傾雲之境

關於部落格
人生若只如初見
  • 373277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真正的盜墓筆記結局《十年之後》八

八、鯰魚
 
 


  胖子過來看這條裂縫,裂縫大概兩人寬,相當誇張,山岩露出。這種縫隙除了地震不可能形成。
 
 
  因為形成時間久遠,所以裂縫下方的縫隙壁上有很多小的灌木,往下極深,踢了塊石子下去,一路撞擊縫隙壁能聽到很深處還在撞擊。
 
 
  這是一道大山上的傷口,似乎通往山的中心。
 
 
  順著縫隙往上走,縫隙越往上越寬,一直往山頂劈去,看來這條縫隙再發展下去,會變成一道一線天一樣的地貌。縫隙中鳥糞和泥土形成—塊一塊的植被區,越寬的地方,植被越大。有碗口粗細的松樹長在縫隙內。
 
 
  再回到發現縫隙的地方,小花小心翼翼的試探縫隙壁上突出的岩石紋路,往下爬去,他速度很快,下到黑暗與光明交接的地方,他打開手電筒。
 
 
  「水!」他失望的喊道。我同時也看到水面特有的反射光。
 
 
  我深吸了一口氣,有水說明下面被堵住了,可能是落葉和泥沙混在一起,然後雨水澆灌形成了縫隙裡的水池。
 
 
  不管這裡是不是通往地下的一個入口,肯定也無法進入了。
 
 
  「水是活的還是死的?」胖子問道。
 
 
  「怎麼看?」小花問道。
 
 
  「你整點頭皮屑到水裡,看是不是在緩慢的流動。」
 
 
  「我沒有頭皮屑。」小花怒道。
 
 
  「少他媽廢話,是人就有頭皮屑,又沒人會笑話你。」胖子道。
 
 
  沉默了半響,小花在下面叫道:「是活水。」
 
 
  胖子看向我,輕聲說:「是活水說明是地下水,這裡溫泉很發達,到處都是地下水系,我們上次去的那個皇陵是有護城河的,說明之前那個巨大的地下火山口中也有暗河存在,這是個線索。」
 
 
  我點頭,知道他想幹嘛,招手讓人扛上來一隻木桶。桶中是幾十尾八鬚鯰,每條八鬚鯰的鰓上部有一個GPS定位器。都是從華強北那些80塊批發的電子錶上拆下來的,用蠟封好了。吊下裂縫,讓小花全部都倒進水裡。
 
 
  「可惜了。」胖子心有不忍,我挺驚訝的,年紀大了,是不是都會心軟一些。胖子就道:「辣椒放蒜頭炒了之後放湯,味道肯定好。」
 
 
  當天就不炸山了,怕裂縫擴大,整體山開裂塌落,小哥還沒出來,我就先長眠在此,太虧了。
 
 
  回到山下砍一些枯樹和菟絲子生起火,等著第二天看結果。
 
 
  胖子想探究這裡菟絲子為何如此茂盛,沒有什麼結果。我一直閉目養神,一日一夜無話,第二天早晨,我估摸著時間差不多了,打開了電腦,看那些鯰魚的下落。
 
 
  出乎我意料的是,所有可以找到的鯰魚信號,都分佈在一個狹長的區域裡,像一條蜈蚣一樣,趴在我們十幾公里外的一個區域裡。
 
 
  GPS只有露天才能被識別,一條狹長的分佈,有可能是一條地上河的河灘。胖子覺得沒意思,堅持要在這裡炸山,我和小花一合計,不管怎麼說,必須去看看。
 
 
  於是兵分二路,我和小花帶看坎肩走到黃昏,來到了GPS信號所在,翻過山頭我以為我會看到一片湖泊或者一條小河。
 
 
  結果我看到的是一片森林,非常密集的植被,沒有任何的水系。
 
 
  「奇怪。」我看了看IPAD上的信號分佈,鯰魚就在這片森林裡,難道,這片林子裡,有很多和地下河相通的水窪不成。
 
 
  日落之前我們走進了這片森林,森林中繁茂的灌木和松樹之間的地面上,爬滿了菟絲子,猶如一張巨網鋪在地上,難以行走,坎肩用刀開路。
 
 
  我越發覺得奇怪,一直走到深入,枯樹越來越多,菟絲子順著地面爬行鋪了厚厚的一層,幾乎覆蓋了整個林子的地面,而我們也看到了在這些菟絲子包裹中,是一口一口破敗的古井,分佈在林中爬滿藤蔓,井與井之間不過一仗開外,數量成百上千,猶如一個一個墳頭。
 
 


--此篇發表於2015年6月23日--


 



==========================




我家花爺那麼愛乾淨哪來的頭皮屑
胖爺你找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