傾雲之境

關於部落格
人生若只如初見
  • 373277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三叔短篇】黑瞎子師傅——吳邪的孤島生涯 1~3


2013年10月18日
 
 
吳邪的孤島生涯(一)

 

 
  「我沒有想打發你走,我如果打發你走,就會給你出更加奇怪的考題了。」黑瞎子在煽火,地上用石頭搭的小簡易爐臺裡,火慢慢旺盛起來。


  四周是一片田野,已經荒了一些時間,長著膝蓋高得雜草,有草黃的,乾枯的,也有鬱鬱蔥蔥的,顯然是一個生態系統,安靜中有些被淘汰的,有些活了下來。


  「你這個考題對於我來說已經夠怪的。」他找了塊石頭盤腿坐下來,「我以前有一個跟班,他一直想跟我學東西,他的品性有點問題,喜歡和人打架和炫耀,但是很固執,一定要和我學,我沒有辦法,只好給他出了個難題。」


  「啥?」


  「我讓他在女浴室裡待三十天不能被發現,不能出來,所有的吃喝拉撒都得在裡面解決。」黑瞎子拿出一根棒棒糖,含著,發出了嘖嘖的聲音。「只要他能做到,我就教他,並且帶他入行。」


  我看著黑瞎子,覺得他在開玩笑:「你這不是明白著耍別人嗎?」


  「這是對於一個人最基本的問題的考驗。他是有問題的,他必須證明自己為了某些目的能抗拒這些問題,這個人的性格太外放,需要大量交流,受不了自己安靜待著,這就是他喜歡打架和炫耀的本源。他需要管道不停的瀉出自己腦子裡的東西和情緒。」


  黑瞎子把棒棒糖丟進火裡,火把糖烤焦,開始散發出焦糖的味道和啪啪聲。


  「他必須在女澡堂裡待著,他必須對自己的狀態極其精細的規劃,這必須是一種本能,你隨時知道自己還能活多久,還有多久會餓,這樣的體力還能持續多長時間,這一覺你能休息到什麼程度。當然,因為我本身不想帶他,所以這個題目是很極端的。」


  我摸了摸下巴,想著如果是我該怎麼做,這有兩個問題,第一,女澡堂裡藏個男人,是完全不可能的行為,除非有一個隱秘的場所,但是澡堂的結構大多簡單,一覽無餘。第二,即使他真的隱藏了,情況也非常尷尬。他不可能攜帶30天的事物,總之,有大量窘迫的情況可能發生。


  「他做到了嗎?」我問道。


  黑瞎子嘿嘿笑,開始往裡面加入柴火:「7天吧,他買通了值班的,躲在一個更衣櫃裡。晚上出來活動,白天睡覺,值班的給他帶吃的。第7天的時候,他前一天吃壞的肚子,白天肚痛難忍。破櫃而出,被抓進看守所裡。」


  我點頭,黑瞎子感慨到:「人要在一個極端環境中活30天,得注意多少細節。」


  地下地瓜的香味開始緩緩配合著焦糖散發出來,黑瞎子看了看手錶,「多烤點時候,地濕。」說著起身,往一邊的湖灘走去:「加油,沒那麼難的,我先走了。」


  我守著埋著兩個地瓜的灶台,看著他上了船,離開了這個農耕小島,外沿是巨大的湖泊。


  靠著這兩個地瓜,我需要在這裡生活30天時間,才能通過這一課。


  湖風吹來,我打了個寒顫,立即起來對他喊道:「我能換成去女澡堂嗎?」


  他擺了擺手,在遠處叫到:「你想的美!」
 
 
 




 


2013年10月19日


吳邪的孤島生涯(二)



 
  我回頭看向這個冷清的農耕小島,大概有一個足球場大,後面其實能看到陸地,中間大概有三公里左右的距離。陸地那邊隱約看到很多的鐵網沉在水裡。應該是某種水產養殖場。很可能是螃蟹。


