傾雲之境

關於部落格
人生若只如初見
  • 373277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七夕短篇】原來我也是喜歡你的-記吾友






   阿尹和小沐是好朋友,一見如故的那種,升上高年級後幾乎成天膩在一起。二個人雖然是女孩子,但體育能力卻很突出,尤其阿尹還是跆拳隊的隊長,黑帶高手一枚。小沐拳腳功夫雖然沒有她好,每年運動會卻總是很出風頭,因為她是永遠的第一棒選手,也是永遠跑在第一名位置上的人。


  兩人在師長眼中是成績和體育同樣出色的好學生,但是在同年齡的孩子眼中就顯得不是那麼順眼了。這個月輪到小沐擔任外掃區的組長,但是除了她之外,負責外掃區的全是男孩子,而他們此時正將她團團圍住。


  「不要鬧了,趕快去把落葉掃一掃,不然我們會趕不及回去上課的。」小沐說。


  「好啊,你掃啊。」其中一個男的將掃帚塞到她的手裡。


  「對啊,你掃。」


  「你掃。」


  不過幾秒的時間,小沐手上已經塞滿了掃帚,她滿臉錯愕的看著明明是同班同學、但此時卻非常明顯在找她麻煩的男孩子們:「搞什麼啊你們?」


  「老師喜歡你,不代表我們也要喜歡你。」


  「你不是很厲害嗎?那就自己搞定外掃區吧。」


  小沐瞪著其中一直默不作聲的阿珅,知道這次肯定又是他搧動的,這傢伙一直看自己不順眼,總是找機會找她麻煩。她上前跨了一步打算和阿珅講理,沒想到卻被站在他身旁的麥子給一把推了回來,力道之大害她差點跌倒。


  好不容易站穩腳步,她氣得大叫:「幹什麼!」


  麥子無視她的怒氣,冷冷地說:「掃地啊你。」


  小沐看了一眼手錶,把多餘的掃帚全扔在地上,咬牙轉身打掃起外掃區。一群男孩子看了全笑出聲來,轉身張揚而去。


  處理完外掃區,將打掃工具歸還回到教室時,已經超過上課時間十分鐘有了,然而教室裡卻還有許多空餘的座位。小沐掃過一眼,發現正好是外掃區那幾個男生的位子。她一臉疑惑,眼神下意識往阿尹的方向看去,卻發現後者也正在看著她,四目相交的瞬間還對她笑了笑。


  下課後小沐才知道,那幾個男生全被老師叫去後走廊罰跪了。


  「老師也太神了吧,連他們在外掃區摸魚的事都知道?」小沐抓著阿尹買給她的飲料,坐在圍欄上露出吃驚的表情。


  阿尹雙臂枕在圍欄上,抬頭看著坐在上面的小沐,淡淡的說了句:「我跟老師打了小報告。」


  小沐瞪大雙眼,「你、都看到了?」


  「嗯,從四樓走廊往下看,正好就是外掃區。」阿尹突然問:「你也來加入跆拳隊吧,這樣他們就不敢欺負你了。」


  小沐咧嘴笑開,擺了擺手說:「算了吧,我媽不可能幫我出學費的。」


  「我幫你出。」


  小沐被飲料嗆到,瞬間咳得天昏地暗,嚇得阿尹跟著跳上圍欄替她拍背。


  「你瘋啦?被你媽知道我會完蛋的。」阿尹的媽媽也在學校任職,而且正好是她們班上社會科的科任老師。


  阿尹嗯了一聲沒再說話,小沐這才鬆了一口氣,她又開口道:「不然以後下課多留下來一會兒吧,我教你。」


  「喔,好啊。」


  那一年,她們小學五年級,是所謂的死黨。
 









 
  運動會通常是在上學期的學期初舉辦,所以一升上六年級,班導就又開始可怕的魔鬼訓練,朝會後的五千公尺是常態,有時還會加上六百下跳繩或蛙跳五百公尺。


  這天好不容易做完全套訓練,小沐不顧形象的仰面躺在操場旁喘氣回血,等著那些落後自己整整一大圈的同學跑回來。沒想到這次緊跟在她身後回來的,居然是阿尹,那個跑步永遠吊車尾的慢郎中。


