傾雲之境

關於部落格
人生若只如初見
  • 373277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三叔短篇】黑瞎子師傅 小連續——吳邪的孤島生涯 4~7

 



2013年10月21日
 

吳邪的孤島生涯(四)


 
  湯瑪士黨非常悠閒的在下午的陽光下午睡。湯瑪士是我為這五條鱷魚起的組織名,最大的那只就是湯瑪士教父,比它小一點的,我稱其為跟班。三條小的,我實在分不清楚,把它們叫做黑幫。


  我這麼做的原因,一來是因為我惹不起他們,二來是因為我太無聊。


  景色最美的一面,包括蘆葦最茂盛的一部分,已經被它們佔領了,我沒有和第一天浪費時間思考問題,而是立即到了島的另一邊,採集了那邊的蘆葦和泥土。搬運泥土非常困難我不得不先把泥土混合岸上的幹泥,然後堆成泥球再搬到土丘邊上。


  這個步驟雖然艱苦但是很順利,這使得我萌發出了用泥土蓋一間屋子的想法,但是想來應該也是違反原則的。


  我用河泥和幹泥混著石塊做出了一個小灶台,然後開始往裡面堆入燃料,在泥土裡我用雜草編織了很多的細網,用草根做的網兜雖然不堅固,但是在烘烤的時候可以讓泥土不至於斷裂。


  玩泥巴的時候我不停的哼唱人鬼情未了的歌,一直幻想我懷裡有個女鬼在和我一起搓泥。


  一般來說這種東西需要先陰乾之後再燒,但是我等不了那麼久,要求也沒有那麼高。泥土如果被燒裂,我就立即糊上新的這樣外面的泥還是濕的時候,裡面已經慢慢的成形。


  這是叫花雞的做法步驟。


  灶台燒起來開始穩定的提供熱量太陽又開始西下了,我的頭暈症狀已經減輕,這是因為我體內的糖元已經用完了,現在開始消耗脂肪了。當然我仍舊非常的餓,但是製作這些陶器的時候,我的精神力十分集中,完全沒有任何的不舒服。


  我收集的乾草和小心翼翼燒出的蘆葦灰,乾草燒的太快了,很快就會燒完,如果我離開火很快會熄滅。


  不由得又開始問候黑瞎子的下半生,這肯定是算好的,如果這裡有任何的樹木,那麼我覺得混過30天很容易,但是這些確實缺乏可以使用的持續性材料。


  我忽然意識到,黑瞎子是不是知道我準備去哪裡,所以才根據那個地方可能的情況,做出這樣的訓練安排。


  他不應該知道啊。


  好在我有很多濕草,堆了一堆,我在火旺盛的時候就靠在灶台邊上烤,放在上面煆燒,這些有些根莖的草很快被烘乾點燃。四周非常的乾燥和暖和。我看火勢穩定下來。開始琢磨怎麼去弄吃的。


  去幹掉湯瑪士黨嗎?這個太難了,因為我身邊沒有任何的利器。鱷魚的皮非常硬,我用指甲和牙齒生吃總不太現實。而且這個時候湯瑪士們也快要回去了吧。


  島上連蚯蚓都沒有,更別說其他蟲子了,只有蜻蜓和水上那些像蜘蛛一樣的東西,這些東西抓住所需要的力氣比吃它補充的力氣要大很多。


  野釣嗎?釣魚我需要的東西太多了,但是這裡是太湖,60年代這裡就開始人工投放蟹苗,這裡應該有太湖蟹。


  釣螃蟹比釣魚簡單,我挑選堅固的草根,綁成一個拳頭小一點的線球。然後到湖邊,脫光了開始兜那些豆丁一樣大小的小魚,弄上來之後,砸成魚泥一條一條黏在草線球上。然後綁上鞋帶丟進湖裡。


  水溫非常涼,但是太陽還在天上掛著,我必須在這個時候加油,否則今晚熬過明天我就離鬼門關不遠了。


  正努力忍受水溫,忽然看到對面鱷魚養殖場那邊,撲騰撲騰開過來一隻水泥船,船頭坐著一個女孩。正以詫異的目光看著我。手裡提著一個帶鐵圈的竹竿,我看著意識到是不是來抓鱷魚的。
 
 
 
 




2013年10月22日
 

吳邪的孤島生涯(五)
 


  說實話,場景有點小尷尬,因為我的形象不太雅觀,很冷而且內心對於螃蟹非常渴望。而女孩子一臉英氣的站在船頭,看上去像紅色娘子軍裡的女班長那麼威武,手上的竹竿捏的很牢固。一看就是活力非常充沛的那種女孩。


  穿著塑膠的套鞋,短髮,短打的夾克上衣,衣服並不乾淨,應該是工作時候穿的舊衣服。這是個自食其力的女孩,應該是在鱷魚養殖場工作的。是我最不擅長對付的那種類型。


  「你在我們家島上幹嘛呢?」她的船緩緩來到我的跟前,怒目看著我:「這水裡不安全你知道嗎?」


  「我——」我為之語結,我該怎麼說呢,說我在這裡考試嗎?最尷尬的是,我必須自己想辦法留在這裡通過考驗,但是我內心很想上船和女孩子說:「老子遇到個變態被害了。」然後回杭州好好睡上一覺。


