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人生若只如初見
  • 38060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花邪向盜筆同人【不一樣又怎樣】



  一輛黑頭車風掣雷行地停在急診室前,引來許多旁人側目,然而男人卻視若無睹,自顧自地從駕駛座上躍下繞至副駕駛座,將癱坐在座位上的人直接打橫抱起,快步跑進急診室。


  被男人的行徑嚇到,值班護士全部站了起來,其中一名實習醫生機靈地推來擔架床,讓男人將懷中所抱之人放下。


  擔架床上的男人面容慘白,己沒了心跳呼吸,將他抱進來的男人一直緊跟著醫護人員,直到實習醫生被擋在急救室外面。


  「先生,接下來請您在外面等候,不能再進去了。」


  男人停下腳步,雙眼盯著年輕的實習醫生:「你們,一定要救活他。」


  他有著一雙非常好看的眼睛,黑白分明,宛若深潭。雖然臉上已有歲月的痕跡,仍不難勾勒出年輕時清俊的模樣。


  被那樣真摯而深刻的眼神盯著,年輕的實習醫生不由得結結巴巴地回道:「會、會的。」


  急救室大門闔,死生不再由他掌握,就如二十年前一樣。男人抬頭看向急救室門口的紅色警示燈,恍然間覺得身上一空,無力滑坐到牆邊的椅子上,開始沉默地等待。


  不知道過了多久,原先的實習醫生再次出現在他的面前,手裡捏著一份文件詢問:「請問您是病患的親人嗎?」


  「不是,但任何文件我都能代簽。」


  「這……」


  年輕的實習醫生猶豫了一下,然而男人已經抽走他手中的文件,取出鋼筆飛快地填寫起來。那是一份入院申請書,年輕的實習醫生看見男人在入院人的那欄填入『吳邪』兩個字。
 
 










  時間已經是後半夜,其他實習生早躲進休息間補眠去,可今天輪到值班急診室的年輕的實習醫生卻是縮在牆角偷聽。這也怪不得他,好奇心人皆有之,更何況是一名全院上下沒人認得,卻一通電話能將院長召來的男人?


  「你這樣不符合院方規定,病人的情況很危及,得立刻安排手術,可這手術同意書還是得由家屬來簽字。」


  「你也清楚他的情形,他是吳家獨苖也沒有孩子。」男人的聲音低低傳來,聽得有些模糊。


  「你說的我都懂,所以才跟你說得往上報,讓公部門的人來處理。這事可大可小,但處理不好很麻煩,怎說都是一條人命。」


  彷彿是聽出院長的弦外之音,男人輕笑了一聲,「沒事,他若能這麼走了,也算是一種解脫。」


  那晚上,這名叫作吳邪的病人通宵辦了入院手續,院長主治,安排了最一流的醫療團隊,層次之高簡直像是領導的親屬入院了一樣。


  離開醫院前,年輕的實習醫生假藉收卷宗的名義,偷偷翻閱了病人的手術同意書,在簽字人那欄看到了男人的名字。


  申請人:解雨臣

  關 係:不 明
 
 










  長夜似水,靜謐無聲,生命跡象測量儀的聲音便顯得格外刺耳。然而這些無趣的節拍聽在男人的耳裡,卻又彷彿像天籟一樣。


  至少,證明吳邪還在。


  氧氣罩下的面容有些模糊,歲月像一把鋒利的刻刀,將曾經稚嫩無知的臉龐雕塑成堅毅果斷的模樣。然而不論經過再長再久,發生過再多的事情,他記憶中的男孩卻從來不曾離去或消失。


  緩緩伸出手,緊緊握住那略顯枯瘦的手,男人發出宛若嘆息的呼喚──


  「吳邪。」


  門外,年輕的實習醫生巡房而過,卻忍不住在房前停下腳步。從學長、姐的口中耳聞,將人送來醫院的那個男人,在年輕時是名叱吒風雲的人物,和院長似乎也頗有交情。


  只是就算動用了全院第一流的團隊,也對病人的病情束手無策。他不知道這名叫作吳邪的人是怎麼活到現在的,全身上下器官衰竭的程度已經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聽學長說,他們甚至懷疑病人長期用毒。


  黑社會的人背景果然都很複雜。年輕的實習醫生不由得這麼想,然後邁開步伐往下一間病房巡視而去。
 
 











  最高級的單人病房,床邊的矮几上放著今天剛採買回來的桔梗,散發出淡雅清香。男人坐在床邊安靜地低頭削蘋果,修長而淨白的手指讓他的一舉一動看起來是那麼優雅,但是若能近看便不難發現他指尖隱隱的顫抖。


  不知是因為走神,亦或是心有所感,在儀器響起刺耳的警示聲時,男人手中原先完整不間斷的蘋果皮應聲而斷。男人放下手中的東西,輕輕覆上那雙再也不會回握的手。


  對方再也感應不到他掌心輕微的顫抖,也再不會笑著對他說沒事。


  有一種被撕裂的痛悄悄蔓延,又彷彿是被人用力掐住心臟般難以呼吸。


  就在壓力極將到達臨界點,壓碎男人所有冷靜偽裝的那一刻,身後傳來熟悉的腳步聲,一隻手輕輕搭上了他的肩頭。


  在炫爛的光芒中,他看見吳邪褪去一身滄桑,穿著潔白的禮服笑著朝他伸出手,一如當年夢境中的男孩兒一樣。


  天若有情天亦老,月若無恨月常圓。
 
 










  年輕的值班護士站在床前,看著男人仔細地收拾著病人的衣物,輕輕出聲詢問:


  「請問您是吳邪的家屬嗎?」


  「是。」


  「那請問您和他的關係是?」


  「他是我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