  「哇,今天拼了喔!」


  「嗯。」


  發現阿尹有些不對勁,小沐撐起上半身側過頭看向她:「怎樣?那個來了喔?」


  阿尹嘖了一聲,有些受不了的看了她一眼:「沒有!」


  「喔。」小沐又躺了回去,「沒有就沒有,凶屁。」


  微風吹了過來,小沐舒服的閉上眼睛享受,冷不丁卻聽到阿尹輕聲道:「我好像有喜歡的人了。」


  小沐眼睛唰的一下瞬間睜大,看著她問:「真假?」


  「嗯。」


  阿尹的視線落在遠方,不知道在看什麼。小沐喔了一聲,盯著藍天白雲問:「誰啊?」


  「是個女的。」


  小沐嘴角抽了抽,忍不住起身重重拍上她的肩膀:「你個性像男的就算了,打算連性向也變男的嗎?」


  阿尹轉過頭看向她,突然笑了,「我有跟我媽說我喜歡女孩子,她也沒多說什麼。」


  「喔,她肯定不知道你說的喜歡是哪種喜歡。」小沐曲膝抱著小腿,側著頭枕在膝蓋上,看向阿尹,「還沒說是誰呢。」


  阿尹看著她好一會兒,最後移開目光緩緩開口道:「沈怡君。」


  沈怡君是她們班的第一名,人又長得很漂亮,聲音也甜,是家長會長的女兒,學校有很多遊樂器材上還刻著她老爸的名字。小沐想,阿尹要喜歡上這樣的女孩也不意外,因為她也蠻喜歡沈怡君的。


  「怡君不錯啊,我自然科和她同一組,她人很好的。」


  「所以這學期你跟她說,讓我也過去跟你們一組吧。」


  「喔,也行啊。」小沐心裡盤算著,就自己和怡君的交情,這點小事應該不成問題。


  本著幫自己好朋友的心態,小沐開始上哪兒都拉上怡君,原本的兩人行變成三人行,而她們的成績也在怡君的牽引下愈來愈好。


  畢業後,因為學區關係,阿尹和怡君升上同一所國中,而小沐則是進了新成立的重點國中。又因為入學測試的關係,被分進了語文類重點班,開始了如火如荼的升學地獄修煉。


  每天早上七點前得到學校報到,開始早自習測驗,五點放學後得趕六點的補習,每天晚上回到家已經是十點半過後的事,卻有寫不完的作業和試題。每天揹著大包小包的課本和參考書上學時,小沐都會咬牙切齒的想,自己這一米五的身高肯定就是被這些教科書給害的。


  期間阿尹給她寫了不少信過來,每一封都洋洋灑灑寫滿兩、三張信紙,全是在交待新學校的氣象和近況,當然更多的是詢問她的新校園生活過得如何。


  小沐讀信的時間全是在早自習測驗前,邊啃著早餐邊把信讀完,看完信的同時考卷也發下來了,她只能草草將信塞進書包,專心低頭答題。


  國中三年,阿尹若寫給她十封信,她回的恐怕只有一、兩封,而且每一封還只有一張小小的B4大小信紙,和阿尹三張A4大小信紙的量簡直不能比。可她沒辦法,她相信不在重點國中的阿尹能明白她的苦衷的,她快被課業壓垮了。


  國三那年,小沐拿到了人生中第一張零分考卷,是數學的。她的文科很強,但數理一直是她的罩門。從國一的及格邊緣到國二的永遠不及格,升上國三後她幾乎沒在選擇題以外的項目拿到分數過。


  這一次數學考卷上只有十個題目,全是申論計算題,她看到考卷時手腳發冷,腦袋一片空白,雖然努力寫了點什麼,算了些什麼,但果然結果不盡人意。


  老師發考卷時特地把她放在第一個,當著全班的面說:「國文小老師,英文小老師,聽說原本還要當歷史小老師的,你能不能分點精神來讀一下數學?考這種成績是看不起老師是吧?」


