傾雲之境

關於部落格
人生若只如初見
  • 373277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盜墓筆記同人小說《南京事變》第七章

  萬籟俱寂之際,解雨臣突然動了動耳朵,感覺到身後有人逼近的腳步聲,即使對方刻意放輕步伐將行動的聲音壓到最低,他仍然敏銳地捕抓到了,只是不想道破。


  「在想我嗎?」黑眼鏡出聲笑問,同時在距離解雨臣還有十步遠的地方站定,這是九節鞭可攻擊的範圍之外。


  「滾。」解雨臣頭也不回。


  「你要喜歡就去找他,在這兒端著一張怨婦臉給誰看?」


  解雨臣霎時回頭看向他,眼神銳利得宛若一道利刃,瞬間刺入心口三寸之地。


  黑眼鏡不退不避,依舊銜著那一抹微笑看著他。


  清冷的月光透過窗戶灑在解雨臣清瘦的身影上,勾勒出刀削般的絕美線條。黑眼鏡隔著墨色鏡片瞇起眼毫不掩飾地打量著,就是這樣的一個人,孤高自傲卻又如此美艷不可方物,才會讓他著迷到連命都可以不要。


  黑眼鏡站的位置是窗外月光所照不到的地方,整個人隱藏在黑暗之中,只有墨鏡上的鏡片隱隱閃過一絲反光。解雨臣一瞬也不瞬地凝視那抹在黑暗中幾乎難以辨別的身影,許久才說:「你不懂。」


  平淡的語氣底下,卻藏有千絲萬縷訴不情、也道不明的情緒。是不想說,也是不能說,更是不想說。


  「沒差,反正你也不懂我。」


  黑眼鏡說這話的時候身形朝解雨臣的方向移動,來到月光所及的範圍裡,大概是嫌麻煩,他胸前大半的鈕釦全沒扣上,露出精壯結實的胸膛。


  銀色的月光像在他身上攏上了一層紗,整個人看上去顯得有些朦朧,只有左胸上那一道槍傷所留下的疤痕格外明顯。


  彷彿被那樣的傷痕燒痛了眼,解雨臣不言不語地偏過頭不再看他。怎知下一秒就被一雙強而有力的手臂圈進懷裡,整個人被陌生的氣息所包圍。


  「放手。」解雨臣低喝,卻不敢掙扎,生怕扯裂了好不容易癒合的傷口。


  「我什麼也不做,就這麼讓我抱一會兒就好。」


  黑眼鏡將人抱在懷裡收緊,將自己的體溫傳遞過去,將鼻子貼在他的臉側深深呼吸。真好,現在這樣也不錯,只有他與他兩個人。


  「明天你就離開上海。」


  黑眼鏡啞然失笑,問道:「至於嗎?才抱你一下就趕人了。」


  解雨臣沒理會他話中的調笑,神色嚴肅地說:「東北八十八師已經南下,這一、兩天就會和宋師長的三十八師會合。」


  「然後呢?你不走?」黑眼鏡臉上笑容不變,手上力道卻不自由主地加重了幾分。


  「還不到我要走的時候。」解雨臣蹙眉,稍微掙扎了一下,卻文風不動。黑眼鏡將他牢牢鎖在懷裡。


  「那我陪你。」黑眼鏡一手依然環抱在解雨臣腰上,另一手卻按上他的心口,感受到掌心下強而有力的心跳,他俯身在他耳畔低聲說道:「管你是打算撐到小日本上岸了才走,還是真打算留下來和小日本打,我都陪著你,哪兒也不去。」


  解雨臣無奈閉上眼睛,終不再言語。
 
 








