傾雲之境

關於部落格
人生若只如初見
  • 373277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盜墓筆記】來扒些東西說說……

如果看過人心最醜陋的模樣,那麼就再也不會有什麼能讓你意外。


 
雖然說「張起靈」的身份不是父傳子這樣一脈相傳下去,但在傳承上肯定也是有著一定的脈絡可尋。

就小說中所指,張啟山的祖父是某一代的「張起靈」,而張啟山的父親因為愛上了外族女子,且執意不讓本家殺掉其腹中胎兒而被逐了出去。

雖然小說寫得輕描淡寫,但就後來三叔對張家的描述,我們再自己腦補一下古時候大家族的手腕,不難想像這一路躲得有多艱辛,還有張瑞桐得出多少力才能保住他們一家?


 
而就藏海花和沙海裡的片段可以看出來,小哥的出生年代其實和張啟山是差不了多少的,時間軸的話可以看我blog的另一篇文章「筆札-藏海花第一部(以小哥為主線梳理)」

在《藏海花‧一》裡面有提到張家人面對內部矛盾的結果是多次的家族內鬥,而最嚴重的一次是直接把族長在泗洲古城裡給宰了。這也是為什麼童年小哥要不計一切後果再次潛回去,然後取出被埋在古城裡的族長信物。
 
只是說到這裡就忍不住想碎碎念一下,三叔對小哥的描寫一直很混亂,從盜墓筆記到藏海花,甚至到後來微信上發表的短篇都是,整個感覺很不像是在寫同一個人……
扯遠了,回主題。


 
小哥出生時期如果是和張啟山差不了多少的話,就代表他們的父親年紀應該也是相差不多,再加上小哥的母親是個叫白瑪的人,還被人餵了一種假死藥放在冰河之下,只為了讓他們母子能夠有機會再見上一面。

老實說,這種設定只讓我想到,當時戀上外族人並且留下子嗣的不只一人,而小哥有可能就是其中一個。只是他可能剛好又因為身懷麒麟血的關係,又或者是因為其他原因,而被選中當為三千年遺嬰的贗品,開始了實在很讓人不忍目睹的童年。
 
他被當成人類救星也好,又或是被當成了張家人守護千年來的收獲也好,但不論是何者,最後這個謊言還是被拆穿。所幸小哥從小接受的訓練讓他不至於被人欺負,但從小生活在那樣的環境下,無法輕易信任他人的個性也已經養成。唯一可幸的是,他也養成了無論如何都不會讓任何人在眼前死去的「好習慣」。
 
在目睹大人間因為家族內鬥,互相殺紅眼的樣子;在目睹為了得到想要的東西,不習從七、八歲的孩子身上取血,直至他們化為乾屍;在目睹族人間彼此殘殺,將人活埋古墓,或是被屍蟞咬死的樣子,還指望一個孩子怎樣?
 
在最後張家清楚本家已無力回天之後,這個倖存下來的孩子一肩扛起重擔,喝下來不知名為何物的紅色藥劑,躺入棺槨中被埋入地底。當他再一次醒來時,他失去了過去(再沒有人記得他的名字,只知道他是張起靈),也失去了未來(一年一期,他將永陷輪迴)。
 


而說到這裡,就不由得要加入一筆和朋友討論時,得到的訊息。

朋友是個有神邏輯和考古精神的人,但我實在是愈聽頭愈大,就朋友的說法,三叔應該是想把故事帶往古老族群「百越族」這個方向,然後《藏海花‧二》的線上最新更新版本有提到古屍體內的白沙,而這裡的白沙又不免讓人聯想到《沙海》裡面的白沙,所以張家所守護的那個巨大秘密很有可能就是這些白沙的使用方法。


 
想想為何吳邪那麼帶賽,開棺必詐屍?這裡推論有可能是他所走的那些古墓其實都是一些重要的點,一些曾經被張家人列管的地方。為了守住墓裡的東西,他們在墓裡都放了「守陵人」,也就是那些古屍。

