傾雲之境

關於部落格
人生若只如初見
  • 373277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短篇創作】《虺》一+二

一、


  他是一隻虺,花了五百年的時間幻化為人,又花了五百年的時間修煉成蛟。如今又一個五百年經過,他卻遲遲無法修煉成龍形。山林裡的同修早已一一修練成飛仙登天而去,只剩下他還留守在這片山嶺之中,然而他卻沒有特別感到焦躁難耐,反而有種難以言喻的寧靜祥和。


  漫長而孤獨的歲月中,他曾想過離開這一片山嶺,到人間去走走看看,然而每當他邁出這一片山林時,便會感到焦慮不安,彷彿有個聲音在耳邊大叫著「不可以離開這裡」。


  他想,或許在這片山林中,有什麼曾經的執念束縛住他了。可是,他卻找不出來,也想不明白。就只能這樣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的守候在此。


  他想,也許時間到了,他就能找到自己無法離開這片山林,無法修煉成龍形的原因。


  這天,當他坐在被竹林裡汲取靈氣時,一股血腥氣息卻順著山風飄進來,讓他不由得斂起雙眉。


  此時適逢人間大亂,改朝換代之時,烽火連天,萬軍廝殺。然而這千年來,任憑人間再如何混亂,也從未波及至這一片山林。不為其他,只因這座山地勢險峻,常年雲霧不散,尋常人若是踏進一步,只怕就要迷失在這片山林裡,成為一具枯骨化作春泥。


  抱著一絲好奇,他起身沿著氣味找去,卻後在半山腰的雜林裡發現一名倒臥在血泊之中的男人。然而這人卻不是他意料中的一身軍裝,相反的,看上去倒像是個讀書人。


  他原不需要救他,但又不願山林被這股血腥氣味給汙染,最後還是將人給救了起來。


  因為不喜歡血的味道,他施了一點法術讓對方身上的傷口在眨眼間痊癒,然後到山林裡去採了些藥草回來熬煮。把人養好了,等人醒了就能叫他下山。


  只是他沒想到,這人居然醒得這麼快。當他端著藥碗進房時,那人已經醒了,睜著一雙清澈大眼直揪著他瞧。那眼神中似乎帶了點什麼,但他並沒有多想,只將藥碗遞到他面前。


  「喝完就能下山。」


  「多謝。」那人接過藥碗一飲而盡,又看著虺道:「族人原於東北經商,因戰亂而將祖業毀於一旦,如今只能做些走貨生意。路經此地遇到了山賊,貨全沒了,所幸還保住這一條命。多謝恩公。」


  「我只是不喜你身上血氣。」虺冷淡回答,面上沒有一絲多餘的表情。


  「驚擾恩公了。」那人起身朝虺深深一揖,恭而敬之,「在下複姓上官,大恩沒齒難忘。」


  虺朝他一擺手,背過身道:「天色將暗,你且在此過夜,明日一早便可啟程下山,恕不相送。」說完,也不等對方有所反應,人已閃身而出。


  那夜他將那人獨自留下後離開長年居住的山林,一路往山下尋去,卻終依著人聲找到了隱在山溝間的盜賊寨子。不曉得是因為遠離山林的關係,亦或是山賊們飲酒作歡、欺凌女子的聲音太過喧雜,虺只覺得一陣又一陣的煩躁不斷湧了上來。


  他動手除去了一寨子的山賊,一個不留。然後將那些被嚇得昏死過去的女人,以法術送至山下,待天明便可自行回家。


  忙了一夜,當他回到山林時,天色業已微明。那間他以術法結成的茅屋大門虛掩,他推開門走了進去,一床棉被疊得整齊,被襦上還了點晨露的溼意,看來那人竟是連夜離開的。


  他察覺他是妖了嗎?虺不由得蹙眉。人類對妖,向來是抱持著莫名的恐懼。只見他衣袖一揮,茅屋霎時化為煙塵。


  也罷,如今又得一人安寧了。
 








二、


  連年大旱似乎並不怎麼影響虺所待的這片山林,百木依舊一片綠意盎然,唯一有所不同的,是長年從山頂垂流而下的瀑布消失了。


  這天他依著往常習性,盤坐在竹林中閉目修煉,一抹紫蝶飄然落在他的衣袍上。他睜眼看去,紫蝶彷彿受到驚動,瞬間振翅飛去。他凝望紫蝶消失的方向好一會兒,緩緩斂起眉頭,起身走出竹林。


  那是一群來不及長大的孩子,年紀最大的不過十來歲,一個個全都餓得皮包骨,卻已經沒了氣息。


  他蹲下身去查看,發現這些死去的孩子手裡都攥著從樹上採來的青澀果實。山下連年大旱,易子而食的事也不是沒有發生過,年紀小的孩子無力自保,只得成群結隊地躲到山裡來。


  這些餓壞的孩子一到山上瞧見樹上結了果實,顧不得是不是有毒,摘了就往嘴裡送,難得吃到東西卻也丟失了性命。虺看著那些臉上還帶著痛苦表情的孩子,伸手輕輕拂過,還他們一張平靜的臉。


  就這麼死了,卻也不是什麼壞事。他不由得這麼想。


  處理完那些屍首後,他起身往山林深處走去,最終停在一座靜謐的大湖前,湖面上霧氣終年不散。湖的面積很大,湖水深不可測,虺知道這座湖乃是這片山林的命脈所在。偌大山林能在這一場旱災中不受波及,便是仰賴此湖。


  方才被驚走的紫蝶再一次翩翩飛來,輕巧地落在肩頭。他一動不動地站在湖邊,彷彿入定。一夜之後,遭到霜凍的紫蝶死去,自肩頭跌落。他低頭看了一眼,彎腰將紫蝶拾起,在湖邊尋了個乾淨的地方埋了。


  雖然仍未能幻化龍形,但引水聚雲一事對他而言卻已非難事。埋了紫蝶後,他縱身一躍跳入湖中,幾秒後一條似蛇非蛇、似蛟非蛟的長蟲自湖中翻飛而起,帶起無數水花。


  此湖乃此山之命脈所在,集天地靈氣於一壑,如今山脈靈氣被虺帶出山林,轉瞬化作甘霖降至因乾旱龜裂已久的大地,喚回一線生機。


  他無法澤被天下,但既然行有餘力,便出手幫幫這些可憐人又如何?


  引出大湖水氣化為甘霖一事激怒了山鬼,因為此舉將大幅縮短這片山林的天壽,他們為此找上虺,要他以自身修為彌補大湖被取走的靈氣。


  「不過覬覦內丹,哪來那麼多藉口。」虺冷道:「怕是我一顆內丹不夠你們分,誰想要的自己來取。」


  那一戰打得昏天暗地,素來討厭血氣的虺不可避免的染了一身血腥,卻也沒遂了那些魔物的意。將最後一隻山鬼處理掉後,他再也支持不住地跌落在湖畔,掙扎著想往湖裡去卻寸步難行。


  枉廢這千年修行了……


  在失去意識前,虺的腦海中只閃過這麼一個念頭。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