  翌日清晨,解雨臣朦朧地醒來,空氣裡有著陌生的味道,除了自己以外的、另一個人的氣息。


  他霍然清醒,卻沒有動作。側過臉,那個人的臉就近在眼前,再多挪一點,便可碰上鼻尖。肌膚感覺到對方呼出的氣息,帶著一點點的溫度,幾乎觸及他內心最柔軟的那處。


  就在這時候,門外傳來兩聲輕扣。那是極細微的聲音,只曲指輕輕在門上扣了兩下的聲音。那是解家管事的敲門方式,告知有要事相談。


  解雨臣低頭看了一眼整晚扣在自己腰上完全沒鬆開過的那隻手,有些無奈地在心裡嘆了一口氣。身下的黑眼鏡睡得倒挺安穩,反觀他時時刻刻擔心壓到傷口而繃緊神經,此時只稍一動作便可聽到關節傳來喀喀聲響。


  事實上黑眼鏡睡得不熟,當懷裡的人一有動作便醒了過來。他驟然睜眼,一瞬間四目相交,好不容易正要起身的解雨臣只感覺到腰上一緊,人已經再次被箍進懷裡。


  解雨臣大吃一驚,深怕壓到傷口,連忙伸手撐在黑眼鏡肩上,低聲喝問:「你幹什麼?」


  「早~」黑眼鏡扯開一抹笑容,略顯喑啞的聲音緩慢地吐出一個字,還特意拉長了音調。縱然隔著一層深色鏡片,依然可以看見他目色濃沉。


  解雨臣瞪了他一眼,語氣嚴肅地說:「鬆手。」


  黑眼鏡視線往門上掃了一眼,下一秒突然抬起上半身欺上前來。解雨臣只感覺到溼滑的唇瓣帶著灼熱的氣息擦過臉頰,還來不及作出任何反應,那人已經鬆開箝制翻身下床。


  當他的目光追逐上去時,黑眼鏡已經拉開房門,回過頭笑道:「我去給你準備早點。」說完,也不理會一旁還沒從驚嚇中回神的管事,哼著小調從解雨臣的視野中消失。


  解雨臣恍然有股脫力的感覺,捂著臉躺倒在床裡。


  管事的好不容易從驚嚇中回神,恢復一派老成的表情走進房裡。解雨臣手還捂在眼睛上,聽到腳步聲在床邊停下便出聲問:「什麼事?」


  管事俯身在他耳邊細說了幾句,解雨臣倏然把手放下,一雙眼睛裡閃著銳利目光和難以掩飾的驚詫,「消息可靠?」


  「是商會裡的劉知事派人來說的。」管事的回完這句,猶豫了一下終究忍不住又問了句:「花爺,您真還不打算走嗎?」


  解雨臣沒有回答,只轉頭看向窗外。上海已來到入秋時分,樹梢上的葉子全枯了,只剩下幾瓣還要掉不掉地懸在枝頭,空氣裡彌漫的全是肅殺的氣息。


  恍然間他記起紅樓最後一幕戲唱的--赤條條來去無牽掛。


  如果真能來去無牽掛就好了。他不由得如此心想。


  他得掛心的事情太多,然而真正讓他離開的腳步變得沉重的,卻是那不可道明的情感。只是,在那個人的心裡,他解雨臣究竟算什麼?


  解雨臣從床上一躍而起,一邊換下被壓皺的襯衫,一邊對管事吩咐:「今天天黑之前,讓家裡所有人都離開上海,盤口裡的人就照之前說好的處理。」


  管事的默默地在一旁聽著,卻沒有移動腳步的意思,解雨臣知道他在等什麼,卻猶豫著沒有開口。


  「花爺……」管事忍不住出聲。


  解雨臣站在長鏡前將最後一顆鈕釦扣上,透過鏡子看到仍然站在身後的管事,他從小看著自己長大,如今頭髮早已斑白,卻是一干手下裡最死忠的一個。他用力閉了一下眼睛,像是做了什麼重大決定似地呼出一口氣:「我會一起走,上海已經不能留了。」
 
 








  日軍侵華戰線原本是由北而南,卻在上海遇到國軍頑抗而演變為由東向西。國軍在上海採取了強烈的主動反擊,形成了一場空前大型會戰,可以說是中日戰爭爆發以來規模最大、戰鬥也最慘烈的一場戰役。


