傾雲之境

關於部落格
人生若只如初見
  • 373277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原創小說《夢塵歸》三



  不想對方因為自己的關係也淋得一身溼,言磊撐著膝蓋站起身,握著傘柄將傘推回對方頭上:「我都溼透了就算了,你沒事幹嘛也把自己搞得一身狼狽?」


  言磊這時候才看清楚對方的模樣,發現眼前這人長的真是好看,而且看上去十分年輕,可能跟自已差不多年紀。一頭長髮沒有像其他人一樣高冠束起,只簡單用一條絲帶繫著,鬆垮垮的垂在肩上。


  在言磊還在打量著人家長相的時候,年輕男子突然開口問:「你缺銀兩?」


  「啊?」言磊愣了一下,不明白他為何這麼問,但想了一下還是答道:「我…目前算是不缺吧,為什麼這麼問?」


  「你不缺銀兩,坐在這兒淋雨做什麼?」


  「我是來討回一樣東西的。」


  「來這裡討回東西?」對方挑眉,帶著一抹意味不明的笑意問:「你不知道元大寶的當鋪是收了東西就吐不出來的嗎?」


  言磊聞言大吃一驚,連忙問:「你說什麼?當鋪?」


  那人點了點頭,對他說:「元大寶在城裡經營當鋪生意是人人都知道的,這是他的本院,舉凡收進去的東西,就不可能再贖回的。」


  「可我沒有把東西當給他,是他趁我昏睡時偷走的!」言磊氣極,轉身便又去拍打那扇緊閉的大門,「元大寶!開門!!把我的玉牌還給我!!!」


  「你他娘的再吵信不信老子把你的嘴給撕了!」


  厚重的大門嘩的一聲被人拉開,一個身高少說快兩米的高壯男人突然衝了出來,舉著拳頭直接一拳揮下來。言磊眼看避無可避,只得縮頭閉緊雙眼等著硬挨這一拳時,後衣卻被人用力拽了一下,頓時站立不穩地往後跌去,而後又被一股莫名的力量托住身子,等回過神來時,已經安安穩穩站在方才撐傘的那人身後。


  只見那年輕男子一手撐傘,另一手將言磊護在身後,嘴上銜著一抹淡笑對那彪形大漢說:「這孩子不懂事,大爺何必跟他一般見識?」


  那人見一拳揮空正惱得想要追上前來補個幾拳,卻在看清楚阻攔自已的人是誰時愣了一下,嘴角咧出一抹意味不明的笑,拱手說道:「原來是海老闆,既然是您看上的人,這張臉肯定是打不得的。只是您要知道,元老闆由不得他這般三番四次的胡鬧。」


  大漢說完也不等他二人再有任何反應直接退回門內,轟然一聲將大門閉上。言磊好不容易反應過來,揪著男子的手急忙說道:「你怎麼就這麼讓他進去了?我要見元大寶,不能讓他就這麼把我東西偷走了,那玉牌很重要的!」


  男子看了他一眼,嘆了一口氣:「就你這模樣,也妄想從元大寶手中把東西拿回來?」


  言磊被他問得啞口無言,張大了嘴說不出話來。見狀,男子臉色柔和了下來,攬過他的肩頭將人拉近,共撐一把紙傘:「這裡不好說話,回我那兒後再從長計議吧。」


  言磊雖然覺得這姿勢說不出的彆扭,卻又不好拂逆了人家好意,只得順從地與他共撐一傘走在大雨的街道上。


  「你姓海?」言磊問。他沒忽略掉剛才那彪形大漢衝著他喊了一聲海老闆。


  男子彎起嘴角,淡笑說道:「我不姓海,只是之前班主都管我叫海棠,後來繼承了戲班子,他們就稱我一聲海老闆了。」


  「戲班子?所以你是唱戲的?」


  言磊吃驚的側過頭看向海棠,然而那一瞬間他看見後者眼底眸光一閃,帶著一抹難以言喻的神情。


  「你不喜歡?」


  「啊?沒有,你怎麼會那樣想?」言磊搔了搔頭,「只是覺得你的聲音很好聽,原來是唱戲的,難怪有一副好嗓子。」


  海棠低下頭斂去目光,在言磊沒有看到的地方抿嘴笑了一下。


  「現在你知道我的名字了,可我還不曉得你叫什麼呢。」


  「言磊,諾言的言,磊落的磊。」


  「言磊。」海棠呵的笑了一聲,「當真是個好名字。」


  「這是爺爺給我取的名字。」言磊也忍不住笑了,然而那樣的笑容維時不了多久便再次被憂愁所遮蓋,「這裡……到底是什麼地方?」


  言磊的聲音很輕,彷彿是在自言自語一般,但海棠還是聽到了。


  「這裡是葉城,越過五桐山就是京城。你究竟是從何而來?瞧你一身裝扮,似乎也不像是西域人士。」


  「葉城…五桐山……」言磊搜索了一番腦內資訊,發現這些地名對他來說是全然陌生的,忍不住又問:「那現在是什麼時候?」見海棠一臉疑惑,連忙補上一句:「年號?現在是哪個皇帝?幾年?」


  海棠喔了一聲,笑道:「新帝登基已經是三年前的事,現在是正元三年,國號崇華。」


  言磊愣了一下,接連著又問了一些歷史上耳熟能詳的事,又或是一些地理相關的問題,最後得出一個十分悲慘的結論──他不但是穿越了,還是穿到了一個完全架空的世界!這都他媽的什麼事啊?!


  見他愈問臉色愈發難看,海棠只笑著安慰道:「我不知道在你身上發生了什麼事,不過既來之則安之,我那兒收留你一陣子不成問題,只是你閒暇之餘可得幫我打下手。」


  「你那兒是?」


  「這可不是到了?」


  海棠傘面向後微傾,讓言磊得以看清前方景象,這才讓他發現他們這一路走著走著,已經在一處大宅院前停了下來。門口還掛著兩串大紅燈籠,十分惹眼。


  海棠領著言磊一路走了進去,院子裡架著幾處棚子,一群看上去年紀不過十來歲的孩子全在那裡練功夫。其中幾個還捏著蓮花指,咿咿呀呀的吊嗓子唱小調。


  一群人見海棠回來了,紛紛停下手邊工作,沖著海棠喊「班主」。言磊看得有趣,冷不防卻有個孩子從棚子衝了出來,直接一頭撞進海棠懷裡,嘴裡還嚷著:「班主你可回來了,這次怎麼出去得那麼久呀?」


  「不過半天而已,你這孩子功夫學得如何了?」海棠笑著捏了捏孩子的臉頰,轉頭對言磊介紹:「這孩子叫冬子,是上個月我帶回戲班子裡的,機靈得很。」然後又對冬子說:「這一位是言磊,你就叫他磊哥吧。」


  言磊一聽只覺得這稱呼怎麼那麼像黑社會的,正打算開口說些什麼時,冬子卻突然盯著他說:「你年紀都這麼大了,班主怎麼還會撿你回來?」


  言磊呃了一聲,突然不知道怎麼接話,正想轉頭向海棠求救時,卻感到一陣天旋地轉。恍然間海棠似乎是扶住他了,但眼前卻模糊了起來,只依稀聽見海棠忙著招呼人的聲音。接著他便什麼都不知道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