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人生若只如初見
  • 37670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短篇創作】《虺》七+八(END)

  攤開右手,那一片白色月牙狀的鱗片就這麼安靜地躺在自己的掌心之中,散發出淡淡的光暈。


  只剛才那麼一瞬的閃神,先前連番所受的傷已不復見,受損的內丹更是恢復如初,彷彿這百年間他從未受過任何損傷一般。


  虺蹙起眉頭仔細凝望那枚鱗片好一會兒後,用力將它緊握在掌中。那一瞬間,他彷彿明白了些什麼,化出長蟲原形奮力往湖面游去。


  湖畔邊,青衣人負手而立,他一直都沒有真正的離開過。在虺投入湖底時,他便從森林深處再次現身,張開結界守在這座湖邊,四周靜謐得彷彿連時間都靜止了。


  然而下一秒,一道長影帶著轟然巨響衝水而出,帶起大片的水花。青衣人抬頭看去,只見虺背光而起,盤旋在周身還未落下的水珠在日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耀,讓人目眩神迷。


  彷彿那一日,天上龍德真君初臨人間,恰巧碰上了偷蹓下凡流連忘返的少微星君……


  難耐陽光直射,讓青衣人不由得瞇起雙眼,飛濺而起的水珠打溼衣裳,他卻動也不動的,只將目光緊緊鎖在再次幻化為人形的虺身上。


  一如數百年前見面時,虺面無表情的走到了他的面前攤開右手,掌心所盛乃是那枚月牙形狀的龍鱗。


  「這並不是一般的鱗片,而是真龍逆鱗,傳聞此物可禦天罡雷劫,看來是真的。」虺一瞬也不瞬地看著他,語氣轉為凝重,「逆鱗乃是龍身上最不得讓人碰觸之地,更何況是極其罕見的真龍。這鱗片你從何得來?」


  青衣人不閃不避地迎上他的目光,同時往前踏出幾步拉近兩人間的距離,在虺還來不及反應過來的時候一把握住他攤開的掌心,用力將那枚逆鱗握在兩人的掌心之中。


  「你當真,不知這枚逆鱗是從何而來?」


  虺斂起眉頭意欲抽回手掌,然而不論他怎麼施力,都無法將手自對方掌中抽出。他怒然抬頭看向青衣人,卻跌進了一潭深若幽泉的眼眸之中,那雙眸子裡埋藏了太多太深的情緒,讓他有一瞬的失神。


  但,那也只是一瞬間的事。


  以虺為中心突然爆發出一陣夾帶著清冽水氣的鐮風,逼得青衣人不得不鬆手退開,同時張手結印擋下攻擊。


  「雖然無法修煉成龍形,內丹復元後的力量依然不容小覷啊。」青衣人嘴角揚起一抹笑,卻不知是褒是貶。


  虺撤去水刃看向他,清冷的眸子裡讀不出一絲情緒。他看著眼前的青衣人,發現此人容貌雖與數百年前的書生一樣,然而眼神卻已經大相徑庭。除了當年的沉鬱外,似乎還多了一絲絕決。