  所幸解雨臣趕在日軍上海派遣軍登陸前將解家人緊急撤往廣東,臨行前給吳邪發電報告知行蹤,也承諾等一切安定後會再與他取得聯繫。


  吳邪捏著那一紙電報,不由得心想這戰事何時才能終了。王盟在邊上瞧他臉色猜出了大概,便問:「花爺打算把解家往哪兒撤?」


  「廣東。」吳邪將電報隨手往桌上一擱,拿起杯盞啜了一口,「解家做生意的,也只能繼續往南退了。」


  王盟瞅了他一眼,忍不住抱怨:「胖爺、潘爺都不知跑哪去了,就您不著不急的。」


  「潘子早被宋師長調回去隊裡支援,胖子自個兒也有盤口,總不能老蹲我這兒,成何體統?」吳邪涼涼地回了幾句,見王盟還想再說,便搶先一步伸出食指點住他,「杭州是塊福地,鬼子進不來的。」


  王盟無奈地再嘆三聲,心想他還是提早做好準備,把一些細軟整理起來,要真是鬼子真打進杭州來了,他也好連夜帶著吳邪逃跑。


  可沒想到還真被吳邪說中,日軍的戰線只推至蘇州、嘉興一線,戰況便陷入膠著,主要是東北至少兩支師團級的部隊趕到支援,硬是把小日本給擋在門線外。


  王盟看到報紙上刊登的最新戰況時不由得喜形於色,直說吳邪料事如神,咱們不用款包袱走人了。沒想到吳邪也只是淡淡地笑了一笑,沒有像往常一樣回嘴鬥上幾句。


  發現自家老闆氣色不大對勁,王盟好奇問道:「老闆你怎麼了?這不是件值得開心的事嗎?你怎麼還愁眉苦臉的?」


  「去你的。」吳邪一把拍掉王盟往自己臉上抓來的手,沒好氣地說:「誰愁眉苦臉了。」


  王盟吃痛叫了一聲,指著張牙舞爪的吳邪正待開口說些什麼,眼光餘光卻撇見張起靈從門外走進的身影,手上還捏著一紙公文封。他一拍額頭,瞬間懂了,直接湊到吳邪耳邊問道:「您這是擔心張上校被調回前線作戰呀?」


  吳邪掄起拳頭作勢揍人,王盟驚叫一聲連忙抱頭竄出門去,正好與跨步入內的張起靈錯身而過。


  「張上校你陪我老闆喝幾杯普洱降火養生,我先上市集一趟,晚上好回來給你們弄頓好料的。」


  「你妹的!」吳邪罵了一聲直接把手裡杯盞直接砸了過去,可王盟話還沒說完人已經閃出門去,那上好青瓷茶具就這麼毫無懸念地砸碎在門板上。


  張起靈站在桌前不發一語地,吳邪睨了他一眼,沒好氣地問:「一整天跑得不見人影,上哪兒去了你?」


  「孫師長受命固守中華門,讓我三日內歸隊。」


  張起靈說得平靜,可吳邪正在倒茶的手卻忍不住顫了一下,灑出幾滴。他伸出手指不著痕跡地將茶水抹去,努力讓自己的語氣聽起來與平常無異:「你身上餘毒未清,這已經是第二次了,再不處理好會落下病根的。」


  沒想到張起靈卻不為所動,依舊平淡地說:「戰事告急,我馬上就走。」說完將手裡那封被拆開的公文封輕輕放到吳邪面前,然後轉身往後院廂房走去。


  吳邪將信件抽出來看,上面寫滿了軍報上沒有刊載的內容。中國軍隊在上海與日本上海派遣軍已經進行了近三個月慘烈而膠著的戰爭,雙方都受到慘重的損失。為使戰事能夠迅速解決、改變劣勢,日軍決定轉而進攻南京,同時加派海上部隊攻佔杭州灣。


  若杭州灣失陷,那麼整個華東地區失守淪陷也不過是轉眼間的事。父叔輩被調上戰場前最後的身影彷彿在眼前晃過,吳邪將那紙密文緊緊捏在手裡,用力的程度幾乎讓指甲刺穿掌心血肉。










