傾雲之境

關於部落格
人生若只如初見
  • 373277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中秋賀文】《南京事變》番外.中秋



  見他面前擺著兩個深木盆,其中一個還是裝了水的,張起靈難得好奇地問:「你這是?」


  「挑豆子。」吳邪頭也不抬地回答,同時撩起袖子從裝了水的木盆子裡撈起一大把泡了水的綠豆,將飽滿結實的扔進另一隻木盆子裡,蛀蟲的或是乾瘪不實的就直接往地上扔。


  張起靈很想說他當然看得出來吳邪是在挑豆子,但他不明白的是向來喜歡偷懶的吳邪怎麼會大清早就坐在這裡挑豆子,但看樣子後者正專心一意地和豆子群奮鬥,一時半刻內還理會不了他。


  就在這時候,王盟從後頭又提了一桶子泡水豆子呼啦啦地跑了出來,一瞧見張起靈立刻大喊:「才在想你跑哪兒去了,廚房裡那一簍筐蘿蔔都歸你管,得削皮浸水的。」


  張起靈眉尖一挑,還不及搭話,坐在小凳上的吳邪已然開口:「快快快,你快去把皮削一削了王盟才能做我要吃的糖醋漬蘿蔔。」


  聞言,張起靈的眉梢微妙的抽搐了一下,不動聲色地往廚房走去。只是還未撩起廚房門口的青花布簾,便聽見裡面傳出火氣十足的怒吼──


  「你大爺的,麵團有你這樣揉法的嗎?」


  「胖爺我開始揉麵團時你還在穿開檔褲呢,剁你的肉末吧,王盟還等著做餡料呢!」


  「我操,你才穿開檔褲!」


  「哎你別亂來,刀子是像你這樣拿的嗎?」


  張起靈無視胖潘二人在廚房上演全武行的戲碼,站在門邊目光掃過一圈,眼明手快地起在那慘遭兩人毒腳前,將那一簍筐蘿蔔給救出來。


  這時提豆子出去的王盟也已經去而復返,扯開嗓門就是一陣罵:「打打打,天天打架你們是打不膩嗎?再打今晚就沒飯、沒月餅、也沒柚子吃!」


  張起靈的眼光餘光看見胖潘二人的脖子明顯縮了一下,在王盟的監控下再次回到自己的工作崗位。他突然就想起了師團裡,總是被戲稱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司務長。


  民以食為天,果然是管吃的人聲音最大。


  張起靈提著蘿蔔在吳邪身旁坐下,反手抽出綁在小腿上的短刀,捏起一個白白胖胖的蘿蔔便利落地削了起來。


  看他一刀下去蘿蔔就這麼被褪下一層皮,那薄如蟬翼的蘿蔔皮就這麼一體成形中間完全沒斷過,吳邪不由張大了嘴巴嘆為觀止,差點連自己的豆子都忘了。


  王盟處理完裡面一見面就吵,再見面便打的胖潘後,火燒火燎地抱了一尾石桂魚出來。見張起靈刀法神妙,不由得喜道:「張上校原來您刀法這麼好,那這尾石桂就勞駕了。」說著,便將裝了水的木盆直接往他面前擺。


  張起靈默默地低頭看了一眼水盆裡生猛活跳的石桂,再次抬頭看向王盟時,後者只笑咧了一口白牙對他說:「勞動之後食物才會顯得美味,就麻煩您了。」


  「我明白了。」張起靈認命地撩起袖子撈起石桂處理,一邊忍不住問吳邪:「平日不都是王盟自己處理,怎麼今天將所有人都拉進廚房打下手了?」


  「因為今天他除了做飯,還要做月餅,可忙的咧!」吳邪笑彎了一雙眼,難掩饞色地說:「王盟做的月餅最好吃了,晚上你手腳可得快些,不然準搶不過胖子那傢伙。」


  那天所有人忙了一上午,午膳時間也比往常晚了快一個時辰,但王盟也沒讓大夥兒白忙,午膳豐盛的程度讓人瞠目結舌,幾乎涵蓋了北中南所有特色料理。影木八仙桌上滿目琳琅,讓張起靈看得硬是愣了半晌無法回神。


  「有客人要來?」他問。


  「沒。」吳邪搖頭。


  「那這等陣仗是?」


  「餵食!」吳邪用力點了點頭,剎有其事地說:「開玩笑,潘子食量本來就大,胖子那胃袋是無底洞,王盟不多準備些咱們吃什麼?」說著說著,五爪便悄悄往桌上伸去。


  「老闆你別偷吃,等人坐齊了才能動筷。」王盟俐落地拍掉吳邪的爪子,轉頭對張起靈說:「張上校,我知道您打東北來的,特地做了幾道北方菜,您可得好好嚐嚐。」


  「何必如此費事……」


  「不費事不費事,有您一個打下手可抵過他們三個,我現在總算懂得古人為何會說:一個諸葛亮勝過三個臭皮匠了。」


  胖子從後院端了一大碗公的湯進來正好聽見,沖著王盟一臉鄙夷地說:「你有文化點好不好?是一個臭皮匠勝過三個諸葛亮!」


  「哪個臭皮匠那麼神勇,居然抵過三個諸葛亮?」最後進門的潘子沒前沒後就只聽到胖子最後一句,不由得一臉詫異。


  瞥見張起靈忍笑忍得有些僵硬的表情,吳邪拿起桌上的象牙筷子塞進他手裡,無奈地說:「吃吧,再多聽他們幾句,估計諸葛先生都要被氣活了。」


  飯後王盟收拾碗筷,順便去看顧月餅烘烤的火候。胖子一早就讓人從被窩裡挖起來幫忙,得了時間自然回房補眠,潘子自然有樣學樣。難為了吳邪素來沒有午睡習慣,只能強睜迷懵的雙眼,抓著盛著魚餌的彩釉器皿站在池邊投餵那一池錦鯉。


