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人生若只如初見
  • 382616

    累積人氣

  • 25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盜筆同人短篇】七夕

  舊曆七月傳言是鬼門大開之時,閻王開恩讓孤魂野鬼得以返回人間,或面會親人、或乞食香火。就連素來遊客絡繹不絕的西湖也顯得人煙稀少,但這也有可能是連日綿延不絕的細雨造成的。


  難得暑假來一趟杭州遊玩卻遇上西南氣流作亂,黎簇怒得甩開門窗指天罵地,嚇得蘇萬急忙撲上去捂住他那兀自罵個不停的嘴巴,死活將人拖進房裡。


  「下雨時觀賞西湖美景不比晴天差。」蘇萬無奈解釋,見黎簇一臉不信,又加重語氣補了一句:「總之下雨天不影響我們遊覽西湖景色,去不去隨你。」


  蘇萬話一說完,背起背包便走出門去,黎簇見狀急忙跟上:「等等,我沒說不去啊!」


  「西湖美景三月天,春雨如酒柳如煙。話說當年白娘子和許仙也是在飄著細雨的西湖相遇的呢!」


  蘇萬領著黎簇邊遊湖邊如是說,儼然一副地陪範,只是黎簇不賞臉,白了他一眼之後說:「人家白娘子和許大仙是春心蕩漾的三月,我們卻是又悶又熱外加溼得要命的八月!」





蘇萬:「西湖雨景也很美的。」
黎簇:「我操,熱都熱死了。」





  細雨朦朧的西湖看起來如詩如畫,兩個人就這麼一前一後繞著湖畔走,然而走不了多久前方的蘇萬突然停下腳步,黎簇收腳不及就這麼一頭撞了上去,撐開的傘架戳得兩個人都是一陣悲鳴。

 
  「你幹嘛──」


  黎簇炸毛大叫,可一句話還沒說完就讓蘇萬給捂住嘴巴,朝某個方向狂使眼色,黎簇順著那方向看去,只見一名身穿深色衛衣的年輕男子隻身坐在湖畔。他弓著背,雙手抱著不知什麼東西護在胸前。


  雨勢雖然不大,但不打傘的話還是很快就會淋溼,那名男子也不曉得坐了多久,全身上下早已溼透。黎簇心想這不過是個裝憂愁的傻逼,有什麼好看的,正想回頭去擰蘇萬耳朵時,突然打了一個激靈。


  他看到了,那名男子懷裡抱的,居然是一顆蒼白的人頭骨!


  我咧個去!


  蘇萬知道這小子總算也看清楚了,便湊到他耳邊問:「我們不會是遇到什麼不乾不淨的東西了吧?」


  聞言,黎簇只覺得一股惡寒沿著脊背爬了上來,卻還是嘴硬地回道:「誰知道是不是趁著舊曆七月拿整人玩具出來裝神弄鬼?」


  蘇萬一愣,心想不至於吧?而且本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生存守則,他拉了拉黎簇的衣角就想打道回府。誰知道黎簇的牛脾氣上來了誰也拖不走,只見他挽起袖子就要上前去瞧個明白,攔都攔不住。


  沒想到那名男子卻在這時候站起身來,嚇得兩小子幾乎抱在一起,黎簇也沒了一開始想上前質問的氣勢。看向男子離去的方向,蘇萬忍不住「咦」了一聲。


  「你又怎麼了?」黎簇幾乎要翻白眼。


  「那裡…好像是西泠印社的方向呀……」


  西泠印社上世紀就存在,也算是古蹟級的老建築,最後一任主人還是玩古董的。只是那人最後孤老終生,死後還不願離去,最後成了一個鬧鬼的地方。蘇萬和黎簇兩人都是少年心性,出發前作足了功課,還把這處鬼屋列為必走行程。


  兩人此時正當是膽子最大、好奇心最旺盛的年紀,互相看了一眼之後便決定尾隨男子身後,一路跟到西泠印社。
 







  即使年久失修,藤曼爬滿斷垣殘壁,卻依然可以分辨出這棟宅子曾經的面貌。黎簇看見男子大步走進那棟被人稱之為鬼屋的地方,一路往內走去的腳步未有遲疑,彷彿對這棟宅子的建築再熟悉不過。


  三個人就這麼一前兩後地來到大堂正廳,黎簇和蘇萬不敢再跟進去,只得貓腰躲在門外向內看去。只見男子將偏倒一旁的椅子扶正,撫去積在桌上那一層厚重的灰塵後,小心翼翼地把懷中所抱的人骨放上去。


  其間蘇萬不只一次拉扯黎簇衣角,催促著趕快離開,可後者全然不搭理。就在蘇萬思索著是否要不講義氣地自行離去時,黎簇突然倒抽了一口氣,指著屋裡壓低聲音對他說:「快看。」


  只見屋內各個角落突然浮現無數有如螢火蟲一般的細小白光,朝擺放在桌上的人骨緩緩聚集,最後收攏成一個人形站在男子面前。


  男子抬起手看樣子想要觸碰由白光聚集而成的人形,最後卻只是沿著那一點輪廓劃過,看起來就像是輕輕撫過對方臉頰一樣。沒想到這時候人形竟開始產生異變,逐漸幻化出一個斯文俊秀的青年。


  黎簇的角度看不見男子臉上的表情,卻聽見他開口輕輕說了句:「吴邪,我回来了。」語氣竟是說不出的溫柔。




吳邪,我回來了。




  那一瞬間,青年對男子露出溫柔的笑容,嘴唇張合,卻發不出丁點聲音。還好他說得很慢,所以黎簇靠著讀唇弄懂了他說的話──


  『我等了你無數個十年,總算等到你回家。』


  彷彿再也按捺不住,男子張開雙臂擁了上去,然而由光點聚集幻化而成的青年卻在下一秒如碎片般消散,只剩下原先那顆冰冷的人頭骨。男子發出一聲極輕的嗚咽,將它緊緊擁在懷中,無聲跪坐在地。


  這時候的黎簇早已被眼前所見情景震傻了,連自己是什麼時候被蘇萬給拖出來的都不知道。


  當天傍晚雨停之後,兩人買來一些紙錢在西泠印社前焚去。蘇萬像想到什麼似地說:「欸,我說,今天是七月七日呢……」


  「知道啊,鬼月嘛……」黎簇回得了無生氣。


  睨了他一眼,蘇萬沒好氣地說:「七月七日是天帝應允牛郎織女一年相會一次的日子。」


  黎簇眼前突然浮現男子伸手欲將青年擁入懷中的那一幕,一邊將手中紙錢放進火堆裡燒、一邊喃喃說道:「所以,他們今天才能相會的吧?」




小哥,你終於回來了。
 





=================================






去年玩接龍,今年生小短篇
明年如果這個部落閣沒荒廢掉再考慮要玩什麼 XD"


那個啥,看完要記得留言嘿!
想砍我的也可以去紹紹那裡排隊領刀子 (艸)


還有,這三張圖都是紹紹昨天一天內生出來的
快給他鼓掌啊!!!XDDDD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