傾雲之境

關於部落格
人生若只如初見
  • 373277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真正的盜墓筆記結局《十年之後》十一

 十一、操
 
 


  「坎肩,八點鐘。樹後面!」我喝道,一邊跺腳用噴火器噴爬上來的蚰蜒,這些蚰蜒都有小龍蝦那麼大,如果不是以前經歷過,我的寒毛都能把自己豎死。
 
 
  不過好在蚰蜒的腳和觸鬚很容易被火燒焦,火掃一遍就全部掉落在地。要命的是,燒了之後還有一股奇怪的昧道,竟然有些蛋白質的香甜。
 
 
  這些年鼻子己經役有那麼靈光了,醫生說,其實我早就聞不到什麼昧道,這些味道都是自己憑藉視覺生成的感覺。
 
 
  地下的蚰蜒和樹葉的顏色幾乎無法分辨,火光下看下去,就覺得滿地的樹葉在蠕動。無數的毛混雜其中。
 
 
  坎肩在樹上拉出彈弓,皮筋破空聲,打在樹後的人影身上,身上的稀稀疏疏的小黑毛一下震動,顯然是爬滿了蚰蜒。
 
 
  我知道彈弓的威力有多大,但那影子紋絲不動,沒有任何的反應。
 
 
  我一邊抽出衝鋒衣連帽的鬆緊帶,把打火機綁在噴漆罐前面,一邊跺腳,一邊反手抽出白狗腿,在手裡打了轉兒。
 
 
  瞎子每次教我用刀,都有這個習慣,這是個壞習慣,我還是學會了。
 
 
  逼近到一米左右,眼前一片漆黑,只有噴火的間隙,我首先看到了一團蚰蜒爬滿了樹後的人影。
 
 
  不,或者說這個人形基本就是蚰蜒盤繞組成的。
 
 
  不是高智商爬行動物,學什麼黑飛子,我心說,接著,我就看到蚰蜒爬動的縫隙中,有一隻血肉模糊的手。
 
 
  這隻手的手指很長,黑暗中每次火光的間隙,我還是清晰的認出了這個特徵。
 
 
  「我操。」我腦子嗡的一聲,大叫了一聲:「是小哥!」
 
 
  「我操!」小花在樹冠上立即爆粗,我也顧不了小花,把刀往地上一插,衝到那人影面前,手火拼用,一手撥拉,一手直接對著狂噴,把人身上的蚰蜒全部都燒飛。
 
 
  一具滿身傷口的屍體從樹上靠著滑了下來,我看到他的衣服,他的手指,他的頭髮,都和小哥很像。
 
 
  他已經死了,嘴巴張的巨大,我捏開下顎,屍體還有體溫剛死不久,嘴巴裡全是蚰蜒,顯然是被堵塞氣管而死。
 
 
  不是小哥,身上的肌肉的品質遠遠不如。
 
 
  蟲子爬滿了我的全身,開始往我的鼻孔和嘴巴裡爬去,我用手臂蹭開,去看他的手,小花來到我的身邊,在我身邊插上冷焰火,把蟲子熏走。
 
 
  屍體的手,手指是假的,我用力一扯,屍體手上的假手指就被我撕了下來。
 
 
  發自內心的惱怒,我扯掉屍體的假髮,我認出了這個人。這個人是王盟的手下。
 
 
  「狗日的。」我對著林子裡狂吼。「我操你八輩子祖宗!」
 
 
  罵聲在山谷中迴盪。
 
 
  王盟肯定一路跟著我,他讓他的手下假扮成悶油瓶想幹嘛?
 
 
  噁心我嗎?還是想把我引到什麼地方去?
 
 
  如果不是突然蚰蜒出現,在黑喑中,我真的可能上當。
 
 
  我回身從地上拔出刀,劃開自己的手,在小花腳踝上抓了一個血印,蚰蜒開始退開,把血甩在地上,拔起冷焰火。
 
 
  「你去尋仇嗎?」小花冷冷的問我。
 
 
  我看著他,淡淡道:「他肯定在附近,他的智商肯定活不過今晚,得把他找出來。最後再救他一次。」
 
 
 
 
--此篇發表於2015年6月27日--









=====================



看完頓時覺得這章名字取得真貼切
看得連我都差點跟著罵聲「我操」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