傾雲之境

關於部落格
人生若只如初見
  • 373277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原創小說《夢塵歸》一

一、玉牌

 
  言磊坐在書房裡收拾著爺爺生前的藏書,裡面有許多是他以書法寫下的手札。印象中爺爺是個像古代書儒一樣溫文儒雅的人,小時候常將自己抱到他的膝上坐,說著那些已成歷史的故事給他聽。


  他有不少堂兄弟,但和爺爺關係最好、最有話聊的卻是他,連幾個伯伯、叔叔不比他跟爺爺親。所以當他得知爺爺過世時,腦袋幾乎是一片空白。在爺爺臨終前,他是唯一一個沒有守在床前的孫子,連爺爺的最後一面都沒有見到。


  因為某些關係,他高中畢業後就跑到外地讀大學,最近正好在趕論文進度,整個學期回家的次數屈指可數。原先家裡沒有想到爺爺的病情會那麼急,總覺得因為一個老人家擔誤了學業不好,就沒把這件事告訴言磊。等到言磊接到消息急急忙忙地搭夜車趕回老家時,爺爺早已撒手歸西。


  言磊覺得自己應該要哭的,但不知怎麼的他就是哭不出來,一滴眼淚也沒有。只能麻木的收拾著爺爺生前最喜歡的那些古籍,爺爺總說,這些都是他的寶貝。在爺爺那個年代,想要護著這些書躲過戰火和文革的催殘,確實不是件容易的事。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東西陡然從書架上跌落,言磊眼明手快的在它摔在地上前伸手撈住,發現那竟是一個碧甸匣,四周雕鏤著精緻的花樣,然而居中一大片卻打磨得十分光滑,在光線的照射下影約可以映出自己的模樣。


  言磊手上施了點力將它打開,發現匣裡擺放著一片狹長玉牌,玉面上平雕著一簇梅枝,刀功精緻,搭配著溫潤玉色,言磊恍然覺得鼻尖似乎嗅到一抹白梅冷香。


  「奇怪,怎麼從來不知道爺爺還收藏著這麼一塊玉牌?」


  出於好奇,言磊伸手將玉牌取出,姆指卻在劃過玉面時感到一陣刺痛,像是被什麼東西紮到了一樣。言磊「嘶」了一聲,手觸電般縮回,玉牌便又重新落回匣子裡。


  言磊看了一下姆指發現還真的流血了,所幸傷口不大,放進嘴裡含一下血就止住了。只是玉面明明雕琢精細,並沒有任何尖銳處,怎麼可能會劃破姆指?


  帶著疑惑,言磊將碧甸匣托高至眼前平視,目光一層層掃下去仍然沒有找到一處尖銳到足以劃破皮膚的地方。唯有在一朵綻放的雪梅上看到一點殷紅,是剛才不慎滴落的鮮血。


  他抬起另一手想要抹去,卻又怕再次被刺傷,只猶豫了那麼一下,玉牌上的血珠居然就這麼消失,速度之快讓言磊幾乎以為剛才是自己眼花看錯了。


  「怎麼回事?」


  言磊小心翼翼伸出食指輕輕碰了碰玉牌上的雪梅,除了從指尖上傳來古玉特有的一股清冷外,再也沒有感覺到別的。指尖滑過玉牌表面,滑潤的玉面及清冷的氣息帶來一股異樣的感覺,然而言磊還不及細想,注意力已經被碧甸匣底的東西給引開了注意。


  他翻開玉牌,發現底下壓著一張折疊得方方整整的紙箋。抽出攤開後發現筆跡還很新,隱約還能嗅到墨香,顯然是近期才寫的。言磊認出那是爺爺的筆跡,上面只寥寥寫了幾句,卻是署名給言磊,明白顯示著爺爺知道將來他會打開這只碧甸匣。


  『小磊,好孩子,你看到這封信的時候,想必爺爺已經不在了。這塊玉是爺爺最喜歡的寶貝,就留給你了。』


  悲傷來得如此急遽,言磊捏緊那張紙箋忍不住發出一聲哽咽。


  晚飯時,他將碧甸匣的事告訴父叔們,雖然玉牌近幾年隨著古玩收藏熱不斷升溫,價值早已不可同日而語,但靠著那張信箋,家裡竟也無人反對由言磊收下那塊玉牌。


  飯後言磊抱著碧甸匣來到住家附近的公園,以往爺爺也都會在晚飯後到這裡來散散步,消化一下。公園裡滿是出來運動的社區住民,言磊只好抱著碧甸匣坐在遊樂器材上,忍不住回想起從小到大自己和爺爺的相處經過。等到他回神時,公園裡竟然只剩下他一個人。


  言磊看了一下手錶發現快十點了,正打算起身從遊樂器材上面下來時,卻看到一群流裡流氣的人往這方向走來,當頭一人朝他大聲說道:「小磊子幾時回來的,怎麼都沒打聲招呼,哥幾個好給你接接風啊?」


  言磊瞬間變了臉色,轉身打算從另一邊一躍而下時,當中一人已經三步併作兩步、瞬間踩上遊樂器材,伸手揪住他的後領:「害什麼臊?哥哥們又不會吃了你。」


  「放手!」


  言磊空出一隻手去扳身後,一邊扭動身體掙扎,沒想到卻被對方看見自己手中的碧甸匣。只聽聞一聲口哨響起,那人帶著笑謔的聲音說:「兄弟們,瞧瞧,小磊子還帶了禮物孝敬咱們吶!」說罷,便伸手來搶。


  「放手!誰說給你們的!你們這群土匪!」言磊氣得大罵,手裡緊緊攥著碧甸匣。


  當初他選擇離鄉背井到外地念書,有過半的原因是因為想要遠離這群豺狼虎豹。這些人有的是他的國小同學、有些則是國中,因為知道他家境中上,父叔們又是古玩界知名的玉商或古董商,總是喜歡欺負他,就知道從他身上撈油水。


  只是言磊打小就過著少爺般的生活,沒什麼在鍛練的他力氣根本就比不過這些地痞流氓,眼看著手中碧甸匣就要被他們硬生生抽走時,他氣得嘶聲大喊:「你們別太超過了!」


  「你才別太超過,給你三分顏色就開起染坊來了!」


  不知道是誰朝他罵了這麼一句,下一秒言磊只感到腹部一股爆炸般的劇痛,數小時前吃下的晚飯幾乎都要讓他給吐了出來。他一下子摔在地上,再也捏不住手裡的碧甸匣。在感覺到匣子讓人抽走的瞬間,他也不知道哪裡來的力氣,瞬間飛身撲了上去。


  在矇矓的視線中,他知道自已撲倒了對方,然後兩人一起從將近二米高的遊樂器材上,頭下腳上的跌落──







==========================




話說在前。

這是很久之前說想寫的東西,然後被我一放就是一年過去了....(望天

上次中秋連休時決定再拿出來寫,至於能不能寫完,我是想盡量別再成坑了

多少也可以拿來當練練手感的。

只是下半年是參展旺季,又要弄歐規認證的事,要得空了才能多少寫一點了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