但這裡就又和後來沙海中汪家人在做的事衝突了,所以我整個很糾結,然後大概也明白為什麼三叔會一再拖搞,甚至發話想重寫,因為這根本就亂了套,不重寫完全掰不下去了。
 
希望看到這裡,你還能夠保持意識清楚,因為我自己都有點搞不清楚在寫些什麼了……(目死)



再來想說說吳邪的事,就之前在噗浪上說過,自己腦補過的、三叔不可能寫出來的結局。
 
其實結果有很多種可能,但這樣一路追著最新連載進度看下來,撇開後來三叔愈寫愈拖愈迎合大眾口味的內容來說,我看不到任何happy ending的可能性。


 
以我的思維角度來說,盜筆系烈的結局就是老九門的完全消失。

解家散了,霍家分崩離析,吳家絕後,只剩下張起靈還在繼續下一個輪迴,一個永遠也不會結束的輪迴。

隨時引誘著下一批盜墓賊深入地底,展開漫長的旅途,最後煙消雲散。


 
前面有提過,小哥喝下藥後是被放進棺槨裡的,而張家這種做法,只讓我想到有一個他們不想被人發現的秘密被藏在墓穴裡,而他們想要讓進到該墓穴的人出不去。

小哥所扮演的是一個「餌」的身份,引誘著無數盜墓賊前撲後繼,但最後全軍覆沒在古墓裡。但因為小哥已經喝下藥了,他根本不會知道之前的這一些佈局,一切只是按照他的本能前進。因為他想要尋回的記憶只有在古墓裡可以尋到蛛絲馬跡,所以他只能一次又一次地進入;而同時那些有所謀求的盜墓賊也會一同前往。

想想離開本家的張啟山,他就是一個十足十的好例子。找來張起靈搞了一個「史上最大倒斗行動」,原本是想各取所需,結果是重創九門。張啟山甚至懷疑這一切是小哥的算計,才開始不顧一切想要截殺他…etc
 


然後,朋友說在網上看過一個被人流傳的結局,以下是朋友的原文截取──

『不是有人說結局就是一個坐在精神病院的人,天天在那邊說自己下斗的故事…每天說的都不一樣。他的名字叫張起靈,然後吳邪是他的主治醫師。』
 


剛看到朋友這段內容時整個腦子卡了一下,但冷靜下來腦子轉了一下之後,發現角色得異動一下,然後那個心痛的程度是人都要化成灰了……
 
以我剛才前面說的,基本上瓶邪要再相見的機率是幾近於零,而小哥的心理素質不可能會發瘋,他喝下的藥讓他十年一盤格就是這目的,他只會一再地重覆同樣的事。真正會發瘋的其實是吳邪,至於那個醫生則是花爺。
因為花爺在孤注一執之後自由了,因為再也沒有解家、也沒有解雨臣這號人物了。以他的才能要在一間小醫院臥底當醫生不是什麼難事,守著已經發瘋的吳邪怎麼想都夠痛死人的啊!
 
至於吳邪怎麼會發瘋的,三叔其實在沙海裡面都有埋梗,從最一開始他從黑眼鏡帶回來的那些訊息,決定要和汪家決一死戰時就開始了,這裡截一下原文給大家回味一下──
 

──原文──

【沙2 章43】

  “如果你是一隻黃金鳥,只要吃了你就可以長生不老,有1000個人都想要吃你,這些人分佈在天南地北,神通廣大,防不勝防,你不想死,你有什麼辦法解決這個問題?”
  ……(間刪)……
  “命已經讓你成了黃金鳥,你是無法改變的,當然你可以躲起來,但是你無法躲藏一輩子的。”吳邪把煙頭丟進篝火裡,抬頭看了看天。“趕快回答,我們的時間不多了哦。”
  蘇萬和楊好看向黎簇,表示自己已經停止思考了,黎簇看著吳邪,吸了口氣,他知道答案。但是他不願意說。
  看幾個人的眼神,他才慢慢的張嘴說道:“把那1000個人都殺了。”
  吳邪笑笑,“天分很高。”
 