  整個島很平整,只有在中心有一個小土包,像一個墳包一樣,有三四米高,耕地都荒廢了,到處是雜草。


  我把火壓滅,只剩下炭火在那邊烘烤。然後到水邊拔了幾根蘆葦,準備在土丘上做一面旗幟,以示我的雄心。插上去之後,我想到了黑瞎子和我說的一些準則:「首先,不要做無意義的事情。多餘的事情你無法預測之後會發生什麼樣的變化。」


  我把蘆葦拔了下來,在土丘上舞劍了幾分鐘。又想起了同一條準則,悻悻而歸。


  我的性格不適合那麼無趣的做事情。黑瞎子應該因材施教啊。


  來到火堆邊上,我坐下來仔細的開始思考這個考題。


  黑瞎子其實沒有教我,他說一切都必須自己能夠形成強烈的欲望和恐懼。


  先認清自己的恐懼。


  我的恐懼是什麼?我烘手,想起了之前所有經歷之中,那些陰冷潮濕的氣候。這裡的氣溫和濕度讓我有同樣的感覺。我害怕那種身體抵抗濕氣之後似病非病的感覺。


  我需要乾燥,不可侵犯的一個小窩。


  我腦子裡開始出現建築學上大量防潮舒適的經典設計,同時想起了黑瞎子另外一句話:「不可陷入到任何的生活細節中去。」


  「神經病啊!」我抓起一塊柴丟進柴火堆裡:「這個也不行那個也不行!!」


  我挖出地瓜,香氣撲鼻,我吹涼了大口的吃起來,把地瓜皮丟進火堆裡。開始活動身體。如果是這樣的話,那我就按照最有效率的方式,現在地上挖個洞。


  這一行挖洞是常規技能,在地下也最有安全感。我拍了拍手,意識到自己沒有鏟子。撿起石頭挖了挖地,發現用石頭刮地可能要挖十年。


  一股無力感襲來,我來到湖邊,看迷蒙中太陽開始在雲端出現。開始發呆。


  我還有一個地瓜,還有29天半時間,這真是一片不毛之地啊,連根毛都沒有。難道我是平邪真悲劇平男嗎?


  這裡應該是太湖流域,吃的我不擔心,蘆葦在,我有編織技能,可以編點小網兜什麼的,我相信我要搞魚總能搞到幾條的。這個時候,我忽然看到湖攤上爬上來什麼東西。


  這東西個頭不小,渾身土色,而且有腳,我愣了一下,忽然背脊發涼。


  那是一條鱷魚爬到了岸上。


  這裡不是太湖嗎?太湖裡怎麼會有鱷魚?我往後退去,心中大罵,佛祖你是在玩咱們吧?要玩也不是這麼玩啊。


  回頭一看對岸,我忽然一個激靈,那邊的養殖場是養什麼的?你媽,那邊的養殖場該不是養鱷魚的?


  難怪要南下來練我,你媽黑瞎子夠毒的啊。這條鱷魚是跑出來的吧,大概有我腿長短,看上去弄死我是不太可能,但是我晚上怎麼睡啊!


  鱷魚爬上來之後就開始曬太陽,我看了看四周,沒有看到第二條,就退到了土包之上,看來我舒適不是最重要的,我要的是一個安全的躲藏場所。
 
 
 
 






2013年10月19日


吳邪的孤島生涯(三)



 
  我的名字叫吳邪,我現在正在太湖邊緣的某一個堆填農耕小島上。


  現在的時間是早上7點,陽光已經從遠處的湖面升起來,湖面上有一層淡淡的霧氣,陽光騰挪之下,霧氣似乎發出了暖色的螢光。遠處的湖面,反射出的波光粼粼開始由橙轉成金箔色。