  「我沒有。」小沐低著頭,不敢看老師。


  「手伸出來。」


  小沐伸出雙手接受懲罰,從老師手中接過考卷時,她幾乎捏不住那一張薄薄的紙,掌心傳來火辣辣的疼和心口那股被羞辱的痛,讓她眼淚幾乎奪眶而出。然而家人卻無法體會她的心情,母親看到考卷時怒不可遏地甩了她一巴掌,說姊姊明明就是個數理資優,怎麼到她卻成了個抱蛋的。


  那一晚,她瘋狂似的將數學課本全撕爛了,然後崩潰痛哭。她放著作業和試題,掉著眼淚給阿尹寫了第一次長信,將自己近三年來的痛苦和委屈全寫了出來。但同時也告訴她,自己一定要考上理想志願,她一定要進那一所再也不用和數學打交道的語言專校。


  然後她收到阿尹的回信,信裡只有一張小信箋,和兩條手編幸運手鍊,一紅一藍,正好是她和阿尹最喜歡的顏色。紅色那條上面編的圖形是她的名字,而藍色那條自然就是阿尹的名字了。


  『聽說用幸運手鍊祈福很有效,我就編了兩條,但怕一條不夠用,我把自己的運氣也借給你。加油,你一定考得上。』


  編了名字的手鍊小沐不好意思戴在手上,卻每天都放在書包裡,考試前一定要拿出來捏在手上作答。她知道自己的數理沒救,參加聯考是肯定沒法考上志願,只能拼校內排名,爭取到推選甄試的資格。


  這樣沒日沒夜的拼命,再強的身體也會倒,在進醫院吊了三次點滴後,小沐拿到了推甄資格,她激動的打電話告訴阿尹這個好消息,對方笑得很開心,跟著她一起尖叫,彷彿拿到推甄的是自己似的。


  「好好休息,推甄之前要把病養好。」阿尹交待。


  「嗯。」


  不知道是因為有志者事竟成,還是因為幸運手鍊的加持,小沐順利推甄上了,同校的只有她推甄上那所學校,回到班上連老師看她的眼神都不一樣了。離畢業還有幾個月的時間,她幾乎可以提前放暑假,但是她知道不行,因為學費的關係,她開始了自己的打工生涯。


  最後那幾個月阿尹沒有再寫信過來,不過她知道,阿尹是開始聯考前的最後衝刺了。


  聯考結束的那個周末,阿尹來她打工的地方找她,等小沐下班後一起去新堀江逛逛,慶祝一下終於從可怕的聯考地獄中解脫。


  走在路上,小沐發現阿尹一直盯著她的手腕瞧,忍不住問:「你在看什麼?」


  「我編的手鍊呢?」


  「喔,放在包包裡,戴著怕弄髒了。」小沐說著就去翻包包,卻發現自己現在背的是打工用的小包包,只放了手機和錢包,手鍊是放在書包裡的。


  「我放另一個包包裡了。」她說。


  阿尹也沒再多問,只聳肩一笑,繼續往前走。


  小沐追了上去,並肩問道:「喂,考得怎樣?試卷寫得還順手吧?」


  「嗯。」


  「那就好。」小沐笑得開心,拉著她又是吃冰又是拍貼,直玩到天黑了才散夥回家。


  幾個月後,聯考放榜,阿尹沒有考上第一志願,只填上師大附中。小沐知道後難過了好一陣子,盯著那條藍色的幸運手鍊,直覺阿尹是因為把自己的運氣給了她才會落榜的。


  「你會不會想太多?」阿尹白了她一眼,「沒考上我反而鬆了一口氣,要我跟一堆女生混太痛苦了。」


  「我以為你會如魚得水,眾多美女環肥燕瘦的等著你去挑,多好?」


  阿尹眼角一抽,已經無力吐槽這傢伙的邏輯,隨後有些無奈地說:「女生心眼小,心機重,相處起來很累。你進了WZ要多注意一點,那裡雖然不是女校,卻也是女生居多,相處起來也不會太容易的。」