  張起靈靠在後院銀桂樹下隔著一座池子打量他,清風微撫捲起陣陣清香,讓人舒服得只想閉起眼睛好好睡上一覺。然而下一秒,池邊的人影突然一矮,就這麼直挺挺地往池裡栽去。


  所幸張起靈眼明手快,足下一個發力直接躍過五米寬的魚池,將人穩穩地護在懷裡落在對岸樹下。張起靈低頭望去,卻發現吳邪居然睡著了,而且似乎因為被抱得很不舒服,還在他懷裡掙扎了一下。


  就在張起靈猶豫著是否要將人叫醒,又或者是抱他回房時,吳邪已經自己蹭了一個舒適的位置後,大刺刺地將他當成抱枕抱著呼呼大睡而去。


  見狀,張起靈嘴角不由得一鬆,跟著放鬆肌肉靠往身後的樹幹。算了,就這麼陪他在樹下睡一覺也未嘗不可。
 
 








  吳邪是被人「看」醒的。


  當他發現自己像無尾熊似地將張起靈抱得死緊時,不由得嗖的一下跳起身來,結結巴巴地指著張起靈,又看向一臉壞笑的胖子和一臉無語問蒼天的潘子問道:「這……這是怎麼一回事?」


  原來張起靈見吳邪睡得熟,也就不便將人喚醒。只是天色愈晚氣溫也就愈低,怕冷的吳邪不但將他抱得死緊,還狂往他懷裡鑽,企求更多的溫暖。


  張起靈本身沒多做遐想所以不怎麼樣,可這一幕看在胖子和潘子眼裡可就大有不同了。胖子看了依然面色淡然的張起靈一眼,意味深長地說:「沒事,只是要跟你說王盟那小子的月餅烤好了。要是你倆兒還想在這兒,咱和大潘可以跟王盟到大廳裡吃,把這花好月圓的後院留給你們。」


  只是還不等張起靈有所反應,臉皮子薄的吳邪已經先炸毛了:「說什麼呢,看我不抽死你。」


  「唉唷,這是惱羞成怒了呀!」


  胖子見吳邪真的張牙舞爪而來,連忙往一旁逃竄而去。兩個人就這麼繞著後院的涼亭和小池追逐了起來。


  看著吳邪和胖子在樹下扭打的身影,潘子突然開口對張起靈說:「看樣子小三爺真的挺喜歡你的,我很久沒見他在外人面前睡得如此毫無防備了。」


  張起靈「嗯」了一聲,卻不知道該如何接話,所幸王盟在此時端著一大盤月餅和柚子來到後院,看見吳邪騎在胖子身上不由得吃驚大喊:「搞什麼,怎麼變你們倆兒打起來了?潘爺呢?」


  「在這兒啊!」潘子出聲。


  「還不快把他們倆兒給分開?」


  吳邪被架開時臉上紅得跟什麼似的,王盟只當他是被氣出來的,把柚子扔給胖潘兩人剝皮後,連忙將人帶到涼亭裡好生安撫。


  胖子被潘子念了一頓也知道自己玩笑開過頭了,乖乖地將扒下的柚子皮往頭上戴扮醜,同時將剝好的果肉拿去孝敬吳家小太爺。


  一群人在涼亭鬧了好一會兒,吳邪見張起靈依然坐在銀桂樹下沒打算加入他們,便拿了兩塊月餅朝他走去。


  將一塊月餅遞到張起靈面前,吳邪笑著對他說:「中秋得和家人一起吃月餅以示團圓的。」


  「我沒家人。」張起靈回得冷淡,並沒有打算接過月餅。


  「我看你就從了天真的意思吧。」胖子不知何時跟了過來,手裡也捏了一塊月餅。


  張起靈抬頭看去,這才發現所有人居然都聚攏了過來,手上全都拿了一塊月餅,一個個全笑著瞅著他瞧。


  「住在一個屋簷下就是一家人,你怎麼會沒家人?」吳邪一邊笑問,一邊不由分說地將月餅塞進他手裡,「這可是大夥兒努力一天的成果,可得心懷感激地吃掉,懂嗎?」


  那一年的月亮又大又圓,卻不知有幾戶人家能像他們這般有幸團聚在一起。張起靈拿著月餅輕輕咬了一口,豆餡搗得極細、入口極化,和著炒過的肉餡別有一番風味。


  「好吃嗎?」吳邪一臉期待地問,彷彿這餅是他親手做的一樣。


  「好吃。」張起靈由衷地說。


  「開玩笑,這可是祖傳手藝呢!」王盟得意地哼哼兩聲。


  「得瑟。」胖子毫不客氣地一腳踹去,痛得王盟嗷嗷亂叫。


  那晚一夥人就這麼坐在院子裡賞月,不談國禍也不談戰事,只珍惜這與身旁之人相處的珍貴時光。盛開的銀桂在晚風的輕撫下如初雪片片落下,捲起陣陣清香,那惱人的心事似乎也去得遠了……








================================





其實我一開始真的完全忘了有賀文這件事了...... 
完全是到巴哈盜筆社團看到夜月提及才想到好像有這回事.... (艸)


然後想說原本就打算寫一篇《南京事變》的番外
便直接把中秋梗拿來用在這裡了(偷懶意味)


總之~今年中秋大家也要和家人一起吃月餅呀~
熱量什麼的就暫時先放一邊去吧wwww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