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人生若只如初見
  • 381501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藏海花.二】引子一 & 二




引子一、
 

  桑扎覺得自己不會死。


  雪已經蓋住了所有的耗牛,它們已經放棄了求生的希望,蜷縮在一起,等待雪成為自己墳墓的封土。


  桑扎還有力氣掙扎,他不知道這裡是哪裡,他竭力想讓自己知道,他覺得自己不應該死去,如果他會在這裡死去,那麼菩薩也不會讓他看到那個東西。


  那個東西,一定是菩薩讓他看到的。


  菩薩什麼都知道,菩薩讓他看見,是為了讓他能 夠把自己看到的東西,告訴自己的族人。


  但是桑扎覺得有些力不從心了,他的雙腿已經感覺不到堅實的雪層,隨著大風刮過來的滿天雪花,遮蔽了他的雙眼,他找不到回家的道路。雪已經埋到了他的胸口。


  菩薩,你想我如何做?


  桑扎看著天,黑暗中雪花猶如鞭子打在他臉上,這是磨難嗎?他應該把自己交給菩薩,還是這是一個菩薩的考驗?


  桑扎努力的把臉上的雪花甩掉,他決定把自己交給菩薩。


  他脫掉了自己的衣服,鋪到了雪地上增加受力,從雪坑中爬了出來,繼續脫光了身上的衣服,渾身赤裸。


  刺骨的寒冷幾乎瞬間將他凍僵。


  他跪拜在自己的衣服上,五體投地。然後爬起來,前進一臂的距離,再次五體投地。


  第七次的時候,他已經很勉強,衣服上也瞬間積了一層雪,他跪拜在了雪珠上。起來的時候,身上的皮膚已經是青紫色的。


  第八次,他沒有站起來。


  他四周的一切開始變成白色,一切外在的感覺開始消失。他完全想不起來,自己在做什麼?


  桑扎趴在雪山的山腰,離自己的村莊四十里的地方,他很快就要死了,與此同時,他的耳邊開始響起了那首長詩的第一句詩篇。
 
 
 






引子二、

 
  「從根源上腐爛了。」老人對一個孩子說道。「互解只是時間的問題。」


  孩子沒有回應,他認真的看著老人,眼神中毫無一絲波瀾。


  「任何東西都不是永恆的,我們也不例外。」


  廟堂外的風吹動他們面前的油燈,這是一座寺廟的後山,幽靜的避世之所,和前山的喧囂相比,後山的存在,都少有人知道。


  「他們會選你作為起靈人。將所有的一切,加諸在你的身上,在你之後,再沒有人可以接替。」老人剪掉油燈的一點燈芯。「時光很長,你將首先失去自己的過去,你也會學會忘掉自己的未來。」


  老舊的木案在燈影下顯得蒼老而可怖,孩子似乎聽到了什麼,只是微微的側了側頭。


  應該是有人正在往這裡而來。


  「留給你的都是腐朽的,他們會拿走一切可以拿走的。」老人把燈芯捏成黑色的粉末,用毛筆蘸了蘸,示意孩子伸出左手,在孩子有些偏長的手指上,寫下了一行數字。「這是下一行數字,你什麼都可以忘記,但是不能忘記它。」


  02200059


  孩子小心的把手合攏,老人吐出了一口氣。「你有所動搖的話,現在是你離開的最後機會。」


  孩子的耳朵又動了動,能感覺到樓梯上逼近的腳步聲,這些人行動的聲音都很輕。


  他沒有動,只是對老人行了個禮。


  「張……」老人叫了他的本名,但是名字的發音被開門的聲音所掩蓋。刺目的陽光從外面射了進來,同時進來的還有一些被陽光背光照得看不清楚的人影。


  「張起靈。」一個人影叫他:「沒有時間了。」


  孩子看了看老人,老人在陽光的照射下,還沒有睜開眼睛。


  他是最後一個叫他本名的人,他希望自己能夠記住。


  「再見。」


  孩子站了起來,轉身離開了廟堂,走到了陽光之下,他看到了巨大的棺椁停在雪地裡,被人抬著停在院子中間。他走了過去,喝下了邊上遞給他的一杯紅色的酒。然後躺進了棺椁裡。


  棺椁蓋上,他緩緩閉上了眼睛,他感到所有人都鬆了一口氣,四周變成了絕對的黑暗。


  他緩緩和黑暗形成了共鳴。感覺很安靜。


  他聽到了很多的聲音,從四周所有的地方傳來,似乎是草木的吸吸聲,人血脈中的血液在流動,雪花被腳步踩碎,塵埃落到了四周。同時,時間的感 覺從他身上緩緩消失。他忽然無法分清楚瞬間和永恆之間的差別。


  他必須要睡去了,帶著這些奇怪的變化,整個人跌落進瞬間和永恆共存的深淵。


  他不知道自己會在哪裡醒來,但是他知道,當他醒來的時候,他已經和這個世界失去了所有的關係。


  「張……」


  他原來的名字叫什麼?他忽然有些記不起來了,只聽到棺材外面,有人喊了一聲:起靈。棺椁被抬了起來,開始緩緩的移動。透過棺椁的最後一絲寒冷,也消失在了他的記憶裡。
 





 
 
=========================








 
推測這應該是藏海花二正式出版書裡才會看的引子。

三叔在這裡面投入了大量信息,一路將盜筆一&八或藏海花一裡面,小哥曾經透露有關張家取得的紫金盒子的訊息一一串起。

以前我會寫分析文,覺得這樣挺有起、寫完也挺有成就感的;但慢慢我發現三叔其實不喜歡我們這樣,他要的是我們好好享受他的故事。

只是,這一次,他所說出的故事卻讓我覺得心口宛如遭到重拳,將引子裡所述的內容與沙海中汪家人透露給黎簇的、與「張起靈」有關的訊息兜一塊看,再回想一下盜筆裡,小哥對吳邪所說過的每一字每一句,突然有很多事情豁然開朗了。

對我來說三叔沒搞CP也不賣弄基情,他所在述說的,不過是一個人不得不將自己化身為孤寂荒狼,卻又不小心眷戀上他人掌心觸碰額際時所傳來的溫暖的故事罷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