  小沐沒想到她會突然話鋒一轉說到這件事上,不由得一愣,訥訥開口:「說實在的,我還真的滿不習慣你用這麼正經的口氣跟我討論女生。」


  「去死吧你。」阿尹氣得手臂一勾,鎖住小沐的脖子使勁勒,勒著後者嗷嗷亂叫直告饒。然而下一秒她突然力道一鬆,有些訝異地說:「你把頭髮留長了?」


  小沐趁機從她魔掌下逃出生天,退開數步拉開距離後說:「我本來就長的啊你忘了,那是國中髮禁才剪了的,現在沒髮禁的當然要留回來。你都不曉得當初剪掉那一頭長髮時我多心疼。」


  阿尹笑了笑,對她說:「留長也好,我喜歡長頭髮。」
 










 
  上了專科後小沐終於辦了手機,和阿尹的聯繫方式也從書信進化成簡訊。只是上了高中之後阿尹顯然也不再像國中時那般游刃有餘,畢竟第二志願也不是好混的,於是兩人間的互動顯然冷淡了許多。


  小沐周旋在課業、打工、社團和學生會之間,每天都忙得不亦樂乎,只恨不能學會素環真的一人三化,這樣就能把所有一切都打點妥當。她最常做的事就是半夜趕報告趕到一半突然咬牙切齒地抓起手機,也不管阿尹睡了沒就發一通抱怨簡訊過去──


  『媽的一禮拜十份書面報告,三份上台報告,這學校的老師都惡魔啊!』


  幾分鐘後,手機傳來聲響,點開是阿尹傳來的訊息:『你選的,認命吧,我先睡了。』


  「我靠!」小沐差點把手機給砸了。


  經過了一個學期的磨合,到了下學期小沐總算適應了學校的生活步調,唯獨和班上那些出自上流社會的同學們格格不入。所幸她在社團和學生會都混得還算不錯,所以將絕大部份的精力都放在了課外活動。


  下學期各系學會合辦了一個情人節活動,聽說是寒假時舉辦的聯誼活動的後續,送花傳情。校外學生可以直接跟學會下訂單,然後在情人節當天幫他把花送到心怡的WZ女學生手上。


  小沐一早到校時就看到校門口停了一輛載滿玫瑰花的卡車,不由得搖了搖頭,估計收到花的少不了班上那幾個花枝招展的女生。然而她卻怎麼也沒想到,自己竟然會是班上那唯一一個收到玫瑰花的人……


  「呃……學姐你確定是送給我的?」小沐站在教室門口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不用回頭都可以感覺到身後那一道道銳利的視線。


  穿著高年級制服的美麗學姐再次認真的確認一次手上的訂單資料,然後笑著問她:「專科部OO系B班XXX,應該就是你沒錯吧?」


  「呃,是我沒錯。」小沐頭上狂冒汗,有些崩潰地說:「可是我沒有參加聯誼啊!」


  「哇喔~沒參加聯誼還收到玫瑰花,學妹你魅力不小喔!」學姐笑著將花塞進她懷裡,「來,在這裡簽收吧。」


  小沐欲哭無淚,只得默默簽下自己的姓名。


  回到座位後,一些比較要好的同學都湊了上來,吱吱喳喳地問是誰送的。但玫瑰花上一張小卡也沒有,根本不知道送花人是誰。


  「肯定是送錯的。」小沐如此斷定。


  「不管是不是送錯的,你有沒有看到Rebecca和Renna的表情?自以為多漂亮,結果還不是沒有收到花,哈哈!」朋友A說。


  「就是,好難得看到她們有這種表情,有夠痛快的。」朋友B道。


  小沐嘴角抽搐,把她們全趕走,又把花塞進個人書櫃後回到座位上,這才發現手機裡有封未讀簡訊,是阿尹傳來的。頓時三條黑線掉了下來,心道:不會吧。


  點開簡訊,上面寫著:『喜歡嗎?』


  小沐忍不住靠了一聲,手指飛快的回傳:『你送的?』


  『對啊,你們那裡女生多,很會比這個的吧?』


  小沐覺得自己已經不只嘴角在抽搐,這會兒連眼角都抽了起來。


  『你錢多!』


  『為了朋友,兩助插刀,那點小錢算什麼。』


  想起同學們的反應,小沐不得不承認,那一瞬間自己的心確實有點飄飄然的,但一想到居然是自己的「鐵哥兒們」送的,突然又有種深深的悲哀。


  『謝了,是挺受用的,但下回還是把錢省起來,我們找個時間去聚個餐更實在。』


  『嗯,你喜歡就好。』


  然而小沐卻沒想到,從那時候開始,每年的情人節她都一定會收到一束玫瑰花,哪怕系學會不再辦聯誼活動。就這樣,她連收了三年的情人節玫瑰花。這三年間她也交過男朋友,卻從未從男友手中收到任何一束玫瑰花,相反的,男友還會為此跟她吃飛醋。


