。


  這次隊伍裡扣除小哥和胖子,還有中途突然加入的吳邪,阿甯只多帶了一個在地村人和兩名夥計,至於司機一早就被她扔在半途看管車子去了。兩名夥計一等到阿甯首肯便舉起傢伙朝地掘了起來,動作井然有序而快速。


  阿甯交待那村人待會兒和夥計一同在上面等他們之後,便轉過頭看向吳邪:「你確定要跟我們下去?」


  吳邪點了點頭,心想都一路跟到這裡來了,不下去難不成來這兒純遠足嗎?


  另一邊,一名夥計最後一鏟落下去的同時,腳下土層突然瞬間坍塌,另一名夥計見狀悚然往後退。所幸兩人事先早有準備,腰間各繫上繩索綁在一旁樹上,失足跌落盜洞的那人此時正頭下腳上地垂吊在盜洞裡。


  「沒事吧?」在上面的那人問。


  「你來吊吊看有沒有事,大爺我腸子都要給勒得吐出來了,還不快把我拉上去!」


  胖子等人發現異狀也圍了上來,伸長了手想幫忙把人給拉上來,沒想到這時盜洞底下卻突然傳出一個奇怪的聲音,彷彿是有人在低聲嘆息一樣。同一時間地底也發出微微的震動,驚得所有人面面相覷。


  「快拉他上來。」張起靈突然開口,同時伸手去拉那繩子,然而就在這一瞬間盜洞中突然傳出一陣尖銳聲響,彷彿有什麼東西極其迅速地呼嘯而來!


  張起靈面色一沉,正要使勁一口氣將人拉出盜洞時,底下那人突然發出一聲駭人的慘呼,同時一股大力透過繩索傳來,所有拉著繩索的人全被拽了一下,眼看著就要被一起扯入盜洞。


  「不行了,再不撤手我們都得被拉下去!」胖子眼見不妙,一邊大聲警告,一邊作勢就要鬆手。


  「不能鬆手!」吳邪大斥一聲,竟是將前臂和繩索絞得更緊。


  「我操!不鬆手難不成哥兒幾個一塊給扯下去嗎?別天真了,自己的命重要!」


  胖子呿了一聲,眼看著就要鬆手,然而還不等他放開,卡在盜洞邊緣的繩索在轉眼間繃斷,所有人收力不及紛紛往後重重跌去。只有張起靈連晃都不晃一下,並且在繩索繃斷的瞬間不顧一切地撲上前,伸長手想去拉另一截斷繩。


  然而那夥計被往下拉的速度實在太快,等到張起靈撲到盜洞邊時早已空無一物,他俯身打量了一下,發現盜洞四壁上灑落著森然的血跡和一個個抓刨的手印,顯然是夥計被拉落時還在拼命掙扎。


  這時其他人也緩過勁來,紛紛聚集到盜洞旁,看到這一幕不由得全都變了臉色,說不出話來。


  「妖…妖怪!是妖怪!這底下有妖怪!」剩下的那名夥計刷白了臉,發出驚恐不已的嘶吼。


  「閉嘴!古墓裡最多出現粽子,哪裡來的妖怪?」胖子罵了一聲,轉過頭問阿甯:「吶,你現在打算怎麼辦?」


  「你們要怕了想走就走,我自己一個人也能下去。」蹙眉凝視腳下的盜洞,阿甯語氣平靜得讓人吃驚。


  那夥計和村人早被嚇得魂不附體,一聽到阿甯這麼說如蒙大赦,二話不說拔腿就跑。見她真的開始收拾起裝備打算下盜洞,胖子嘿嘿笑了幾聲:「您這算不算是巾幗不讓鬚眉呀?行,胖爺這就陪你走一趟,看看這底下是藏了多少金銀珠寶在等著!」


  吳邪雖然剛才也被嚇得不輕,可終究是好奇心戰勝了恐懼,緩過勁之後也跟著背起裝備。阿甯算是這支隊伍的領導,自然是第一個進入地底的,張起靈和胖子隨後跟上,而吳邪理所當然成了最後一個。


  張起靈在進入前微微頓了一下腳步,回頭看了吳邪一眼,就在吳邪以為他想對自己說些什麼時,卻一下子沒入盜洞之中。


  吳邪不禁心想:真是個奇怪的人。









============================================



接下來會有點忙,可能又得停一陣子才會再更新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