傾雲之境

關於部落格
人生若只如初見
  • 373277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真正的盜墓筆記結局《十年之後》四

四、王盟
 


 
  「發生過什麼事?」苗學東很納悶,不知道怎麼回答,這是個本地的年輕人,顯然不明白我們這些人在這裡幹嘛。「沒發生過什麼事啊?」
 

  「那你們幹嘛把這門鎖起來,這裡面什麼值錢的東西都沒有。」胖子說道。
 

  「嗨,老闆,你這關注點也太怪了。這裡面難道還有野獸不成?」苗學東徑直就走入草叢裡,一路走到廣場的中間。
 

  我點著煙,看著嚴防山火的字樣在各處都有,內心一點沒有愧疚。
 

  看胖子的表情,一點也沒有放鬆,苗學東莫名其妙的回頭看著在門口紋絲不動的我們。
 

  我蹲下去:「胖子,要是真沒事,咱們一群神經病的名聲肯定會在鄉里傳開的。」
 

  「天真,胖爺我打了半輩子手槍了,視力會下降,但是眼睛抓東西只會越來越毒,這地方不對勁。」胖子回頭,他對我的夥計都很熟悉,叫了一聲:「坎肩!」
 

  坎肩也是當兵的,我的隊伍裡有不少退伍下來的夥計,都是散在這一行,聽說潘子的事情對我有好感,聚集過來的。潘子這樣的人就是這樣,即使不在了,他的影子和過去還是會成為一種力量。
 

  「胖爺,您說話。」坎肩彎下腰。
 

 「東北角那棵樹,邊上三寸,別打偏了。」胖子說道。
 

  我和小花都看著,這麼多年了,胖子要嚴肅起來,還是要重視的,就見胖子剛說完,坎肩反手掏出彈弓,手反弓扯到極限,「啪」拉出一道破空聲。
 

  這種土質彈弓威力極大,就聽到「哎呀」一聲,一個人從胖子說的那棵樹後翻了出來,捂著脖子翻倒在地。
 

  這人翻出來之後,廣場四周的大樹後頭的草叢和灌木後面,立即就有了其他動靜,看樣子藏了不少。
 

  「自由射擊。」胖子哭笑不得的看著站在中間的苗學東,一邊坎肩用彈弓一個一個的把草叢後面的人轟出來。皮筋每一次破空聲,就聽到慘叫,躲著的人被打中不同的地方,疼的上躥下跳。
 

  一共十七個人,全被打散了。跑出來之後,有幾個還想往我們這裡衝,我們幾個剛甩出甩棍,這些人就改變主意了,回頭往廣場邊緣的林子裡跑,很快跑的連影子都不剩,就剩下苗學東一個人,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我們來到苗學東邊上,就問:「這些人是誰啊?」
 

  苗學東看著跑遠的幾個人,結巴道:「不認識,不是本地人。」就聽到林子裡有人在叫:「吳邪,你他媽等著。」
 

  我立即就想了起來,這人是誰。
 

  「我不可以有敵人。」這幾年來我一直貫徹這句話,因為我需要在這個事件來臨的時候獲得最大的幫助,破去所有的阻礙,所有盤口的人全部出動,這很容易讓人覺得我是發現了什麼了不得的東西,從而引起行業內部的警覺,這個時候阻礙往往會出現。
 

  我沒有精力再去對付這些人,所以我一直以來堅決不樹敵,也常常傾巢出動,讓人感覺我是好大喜功之輩。都是為了不引起注意。
 

  但是無論我怎麼做,有一個人一直把我當成敵人。
 

  而這個人我無法對他如何。
 

  他的名字叫做王盟,我入行之時,是我店裡唯一的一個夥計。我回來之後,他在我鋪子的原址上開了一家店叫做王子規矩,他顯然沒有想到我會回來。
 

  就像喪偶的人終於忘記了過去,準備開始新生活的時候,死去的另一半又突然出現一樣,他對我的回歸非常的不適應。
 

  吳邪不在的時候,王盟在各地都要受到「死去」老闆朋友部下的照顧,吳邪回來了,王盟不再是王老闆,又似乎得回到櫃檯後面去掃雷了。不過經歷了那麼多,這小子也第一次開始抗爭起來了。
 

  他知道我太多的事情了,知道這個時間,這群烏合之眾不像是來找我置氣的。也不知道想幹嘛。
 

  我決定不去理會,擺頭讓所有人抄起傢伙,問苗學東:怎麼整?
 

  「這底下全是爛木頭,挖開就是一層一層的,這個林場那麼多年都埋在下面。我爸說,他肯定記不清木頭是從哪兒伐來的,但是他記得他找到這箭頭的時候,那根木頭是在林場的東北角。」
 

  我們來到東北角,就開始鋤地,小花看著王盟跑掉的方向,忽然有些發愣,說道:「你們看這座山,像什麼?」
 
 
 
 
--此篇發表於2015年6月16日--






 
==============================




我靠.... 王盟怎麼變這樣了.................. (艸)
說好的萌萌呢? Q口Qrz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