【沙2 章53】

  吳邪睜開眼睛,汽車還在高速公路上,他搖了搖頭,剛才睡得太淺了,頭有一些痛。
  腦子裡的張海客還在不停的說話,煩死了。

──結束──
 


黑眼鏡從蛇沼帶了一尾野雞脖子回來給吳邪時,順便幫他動了一個手術,讓他能夠更輕易地讀取到費洛蒙,但那個手術也讓吳邪的鼻子廢了。這裡讓人不由得想到了五爺,他的鼻子也是廢的,所以才會養了一堆狗來幫自己,再想到當初九門被圍堵時,佛爺獨保五爺的那段,就更加讓人玩味了。但這不是重點,重點是吳邪。
 
吳邪讀取費洛蒙的方式是直接而殘暴的,我截取了一段原文給大家看──
 

──原文──

【沙4 章20】

  我需要安靜,絕對寧靜的環境,和絕對平靜的心靈,靠我的個人能力是做不到的。我拿出了一隻注射器,裡面是低濃度的鎮靜劑。
  我給自己注射了進去,然後長出了一口氣,等待自己的心跳和脈搏變緩,然後在地上收集一些灰塵,慢慢的灑入了香煙內。
  我點上香煙,黴味和煙味的混合的味道,如果在平時的時候,會讓我作嘔。但是我現在心境非常的平和。
  我閉上了眼睛,心裡念著,希望能感覺到一些什麼。
  暈眩和無力伴隨著寧靜,無數的資訊碎片,非常模糊,輕微不可辨別,好像抽了大麻一樣,無數的影子在我面前走過,我看到了其中一個影子,似乎在我面前走過,體態我似乎很熟悉。我知道這是幻覺,但是我還是渾身有點發涼。
  幻覺中,我似乎是叫停了他,他轉身看著我,眼前的一切消失了。
  我劇烈的咳嗽起來,知道遲早會得塵肺,但是我咳嗽的時候是在笑。
  不出我所料,只要有這種蛇的地方,悶油瓶一定曾經出現過。
 

【沙4 章22】

  上頭應允,我擺好了自己的姿勢,翻開蛇的嘴巴,看到了裡面細小的毒牙。我用大白狗腿的刀尖切出了裡面的毒囊,拿出其中一根連著毒囊的毒牙。仰頭滴入了自己的鼻子。
  然後我擰滅了手電筒,假裝自己往更深的地方去了。
  這種蛇的毒素能讓人產生強烈的幻覺,我現在無法肯定,這些幻覺到底是真實的資訊,還是只是我大腦裡的胡思亂想,但至少,這些幻覺產生的各種圖案,似乎都能在現實中找到證據。
  迷信也好,心理暗示也好。我現在有點上癮。
  毒素透過我的鼻粘膜迅速作用進我的大腦,我立即開始意識模糊,冰冷的感覺從鼻子開始迅速傳遍我的全身。

──結束──
 


一個長期注射毒液和把那些骨灰級的東西當菸抽的人會怎樣?神經錯亂,分不清楚現實與幻覺,心肺功能衰竭,這些都是不難想像的吧?
 
所以我才會說,以我的思維角度來說,盜筆系烈的結局就是老九門的完全消失。只剩下張起靈還在繼續下一個輪迴,一個永遠也不會結束的輪迴。隨時引誘著下一批盜墓賊深入地底,展開漫長的旅途,最後煙消雲散。
 
不過這一切充其量就是我用自己的思維方式,綜合上三叔的文筆風格和前幾部出版作品,以及他在已發表的文章裡所埋下的伏筆,下去寫出來的一些渣文。



看完了有想法的歡迎討論,但拜託別噴我也別黑我,這東西也不是在好寫的,很耗心神的。
然後快十一點十五分了,我要準備去關注馬先生的院際會議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