傾雲之境

關於部落格
人生若只如初見
  • 373277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短篇創作】《虺》四

  可憐那一對姊弟哭得聲嘶力竭也無人相救,眼見那一隻隻青面獠牙的山鬼愈靠愈進,為了保護尚且年幼的弟弟,小姊姊銀牙一咬,張開雙臂直接撲向那一群山鬼。


  嚇壞了的小男孩全身蜷曲在一起,縮在山洞角落簌簌發抖,雙手緊緊捂在耳朵上,彷彿這樣做就能聽不見姊姊臨死前痛苦的哀號。然而在姊姊的號叫聲終於停止後,灌入耳中的卻是更令人難以忍受的聲音。


  此起彼落的嚼食聲嘖嘖作響,間或挾雜著拆落骨架、撕開皮肉的聲音,令聞者膽顫心驚。直到嚼食聲逐漸弱了下去,小男孩才抬起滿是驚恐的臉,然後看見那些長相可怕的、毛絨絨的妖怪拖著姊姊的斷肢殘腿向他靠近。


  他再無法克制地放聲大叫,用盡一切力氣地發出尖銳的慘叫,然而這一切只娛樂了山鬼們,絲毫無法改變他將同姊姊一樣被分拆入腹的下場。


  就在他閉緊雙眼,感受到山鬼尖利的爪子刺破皮肉時所帶來的痛楚時,一聲清嘯突然壓過山鬼們的聲音。緊接著,山鬼們全靜了下來,四周再無任何聲響,只剩下小男孩的鮮血滴落石上的聲音。


  「那……那傢伙怎麼可能在這時候醒來?」


  為首的山鬼問道,臉上表情扭曲,卻沒有得到任何回應。其他的山鬼早在聽聞那一聲清嘯時作鳥獸散,一個個全希望能趕在發出那聲清嘯的主人趕來前逃離。


  然而這一切只是痴人說夢,在山鬼群起踏出山洞的那一瞬間,一道挾帶著沛然水氣的天雷轟然落下,讓他們連聲音也來不及發出,就已經化為焦黑身影泯絕於斯。


  化為人形的虺站在山洞前看著這一幕,眼中那抹冰冷寒意與身上的傷形成強烈對比。以內丹精元驅使體內雷電之力化作攻擊的做法凶險至極,雖然能對那些狡猾而迅捷的山鬼做出致命一擊,對自身的傷害卻也不遑多讓。


  虺的內丹精元早在百年前就受過一次劇烈的消耗,如今更是雪上加霜。然而他身形只是一晃,便舉步走進山洞,彷彿什麼事情也沒發生過一樣。


  此時山洞裡的小男孩還沒有從山鬼帶給他的驚恐中回過神來,他的額際和四肢全是被山鬼利爪劃破的傷口,全身上下鮮血淋漓,看得好不嚇人。一直到虺的雙腳出現在他的視線內,才呆愣地抬起頭,茫然問道:「你也是要來吃我的嗎?」


  虺聞言略一皺眉,卻沒有回話,只拉開下擺在他面前蹲下。右手掌心散發出淡淡光暈,朝小男孩身上那一處處血流不止的傷口拂去,剎那間只見傷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恢復。


  怎知那散仙卻在此時趕到,甫入山洞之中便看見虺正蹲在渾身是血的小男孩面前施展法術,眼光餘光掃到一旁仍帶著血肉的骨骸,頓時怒不可遏。


  「好你個妖物!!」


  一道法術伴隨著暴喝自身後襲來,虺無奈之下只得暫停施法,一手抱起小男孩回過身,另一手結印擋下散仙那雷霆萬鈞的一擊。所幸散仙怕誤傷小男孩,及時撒回一半法力,可虺卻也已經被打得氣血洶湧,險些嘔出血來。


  「把人放下!」散仙怒喝。


  虺一雙清冷的眸子淡然視之,卻沒有進一步的動作。反倒是小男孩看了看自己痊癒的手臂,怯怯然地對他說了聲謝謝。


  那一瞬間,虺的眼底閃過一絲詑異,然而還來不及開口,散仙已經再一次發出怒喝,卻是針對小男孩的。


  「他要吃你,你還跟他道謝!」


  小男孩被吼得瑟縮了一下,卻還是怯生生道:「他…他治好傷口的……」


  「有些妖物就是喪心病狂,非得將到手的獵物玩弄一番,才捨得拆吞下腹。」散仙說話的時候,一雙眼灼灼地盯著虺,語帶不屑。


  散仙的話讓小男孩想起姊姊慘死的一幕,不由得再次顫抖了起來,哽咽道:「姊姊……被那些長得像山猴子的怪物吃掉了……」


  小男孩的話讓散仙愣了一下,想起進入山洞前,確實在地上看到許多不尋常的焦黑身影。此時想來,確實像是遭雷殛的山鬼形狀。然而閃神不過是一瞬間的事,對虺成見以深的他直覺認為這全是虺一手導演出來的,那些山鬼根本就是為虺所使役之下等妖物。


  對妖類的排斥,對虺的不滿,以及對自我判斷的意識過高,讓散仙決定使出全力,讓眼前這隻明顯修練千年以上的長蟲元神俱滅!







========================



又要出差了,剩的等回來再繼續吧....
其實這故事一開始只是我對某些事情的感觸
沒想到寫著寫著,還真愈來愈像一回事了,卻也和一開始的感覺有點不同
趁著出差時間,有空再來想想怎麼收尾比較好了(躺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