  「不然你買給我啊。」小沐被搞得也有點火大。


  「你不是在和我交往嗎?為什麼還會有人送玫瑰花給你?到底是誰送的?」


  「就跟你說我朋友了,小學同學。」說完,也不等對方再有所反應,小沐直接把手機給切斷了。她點開簡訊欄,裡面還有一封已讀未回的簡訊,是每年情人節她一定會傳來的一句話。


  『喜歡嗎?』


  她點擊回覆,正要打下第一個字時,手機震動了一下,又一條新訊息進來。她退出回覆點開來看,發現是男友傳來的,只有簡單幾個字──


  『我們分手吧。』










  那天她兩封簡訊都沒有回,渾渾噩噩的打完工回到家後,在浴室淋浴時哭了出來。哭完一通心情舒暢後,她抱著浴巾給「前」男友回了封簡訊:『分就分吧,我也受夠了。』


  然後把手機往床上一扔,吹頭髮去了。期間手機有響過,她理都不理,直到吹完頭髮,東摸西摸的回到床邊準備睡覺時才發現是阿尹打來的。她看了一眼時間,都十二點了。


  「算了,明天再打吧。」


  卻沒想到,隔天卻是阿尹的媽媽打到家裡來找她。當媽媽喊著「你小學老師打來找你」時,小沐幾乎有些反應不過來。


  「喂,老師,是我。」


  「小沐,不好意思,突然打給你。」老師的聲音聽起來有些侷促,「但是阿尹那孩子從小就最聽你的話,我想也許她會聽聽你的意見。」


  「阿尹怎麼了?」小沐想起昨晚那通電話,心跳漏了一拍。


  「沒什麼,就是大學不想在台灣念,但也不是去留學,而是說想到中國念醫藥大學。」


  小沐咦了一聲,驚問:「大陸的中國醫藥大學?」


  「對,明明也可以念台中的,但她非得要去南京念,我實在不放心她一個女孩子去那裡,你能不能幫我勸勸她?」


  小沐自然是一口答應下來,後來老師還交待了些什麼,她卻沒全聽進去,滿腦子都在想,怎麼這件事阿尹完全沒跟她提過?明明是件大事啊!


  那天晚上打工完回來小沐澡還來不及洗就直接關進房裡給阿尹撥電話,問問她要去南京念書是怎麼一回事。


  「之前就跟你說過我想專攻中醫學了,但你也知道,中醫本家還是在中國,台灣的中醫融入太多西方的元素,都已經不是傳統的中醫了。而且有藥材方面台灣也大多是從中國進口,針炙的技術更不用說。」阿尹平淡的闡述著,最後強而有力的下了一個結論:「想要學正統的中醫,只能去南京。」


  小沐嗯嗯啊啊了半天愣是沒說出一句完整的話,最後只能沮喪地說:「你都決定好了,我說什麼也是多的,你媽還讓我勸你留在台灣念就好了呢……」


  話筒對面傳來阿尹的輕笑,她不著痕跡的轉而問道:「喜歡今年的玫瑰花嗎?我特地訂了九十九朵的。」


  「喔,難怪那麼大束。」小沐沒精打彩地回答,「當然喜歡,你送的都喜歡。」


  那時候她滿腦子都是阿尹要去南京念書了,難得老師還特地打電話來拜託,而自己卻一點作用都沒能發揮。完全忘了自己昨天還想著要跟阿尹抱怨那個雞肚子雞眼睛的前男友的事,在這時候,前男友完全就不是件事。
 










