傾雲之境

關於部落格
人生若只如初見
  • 373277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短篇創作】《虺》三

  一場大雨連下了七日七夜,化解了山下的旱情,已經許久未見的山泉更是細水長流。山下村民們一個個雙手合十,長跪在地,叩首謝過龍神大恩大德。


  因為所有人親眼看見一尾銀白蛟龍挾帶著一股水氣從深山而出,引雲降雨,化解乾旱,便有人提議於山下搭蓋一座小廟供奉龍神。更有好事者指出,龍神現身前,有十數孩眾入山未出,便言日後若還遇乾旱,便進獻童男童女予山中龍神,以求甘霖。


  只是這一切,都與虺離得遠了。當山下大張旗鼓祭祀所謂的「龍神」時,他已在山林中其他小精怪的協助下,返回湖底重養靈力與內丹精元。


  這一睡,便又是數百年的光陰。


  然而山下愚民於這些年間,每遇天災人禍,或餓饉、或乾旱、或大澇,皆以童男童女入山祭神。他們卻不知道,這些童男童女全是入了山鬼的口中,成為一個個冤魂。


  如今又遇瘟疫肆虐,村民又拱出一對小姊弟入山祭神,那母親哀痛欲絕,跪在山口痛哭,哭聲哀淒驚動騰雲而過的一散仙。散仙收了飛雲訣問明原由後,不由得勃然大怒。


  「你放心,這事叫我遇上了,就不可能不管。」那散仙安撫悲痛不已的母親,對她道:「你的一雙兒女,我必然將他們安然無恙的帶回予你。」


  那散仙上山後尋著靈氣一路找到湖畔,感覺到那股隱於湖下的妖氣,不由得勃然大怒:「好你個妖物,已經據此靈地修行,居然還要山下居民進貢童男童女,當真貪婪無度。」


  語畢,取出法寶僻水珠拋入池中,霎時光芒併裂,湖水霎時兩方讓出一條通道。


  散仙此舉看來並無何異處,不過是替自己找了一個入水不溼的法子,然而僻水珠是當年黑蛟龍王龍珠所化,其力如鈞可動山河。湖中被拋進這麼一大法寶,簡直跟千百年前天火降臨人間一樣,瞬間天搖地動。


  在湖底沉睡百年的虺也被這陣波動震醒,他發出憤怒的低吼,長尾一擺迅速自湖底黑洞中游出來尋找那元凶。一仙一妖就這麼在湖底相遇。


  虺在看見那散仙時便收了長蟲外形,化作人身隔著水牆站在他的對面,隱忍著怒氣問道:「你這是何意?難道不知將僻水珠投入湖中,將掀起多少驚濤駭浪?」


  「縱是掀起驚濤駭浪,也是因你而起。」散仙語帶不善,「速速將孩兒交出,老仙便收了僻水珠。」


  「莫名奇妙,哪裡來的孩兒?」


  見散仙無意收起法寶,然而湖底靈氣卻已被僻水珠擾亂,再這樣下去只怕會毀了這靈山寶氣。虺便不再猶豫,當下露出長蟲原身,張口往散仙胸前那顆僻水珠咬去。


  虺原意是將僻水珠咬出湖底,相信那散仙不會放任他將此法寶帶離眼前,勢必會跟上腳步,如此就能一舉兩得,將法寶與散仙一同帶離此湖。疏不知此舉落入散仙眼中,卻與挑釁無異。


  雖然修煉千年以上的虺並不怕小小散仙,然而一來身上還帶著百年前未癒之傷,二來對方手上握有無數法寶,這一交手起來虺卻也不免落了下風。被綑仙繩纏身讓虺幾乎動彈不得,眼見散仙又召出雷神鞭,虺不由得心下一凜。


  若是在百年前,就算散仙手中握有法寶,修煉千年以上的虺也不怕他。然而如今他身上重創未癒,即便有鱗甲護身,這一鞭下去恐怕不死也剩半條命。


  「妖物,老實交待,那一雙姊弟可是被你拆吞入腹了?」


  虺試圖掙脫綑仙繩的束縛卻途勞無功,聽見散仙的問話,他睜著一雙赤紅大眼看著一身煞氣的散仙,忍不住笑了。


  「妖物,你笑什麼?」


  「笑你蠢。」


  那散仙尚未修煉成仙之前也是得道高人,受萬人敬仰,即便是達官顯貴見了也要喊他一聲「老師」,幾時受過這般奚落?


  當下羞怒至極,也不問虺何出此言,直接抬手一鞭揮下。


  陸地上,寧靜無波的湖面突然由內而外炸出一巨大水花,其中挾雜著虺的震天怒吼。剎那間,只見一銀白身影破水而出,掙扎著往山林深處飛去。


  「哪裡走!」


  一道光芒緊接在後破水而去,正是那氣得臉紅脖子粗的散仙。他沒料到為了掙脫綑仙繩的束縛,虺居然甘願受那一鞭,趁著雷神鞭擊落的瞬間使其擦過綑仙繩,再藉由綑仙繩仙氣被雷擊打亂的那一瞬間以妖氣繃斷繩索脫逃。


  虺雖藉此得以脫身,卻也受了重創。被雷神鞭鞭笞過的地方鱗片盡數剝落,皮肉也被打得外翻、焦黑一片。雷電之力在體內逆天亂竄,苦不堪言,然而他卻一刻不敢稍停,眼神凝在遠方山林的某一處,奮力飛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