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人生若只如初見
  • 384268

    累積人氣

  • 53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盜墓同人小短篇《未命名II》

 ==============================








  解雨臣從來不曾在意那個人是什麼時候離開的,也不曾去想這中間經過了多久,只知道有一天吳邪跟他討了裝備上長白山回來之後,就再不曾笑過。他知道長白山上什麼事也沒有發生,吳邪什麼人也沒有遇上,但有些時候明明什麼都沒有改變,可人心就是這麼變了。


  解家勢力很大,如果他傾盡全力想要找出一個人,除非真的死了,否則誰也躲不了。他花了一些時間,來到那個人面前。在拉薩雪山裡,他對那個人說:「去找他吧。」


  對方沒有看他,只淡淡地說:「我以為你希望這輩子我再不去見他。」


  「我改變心意了。」不去理會心尖上那一絲絲的刺痛,解雨臣沒有說出口的是:他要的是你,自始至終都是你。
 






 
  當張起靈回到了杭州的古董店,吳邪看見他的時候,露出了震驚不已的表情:「小哥…真…真的是你?」


  「吳邪,我回來了。」他笑的清淡,眼神蓄滿溫柔。


  吳邪一時百感交集,又哭又笑地說:「歡迎回來。」
 
 






  北京城裡,報告業務情形到一半的心腹突然發現主事者正在走神,試探地問:「花爺?」


  解雨臣抬頭掃過一記眼刀,驚得心腹一縮頭繼續報告下去。


  他一邊分神聆聽,一邊看著手機裡剛傳來的彩信。那是一張相片,地點是西泠印社的門口,人物是二個相擁的男人,他嘴角彎起一抹理不清也道不明的笑。


  「何必打腫臉充胖子?」不知何時出現的黑眼鏡直接拉了張椅子在他身旁坐下,同時揮手將人斥走。
「不必你管。」正待起身離去,卻發現手腕已讓人制住。幾下交手後,失了先機的解雨臣竟被壓制在桌上動彈不得。


  黑眼鏡俯身在他耳邊低喃:「你明知道我見不得你難過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