 
  阿尹高中畢業的時候,正好是小沐升上高年級的時候,學校還特地辦了成年禮。身兼學生會和社團幹部的小沐忙到跟陀螺似的轉個不停,沒一刻稍停,當她得以空閒時才想到這陣子都沒聽到阿尹的消息,連忙傳了幾封簡訊過去,卻都石沉大海。


  她覺得奇怪,再撥話過去時,卻顯示手機關機。


  「怎麼回事?」


  她不死心,又撥了市話去老師家,卻是個年輕男生的聲音,一問之下才知道是阿尹的哥哥。


  從他口中小沐得知,阿尹已經出發去南京辦理申請入學的手續了,而老師和師丈自然是跟著過去打點一切。


  切斷手機後,小沐覺得心裡堵堵的有點難受,不明白怎麼阿尹完全沒跟她道別呢?就她們倆的交情,就算不去送機也得好好熱線話別一下的吧?


  小沐深呼吸了一口氣,告訴自己別想太多,說不定是阿尹也忙翻天了才會沒注意到,等她到了南京安頓好了以後,自然會給自己發訊息過來的。沒想到,之後她再也沒有收到過阿尹傳來的簡訊。


  後來小沐出了車禍,手機摔壞了,換了一支新手機之後,所有舊訊息都不見了。有時候當她三更半夜忙完所有事情,躺在床上看著空空如也的簡訊欄時,會突如其來的非常想念阿尹,總想著隔天一定要打去老師家問阿尹的聯絡方式。然而隔天一早醒來,總是會有其他更多的事情讓她忘記這件事。


  二技畢業那年,小學同學葉小玲找上她,說是要辦一場小型的同學會。正好趕上老同學們都畢業的時候,而且小玲說了只找當年比較要好的幾個人出來聚聚,所以小沐答應了。


  那天沈怡君也有去,當她看到小沐一個人出席時忍不住露出了吃驚的表情:「就你一人?阿尹沒來?」


  「嗯,她後來去南京念書了,很久沒聯絡了。」


  沈怡君微微一愣後笑道:「騙誰,你們兩個感情總是那麼好。」


  「哪有,那傢伙去南京後就人間蒸發了,一點消息也沒有。」


  「怎麼會?她那麼喜歡你。」


  小沐咧了咧嘴,有些不是滋味的說:「她喜歡的是你,我最多就是個死黨的份,哥兒們,你懂嗎?」


  沈怡君長長的嗯了一聲,瞇著一雙眼笑問:「你以為當初她跑來和我們湊一組是因為我?」


  「是啊,她是這麼跟我講的,她喜歡你,所以才讓我跟你說把她加進我們這一組的。」


  「看來我們的訊息有落差,」沈怡君伸出食指點了點下巴,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樣,「可是她一直都是坐在你的旁邊,而你永遠坐在我的對面,我和她的交集幾近於零。和你們在一起的時候,也都是和你說話居多,她很少和我搭話的。」


  葉小玲當初也是沈怡君的組員,聽到她們的對話也湊了上來,八卦的說:「阿尹那個男人婆喜歡的應該是你吧,我們那時候都在說,你拉上怡君是想避開和她獨處的尷尬咧。」


  小沐突然覺得腦子一片混亂,很多以前覺得理所當然,再正常不過的事情在腦海中重新跑過一遍後,就突然不再是那麼理所當然了──


  從四樓走廊往下看,正好就是外掃區。


  我教你跆拳道。


  我好像有喜歡的人了,是女的。


  聽說用幸運手鍊祈福很有效,我把自己的運氣也借給你。


  留長也好,我喜歡長頭髮。


  玫瑰花,喜歡嗎?






  誰會連著三年都在情人節送你玫瑰花?而她居然天真到以為真的只是因為朋友義氣的兩助插刀。


  小沐提前離開同學會,她回到小學的校園,到了那個阿尹教她跆拳道的地方,以前覺得很高的圍欄,現在看起來是那麼的嬌小可愛。她輕輕一躍跳了上去,在老位置上坐了下來。掏出手機,從SIM卡保存的資料中拉出了阿尹的電話。


  打給她吧,說不定,會接的。


  『您所撥的號碼是空號,請查明後再撥。』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