  即使不回杭州,跟著女孩到岸上隨便找個酒店睡一晚買點裝備明天再回來,黑瞎子也不會發覺吧。


  可惜我做不出來這種事情,因為黑瞎子說了我隨時可以退出,他本身就不希望我成長下去。如果我為了通過考試而耍手段,在原則上和我的目的也不成立。


  我還是希望自己能夠變強。


  「我在野炊。」我淡淡道,儘量讓自己顯得正常一點。


  「就你一個人?你的船呢?」女孩子的船靠上了岸,我看到後面還有一個中年婦女在掌舵。女孩上了岸,看了看島的四周。臉上露出了不可思議的表情。


  「我是一個游泳健將。」我說道,「船這種東西我很久沒用了。」


  「哦。」女孩子打量了一下我發抖的身體:「你就是傳說中的神經病吧。」


  如果我承認你能不追問嗎?我心說,認為我是神經病也好。別趕我下島就行了。


  女孩子抖了抖手裡的竹竿,從船上掏出一卷一卷的東西背到自己背上,看上去像某種大號的膠帶。「這兒經常有鱷魚跑出來,你能換個地方野炊嗎?


  「我不怕鱷魚。」我說道。心說既然知道你們能盡點心嗎?說的那麼淡定不怕我投訴你們嗎?


  女孩子歎了口氣,就走向另一邊岸上的湯瑪士一家,就看到她毫無懼色的走了過去,鱷魚看到她,立即都站了起來,她一抖竹竿,鐵圈一下套住了教父的嘴巴。


  教父開始鱷魚打滾式的樣本式掙扎,努力想張開嘴巴,女孩子壓住竹竿,死死扣住它的嘴巴。


  教父開始往水裡退去,就看到小女孩在竹竿後面一抽,鐵圈瞬間收緊,然後她把拉出來的鐵絲往竹竿上一處凹槽一扣,就卡死了鐵圈的收緊幅度。丟掉竹竿,上去用自己背上的那種膠帶一樣的東西繞著教父的眼睛就是粘了一圈。


  教父立即就安靜了下來。小女孩下來重新撿起竹竿拉動教父的頭,讓它的頭朝向水泥船爬了過去。一路扯到船上的鐵籠子裡。接著女孩扣松鐵絲,把竹竿抽了出來。


  「牛逼。」我道:「姑娘可否把其他幾隻也捉走呢?」


  女孩看著我,忽然笑了,把竹竿丟給了我。「你想野炊,那你自己來。」
 
 
 




 
2013年10月23日

 
吳邪的孤島生涯(六)


 
  「女英雄。」我看了看竹竿,掂量了一下。「我不專業啊。」


  「套鱷魚有什麼專業不專業的?」女孩子大概是覺得我很矯情,皺起眉頭道。「 快去,別讓它們跑了,要不抓你離開我們家的島。」


  「如果能搭船,我倒是不介意。」這也沒辦法了,這確實是人家的地方,我總不能賴著不走,等下她把我也像鱷魚一樣套走就麻煩了。


  女孩子冷笑了一聲:「你想的美,你不是說你是游泳健將嗎?」


  我看女孩子的表情,就知道她壓根不信我是遊過來的——廢話,誰能信這種鬼扯——她是順水推舟在耍我了。


  我掂量了一下竹竿,心中一橫,倒也不能這兒被她看不起,而且看她剛才的操作,確實也不難。就對她道:「那你把你的那些膠帶給我。」


  女孩拋給我,我淌水上岸,穿上內褲和衣服,就往湯瑪士跟班走去。


  其他幾隻都好說,這一隻看上去能一口咬斷我的小腿,要先解決這隻,如果能了結了,其實對我之後的28天也是有幫助的。


  幹,現在才過了一天就發生了那麼多事情,真的挺考驗我的應變能力的。也許這也是考驗的一部分。


  我慢慢靠近跟班,轉到它的側面,經歷了剛才的事情,跟班很警惕,已經在水邊了,如果我一旦失敗,它很可能立即退入水中,好在跟班已經不是幼年鱷魚了, 它應該有擊退攻擊者的條件反射。


  我擺好姿勢,猛的以釣魚竿揮杆的狀態,一下套了過去,鐵圈打在了跟班的臉上,沒有套住它的下顎,反而套住了它的上齶,鐵絲套進了它的嘴巴裡。


  跟班馬上張大了嘴巴,開始掙扎,我一抽竹竿後面的鐵絲,一下把鐵圈收緊, 就一下箍住了鱷魚的上半邊腦袋。


  姑娘在遠處哈哈大笑,我扯著竹竿和跟班周旋,被它扯來扯去。鐵圈立即就鬆了,跟班逃脫迅速往湖裡退去消失了。


  「喂,你現在怎麼弄?」姑娘問我道。 「你怎麼這麼笨,連條鱷魚的都抓不住。」


  我有些沮喪,去套另外三隻黑幫,小鱷魚相對來說好套多了,我一下套住嘴巴收緊之後,賭氣一樣抱起一隻就丟到船上 ,沒想到小鱷魚不光嘴厲害,爪子也鋒利,在我手上撓出好幾條很深的血痕。