  張起靈來時本就沒有帶上什麼東西,在杭州期間所用一切全是吳邪為他準備,因此要走也只需換回那一身軍服即可。可沒想到當他拉開房門時,吳邪卻站在門口,臉上換回初見時清亮狡黠的神色,再不見方才的失態。


  「不趕在這一時半刻的,等吃過晚飯再走吧,也好為你餞行。」張起靈張口欲言卻被吳邪抬手制止,「王盟都上街買菜去了,你總不好讓他回來卻發現你跑了。」


  「你這麼留我,沒意思的。」張起靈淡淡地說。


  吳邪愣了一下,搖了搖頭又笑了笑,最後無奈地說:「那好吧,你急著走我也不強留你。只是你此去戰場凶險,火彈有用盡的時候,總是需要一把好一點的武器帶在身上。」


  張起靈不知道他葫蘆裡賣的是什麼藥,故而默不作聲,吳邪早習慣他以不變應萬變的態度,當下也不再多說,只示意他跟上來。


  兩人一前一後來到吳邪的房前,張起靈面露不解站在門前沒有踏入,吳邪回頭看了他一眼,笑著從床下暗櫃拉出一隻厚重木匣,吃力地搬到桌上放好。末了,還不忘朝張起靈招招手:「進來呀,還怕我吃了你不成?」


  張起靈聽他說得俏皮心下不覺莞爾,便邁開步伐來到他面前站定,看著吳邪小心翼翼地旋開精巧的密碼鎖,將木匣打開。


  木匣內以深色錦緞鋪底,平放著一把透體通黑的古刀,刀身漆黑到在光線的折射下閃耀出一股厲芒,只是這麼看著都可以感受到它所散發出的攝人寒魄。


  張起靈安靜地站在一旁,看著吳邪雙手恭敬地將古刀從木匣中取出。


  「這黑金古刀雖然是我三叔不知從哪摸來的,可等級也配作我吳家傳家寶物,如今借你上場殺敵、抵禦外悔,望君好自珍重。記得啊,要還的!」吳邪將刀捧到張起靈面前,嘴裡還不忘叨叨絮絮念了一串,張起靈聽得有趣不由得微微一笑。見狀,吳邪不由得驚詫大叫:「哎,你笑了欸!」


  雖然張起靈一笑之後又恢復那一張波瀾不起的木頭臉,可補捉到那一幕的吳邪還是如獲至寶地纏著他說:「喂喂,再笑一個好不好?笑一個嘛!」


  剛回到家的王盟蹲在院子裡,突然很後悔自己沒事不去做飯蹲在這兒偷聽幹啥,當下只想捂起耳朵裝死──那個像三歲小鬼一樣軟語撒嬌的絕對不是他家老闆!嗯,沒錯,絕對不是!


  沒有發現到躲在門外偷聽的王盟,房裡的吳邪收起玩鬧的模樣,認認真真地問:「打完仗,我去東北找你,你家在哪兒?」


  張起靈將黑金古刀收回匣內,淡淡說道:「我沒有家。」


  「那正好。」沒有理會張起靈驚詫的眼神,吳邪笑著對他說:「把這裡當你家吧,我在這裡等你回來。」笑彎的眼角帶著認真的神情,吳邪的語氣輕柔,宛若低喃。


  張起靈一直很喜歡吳邪的笑容,因為他笑起來總是連眼睛也會跟著笑,笑意上了眉梢,帶著足以化開冬雪的暖意。一股莫名的情愫在心尖上突然滋生,帶著些許的刺痛與歡喜,無法化作任何文字。


  下一秒張起靈突然伸手將吳邪拉向自己,用力將人抱緊。後者大吃一驚卻沒有掙扎,只任由張起靈緊緊將他擁入懷中。許久,才聽見他開口說了一個「好」字。


  好,等我回來。


  一個擁抱,一個承諾,所能代表的,卻非言語所能形容。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