  我裹著衣服,凍得嘴唇發紫,整個晚上,我就蹲在土丘之上,我想給為自己添置的安全的躲藏場所。仍舊沒有實現。而且我發現就算冥想一晚,我也無計可施。


  總的來說,情況好像和我預計的不太一樣。


  這裡沒有任何的喬木和灌木,只有草本的各種野草,對於我來說毫無利用價值,可是偏偏它們的高度高於鱷魚的高度,也就是說,鱷魚爬入草叢之後,我根本就無法發現它。


  我有點懷疑這些野草是不是黑瞎子種植的。


  最好的材料,是遠處湖邊的蘆葦,昨天一整天的時候,鱷魚都在哪兒悠閒的曬太陽。小鱷魚曬太陽的時候,樣子還有點蠢萌,但是我手無寸鐵,完全不敢靠近。


  太陽下山之後,鱷魚回到了水裡應該是遊走了,但是我沒有準備照明,臨時想點火把,沒有太陽卻做不出乾燥的引燃物來。篝火到了半夜也熄滅了。


  半夜為了禦寒,我吃掉了我最後一個地瓜。現在我蹲在土包上,身上的溫度已經失去了體感,疲倦和無力感不停的和我強打精神做鬥爭,我非常饑餓,雙眼發花,覺得事情正在朝我最害怕的局面演變。


  我最害怕的局面就是要掛的局面。


  最可怕的是,我內心對於通過考試的欲望已經完全變成了掐死黑瞎子的欲望。


  不,應該說我從一開始就根本不想通過考試。我到底是怎麼被他忽悠到這個島上來的。


  「你必須精確的判斷,你還能活多久,還能保持精力多久。」黑瞎子的聲音在我耳邊響起。


  好吧,暫且先按照你的說法去做吧。


  我感覺了一下我的疲憊,我從網吧通宵出來的時候,經常就有,那時候還年輕,早上直接去吃了早飯,往教室的後排一躺,就開始睡覺,我知道如果能吃東西,就算不睡,我也可以大概80%的精力撐到第二天晚上。


  不吃東西,就會對注意力有一些影響。


  我沒有選擇,我現在最大的問題還不是食物,我很渴。


  陽光繼續上升,如果今天是雨天,我肯定會大哭一場,好在老天憐憫我。


  我等到身上開始出現暖意,才緩緩站起來,開始活動身體,關節酸痛,肌肉麻木,這些都表明我的身體已經開始走下坡路了,我的頭有一些暈,應該是血糖過低的表現。


  慢慢緩過來之後,我去折了一根蘆管,吸上面的露水。吸了十幾根,覺得口渴減輕了。想起了吸風飲露的傳說。忽然做了一個呂洞賓的動作,做完之後自己也覺得無聊,看來低血糖讓我的自控能力也降低了。


  我開始拔草,在土包的背風處,我拔出了一塊半圓的區域,一邊把蘆葦和拔掉的草中的乾草放著暴曬。一邊到湖邊去收集石頭。


  我感覺到一種農夫的愉悅,四周好像出現了蠟筆畫感覺的朦朧田園詩,不知道是不是幻覺。


  我花了半天時間收集石頭,曬乾然後鋪到了我拔出來的半圓區域,然後踩入泥土中,之後點燃乾草,燒了一層草木灰出來,然後再蓋上一層石頭。往上開始鋪乾草和蘆葦葉子。


  到了下午一點左右,我完成了一張軟床。但是這張床在晚上會吸潮變得潮濕。我需要足夠大的篝火。


  這裡沒有木材,蘆葦杆燒不了多少時間,我需要一個能夠長久保溫的炭爐。我需要水和泥土。


  我回到岸邊的時候,發現鱷魚又再次出現了。而且這一次有點不對,我第一眼就看到了三條。後面又出現了最起碼兩條。其中兩條還有點小肥碩。


  「沒人管嗎?喂,這是太湖啊!不是尼羅河。」我心說,這附近的居民心真寬啊。
 








=========================





 
剛從廣州回來,老實說這幾篇我自己都還沒仔細看過,先整理整理就扔上來了。


最近因為一些事情,對三叔的人品起了些質疑,但這是我個人的事,基本上盜筆系列的故事還是很吸引我的。


只是不由得想,可能我自己對盜筆的熱度開始在退了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