  「你究竟是誰?」


  「在問人之前,不是理應先報上自己的名謂嗎?」青衣人不答反問,眼底浮現一抹戲謔,「還是,你連自己是誰都弄不明白?」


  刻意挑釁的話語卻沒能讓虺的臉上出現一絲慍色,反之,他對青衣人的身份不再有任何興趣,逕自轉身後湖畔走去。然而在他的足尖碰到湖水那一刻,青衣人卻又再次開口──


  「長蟲化虺,虺化蛟,虺化龍,而後登天。你可知為何自己在此靈湖修煉數千年,卻連化蛟都做不到?」


  虺回過頭看向他,素來電打不動、處變不驚的臉上終於看見一絲鬆動。


  青衣人舉步朝他邁進,最後在他面前停下。兩人間的距離之有一步之遙,近到可以清楚看見映在對方眼瞳之中的倒影。然而恍然間虺卻有種感覺,眼前這人所看的並非是他。


  「就憑你現在的模樣,哪怕在此處修煉千年、萬年,也永遠無法化身為蛟龍之輩。」


  「你說什麼?」


  青衣人的語氣終於激怒了虺,可不待他有任何動作,青衣人突然攤開手掌,掌中所盛乃是方才自虺手中奪得的逆鱗。


  「你沒說錯,這不是一般的鱗片,而是真龍逆鱗,它確實可禦天罡雷劫。」青衣人說到此處語氣一頓,面露痛苦,「然你可曾得知,它的主人卻是命喪於天罡雷劫之下,魂飛魄散。」


  虺的眼神流露出一絲愕然,卻沒有回話,只看著青衣人等待下文。而後者卻不再說話,只看著他好一會兒後,突然輕聲笑了起來,笑容苦澀。


  「龍德乃真龍之身,其一身鱗甲可頂天劫,為使龍德頂劫而死,天帝下令去其一身鱗甲,又怕其懷恨作怪,抽去其龍筋。」青衣人說到此處語氣一頓,看向虺的視線中帶著一抹訴不清的情緒,「他就在我面前遭天雷魂解,重墜輪迴。」


  虺發現他緊捏雙拳,雙肩隱隱顫抖,不由得再次輕斂眉尖。然而那樣的失態也不過是一瞬間的事,在虺還沒想好開口說些什麼時,青衣人已經收斂情緒,看著他的雙眼輕聲問道:「你不好奇為何我跟你說這些嗎?」


  「………」


  「自你有意識以來,就一直守在這座湖底,哪怕是無法化蛟也不曾離去,難道從未思考過原由嗎?」青衣人嘴角微揚,露出一抹意味不明的笑意,指著湖面對他說,「走吧,我帶你去見一個人。」
 










 
八、

 
  黃山天湖,虺自意識成型以來就一直盤踞此地,百年如一日。即便千年已過仍不成幻化蛟龍之形,卻也從未興過離去之意。而他從未思考過理由,彷彿留在此地是天經地義之事。


  他默默跟著青衣人涉入湖水,卻沒有化出長蟲形態,而是以人型之姿跟著對方一路下潛至湖底。在得以幻化人身之前,他居於湖底長達數百年的時間,對湖底地形再熟悉不過。然而他愕然發現,在青衣人的帶領下,四周的景物逐潮變得陌生,再不是他看慣了的湖底模樣。


  當一湖底石洞出現在眼前時,他霍然停下腳步。然而前方青衣人腳步不停,頭也不回地說:「就快到了,那個地方你應該也不陌生。」


  虺不明白青衣人究竟想將他帶到何處,但眼看著對方身影直接消失在石洞深處,只得皺著眉頭舉步跟上。


  石洞不大卻很深,虺默默地跟在青衣人身後,意外發現石道中的水流竟然是靜止的,就算他二人走過也沒能引起絲毫動靜,彷彿死水一般。


  他的意識在這看似漫長無止境的石洞通道中逐漸渙散,耳邊不斷出現細碎的呢喃,有如催眠般的讓人不可抵抗。就在他放鬆全身神經,幾乎就要閤上雙眼的那一瞬間,手上突然傳來一股力量,強而有力地將他緊緊握住。


  虺霍然睜大雙眼,發現他們不知何時已經走出那狹長而窄小的石洞通道,而青衣人不知何時回過身來與他面對面站著,右手緊握住他。


  「還不到時候,跟我走。」青衣人說完,便握著他的手繼續往某個方向前進。


  虺不明白他在說什麼,還不到時候又是什麼意思,然而此時腦袋卻是一片渾沌,完全無法進行任何思考,只能這麼被拉著走。依稀只覺得自己似乎被帶著走出那一片磷石小道,又似乎踏進了一座宮殿之中。


  宮殿?!