  我把三隻全部抓到船上,就對女孩說道:「你回去,明天再來,我一定把那只大的捉給你。」


  女孩子看著我流血的手,似乎有些後悔,顯然讓我這樣的非專業人士做這種危險的事情,她只要想想後果就知道很不妥。


  當然我也不覺得她這樣的女孩子做這種工作是一件很靠譜的事情。雖然她技術很好,但是死不死實際上和技術好不好是兩回事。


  「沒事。」我還是一如既往的溫柔啊:「明天見。」


  我偷偷把她的竹竿藏在身後,這是我真實的目的,有這個東西我就不用自己滾進水裡受凍了。


  太陽幾乎要完全下去了,遠處是血紅色的晚霞,小女孩露出了一個和之前不同的笑容,似乎對我有些好感。她想了想,點頭,對我道:「好吧,不過你把竹竿還給我。」
 
 
 




 
2013年10月26日

 
吳邪的孤島生涯(七)


 
  「竹竿?什麼竹竿。」我心中暗恨,但是隨即決定睜眼說瞎話,料想這女孩子也不會對我怎麼樣。


  「就你那身板,也還想藏那八丈的竹套子。」女孩子看著我覺得好笑:「快還我,我回廠裡也要用。」


  我堅定的搖頭,黑瞎子說過,生死關頭面子這種東西不太重要,雖然有這條一條竹竿騙來我也算做了個小弊,但我已經抵禦了坐船離島的誘惑,覺得這也不算什麼。上帝會原諒我的。


  女孩子有些生氣了,我往後退了幾步,退到我的土丘處,說道:「妹子,接受現實比較好,天就要黑了,回去吃飯吧。」


  女孩眼珠轉了轉,上船推船入湖水裡,自己跳上船,對我冷哼了一聲,轉頭就開船走了。


  那表情不是認輸的表情,我總覺得這妮子有什麼壞水,不過無所謂了,至少我暫時達到了目的。


  看船走遠,我立即來到湖邊,看到了我的鞋帶飄在水面上。我用竹竿勾住鞋帶一下提了上來,之前害怕時間太久了,螃蟹即使吊到也跑了,拉上來之後發現我想多了——根本什麼都沒釣到。


  魚餌全部還在草球之上,看來這裡似乎沒有螃蟹。


  我肚子餓的難受,又釣了幾個地方,都沒有收穫,天完全暗了下來。我絕望的回到爐邊,把濕衣服蓋住爐子烘烤,往裡面加入乾草加火。


  我曾經長時間挨餓,這倒不是什麼大問題,痛苦如果不能解決,那就不算是痛苦,我知道自己如果今晚睡死,明天早上會好很多。


  衣服烘乾之後,我蓋上那個躺在火爐邊上,蜷縮成一團,因為疲憊,瞬間進入了夢鄉。


  這一覺直接睡到了第二天天亮,我迷迷糊糊的在半夢半醒之中,就感覺黑瞎子一直在我耳邊說,今天必須弄到吃的,今天必須弄到吃的。


  太陽刺目的陽光照射在我的眼瞼上,把我曬醒,之前的一些訓練讓我沒有渾身酸痛的感覺,但是我的腳還是冰涼長出了凍瘡。


  爐子裡的火早就熄滅了,我想重新點上取暖,一轉身,就看到我的身邊,躺著一條鱷魚。


  鱷魚和我並排躺著,一臉諂媚的看著我。


  我嚇的立即跳了起來,翻出去六七米摔倒在地。


  仔細一看,我發現那不是真的鱷魚,而是常見的鱷魚皮革標本。


  我轉身看了看四周,竹竿不見了,就知道是怎麼回事情,四周沒有人,這東西是我睡著的時候那小女孩偷偷放在我身邊耍我的。


  「臭娘們。」我心說:「要不是老子要好好考試,我一定收拾你。」上去我就把標本用力扯,想燒了當燃料。


  沒想到標本非常結實,怎麼扯也扯不爛,正發毛呢,忽然就在土丘上,落下來一隻鳥。


  那是一隻長腿的鳥,不知道是什麼種類,感覺上應該是保護動物。


  但是我看到的是一隻長腿的燒雞,長腿的鳥饒有興趣的看著我,慢慢朝我靠過來。


  我吞了口口水,一動不動,看那鳥搖搖晃晃的走了幾步,突然頭一揚,從喉嚨裡吐出了一條魚。落到了我的腳前。
 
 
 

==================================




原來阿薰在噗浪上說的用鱷魚標本捕魚指的是這個……
最近真的忙到進度嚴重落後了不少呀……(抹臉+望天)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