  虺被腦海中突然乍現的想法給驚醒了,他有些困難的抬起頭打量四周,發現自己居然真的行走在一條十分別緻的宮殿廊道之中。廊道兩旁的雕花窗櫺緊閉,緋紅的龍綃流蘇自頂垂下,卻靜止不動。


  這裡的空間也是靜止的……


  虺手上使了一點勁想將手抽回,卻發現被青衣人握得死緊,他眉尖一斂倏然立定腳步不再移動,連帶著也拉住了對方的腳步。


  青衣人回過頭來看向他,卻沒有說話。兩人就這麼沉默對視好一會兒後,才由虺打破沉默問道:「你想帶我去哪裡?」


  「去見一個人。」


  「不。」


  「你非見不可。」


  虺頓時面露不耐,然而下一秒是滿臉驚詫,只有青衣人像是一切了然於胸,緩緩開口說:「別白費力氣了,此處時空皆受術法所制,你無法再召喚水鐮。」


  「你究竟想做什麼?」


  「你不覺得,這裡十分熟悉嗎?」青衣人不答反問。


  虺沒有回答,也沒有打量四周,因為在意識回歸的那一瞬間,他就已經發現這是在夢中曾經出現過的那座水底龍宮。觸目所及的大片紅色珊瑚,以及窗櫺上絲絲縷縷的龍綃,全都與夢境相吻合。


  青衣人的眼底有著難以訴明的情緒,虺卻不想去深究那抹眼神中的含意,他只在那雙眼眸中看見自己的倒影,依舊如千百年前那般雲淡風清。


  「那又如何?」


  「我已尋了五百世,如今終於尋得最後一抹魂碎,卻無法再繼續等下一個千年。」


  虺默然看著青衣人,看著他眼底刻骨的蒼桑與悲痛,看著他眼中倒映的身影。下一刻,他抽出被對方緊握的手,卻沒有轉身離去,而是徑自往宮殿深處走去。


  虺的行為讓青衣人有幾秒的愣神,然而當他反應過來時,對方的身影早已去得遠了。


  四周的景象沒有改變,靜止的水流再再顯示出這是一個被術法封印的空間,在這裡的所有一切都是暫停在時間與空間的某一個點上。


  這樣的術法虺曾經從飛昇成仙的修煉者口中聽過,然而那樣強大的術法卻無法維持太久,因為被強制鎖定的時空將為施術者帶來極大的反噬。被強行上鎖的時間愈長、空間愈大,對施術者的反噬也將愈大。


  虺沒有回頭,卻清楚感受到身後那一雙熾熱灼然的視線。


  他來到廊道盡頭,眼前出現的是一扇寢宮大門,在推開大門的那一瞬間,身後空間倏然扭曲。虺心下暗驚,下意識就要回頭去尋那青衣人時,卻聽見對方的聲音穩穩傳來──


  「沒事,別回頭。」


  虺莫名的鬆了一口氣,隨後再次舉步往內殿行去。沒有任何意外的,他在那裡看見了與自己有著相同容貌的男人,靜靜的躺在鋪滿龍綃織錦的玉床上。


  原本應該在青衣人手中的龍鱗不知何時再次出現在掌心裡,虺手上施力,將它緊緊握住。那一瞬間,彷彿山霧陰霾被清風吹開般的,許多事情豁然貫通。


  「原來,我不過是逆鱗所化的分靈,終歸還是要回到你的身上。」









===========================





我.... 寫完了。(土下座)

糾結了很久,最後還是決定照最一開始所想的方式把故事寫完,雖然總覺得會有爛尾的嫌疑(默)

基本上虺一開始就是被設定為龍德的分靈的,他不是完整的一個個體,是龍德被打散的眾多靈魂碎片中的其中一枚。也就是所謂的分靈。但是分靈並不代表就沒有自己的意識或是存在感,在很多時候分靈甚至會以為自己就是本體。

當初這個故事就是和家姐在討論分靈與本體時所架構出來的,然後一開始只是抱著好玩的心態寫了第一篇,然後就愈寫愈長,中間一度收不回來這樣...(躺)
因為故事中出現的每個人物都有針對性的暗喻,算是我針對現實中自己所遭受到的一些不平之事的影射吧(嘆)

拉拉雜雜說了這些也不曉得有沒有人能看懂,應該是沒有吧...(呆)
總之,接下來天空應該會被我放空一陣子,因為八月份客人要來參訪就算了,現在手邊還有三份國際認證要做。接下來的精力會用在和外國工程師協調產品送驗的進度,小說創作這種要動腦的事還是先擺一邊去了。

如果你有在follow這篇故事,然後也有耐著性子看到這裡,也歡迎留下你對這篇故事的任何想法,或者對故事中角色描寫的任何感想和意見。這些都是未來讓我文筆更加成熟的元素。

謝謝。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