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人生若只如初見
  • 384268

    累積人氣

  • 53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真正的盜墓筆記結局《十年之後》十三

 十三、蚰蜒


 
 
  「蚰蜒?」坎肩吸了口鼻子:「蚰蜒有樹那麼大?」
 
 
  雲頂天宮裡,什麼事情都有可能發生,不過想來似乎也有些誇張了。
 
 
  遠處的樹影,上面的枝椏極細,猶如蚰蜒像針一樣的長腳,仔細看,更覺得是上身仰起的巨大蚰蜒。
 
 
  那王盟還什麼都沒察覺,仍舊大呼小叫,氣的我想直接把他掐死。
 
 
  當年蒲鮮萬奴被孛兒只斤.貴由追殺到此,東夏的後裔遷入地下,發現這些生活在地熱裂縫中的巨大蚰蜒時,飽受震驚,於是將女真的神話和這些奇觀聯繫起來。
 
 
  萬奴和蒙古人在這片土地上決戰,縱使有鬼神之力,遭遇全勝時期的蒙古人,也只能兵敗。餘族帶著在邊境掠奪幾十年的金銀瑪瑙,逃入地下。
 
 
  難道是東夏人在此經營多年,借助山體縫隙挖掘通道,使得地下的蚰蜒都能跑到地面上來了。
 
 
  「狗日的,不要隨便亂挖呀。」我心說,如果這些影子是像樹一樣大的蚰蜒,憑我手裡的小破刀,不如讓坎肩直接用鐵蛋子打碎王盟的天靈蓋給他的痛快。
 
 
  「怎麼辦?」坎肩問我,我看小花,小花看我。
 
 
  小花說道:「這種時候是你天下,你總能想出辦法。」
 
 
  我的刀在手裡打了個轉,沒有任何辦法嗎?有多少次別人說沒有辦法的時候,我都覺得有的是辦法。
 
 
  小聰明永遠比不上老九門的大原則,但是當小聰明用來救人的時候,就被人稱為奇跡。
 
 
  我翻開自己的背包,把裡面的乾糧和雜物倒出來,然後一刀砍中一隻蚰蜒,將頭掰掉,丟進包裡。坎肩看驚了,我讓他別問跟著幹。
 
 
  像切蝦子一樣裝了一大包蚰蜒,斷頭的蚰蜒還能活很久整個包都在動,蚰蜒的汁液浸濕了整個包。我背起來,一路小跑往王盟的方向跑,邊跑邊問:「你的準頭能保持多遠,和我說一聲。」
 
 
  坎肩點頭,小花已經明白我要做什麼。「要快!」
 
 
  「我知道!」我吼道,狂奔了足有5分鐘,「停!」坎肩猛停下來,「這裡!」
 
 
  「上樹!」
 
 
  小花幾下就上樹,將我們兩個拉上來,爬到高度和前面王盟高度差不多的樹枒上,此時已經離他們不遠,清楚的看到火光。
 
 
  那幾顆疑似蚰蜒的巨木就在他們四周,在這個距離看,雖然仍舊看不清,但我已經能肯定那不是樹,那肯定是什麼活物。
 
 
  我扯掉傷口上的紗布,用力一張,張口開裂,血繼續流了出來,我用流著血的手抓起一隻無頭蚰蜒,用力一壓,把血和汁液混合,丟給坎肩。「打他們雙腳踝還有臉。」
 
 
  坎肩我貼身用的好處就是從來不問什麼,兩顆鐵蛋塞進蚰蜒體內,拉開彈弓啪啪啪啪,不停的把蚰蜒球就打了出去。蚰蜒在空中解體,打到王盟身上的已經不多。王盟立即發現,四處觀瞧。
 
 
  我打起手電信號,他立即知道是我,破口大駡:「你有種別落井下石!」
 
 
  「打他的臭嘴。」我冷冷道。
 
 
  坎肩一彈弓就打在王盟嘴巴裡差點沒把他嗆死。
 
 
  一包蚰蜒打完,打的他們雞飛狗跳,但是我的血和蚰蜒的汁液還是起了一點作用,王盟也發現了彈弓裡的秘密。立即以以身殉彈的姿勢接受彈弓。
 
 
  我打完讓他們趕緊過來的信號,看王盟爬下來樹來,把手電筒丟給小花,「引他們出來。」
 
 
  「你呢?」
 
 
  我看著那些奇怪的「巨木」開始搖動,顯然發現了獵物逃跑,心說,我要看看這些到底是什麼東西。掏出腰間的信號彈,裝上信號彈。對著那邊的方向打亮信號彈。
 
 
  信號彈在空中爆炸,緩緩落下就像一顆小太陽,我只看了第一眼,連第二眼都沒看,翻下樹就開始跑:「我操你媽的,跑啊!別回頭!」
 
 
  那邊的樹影上忽然升起無數的翅膀,一隻一隻大鳥飛起,那根本不是蚰蜒,就是一棵一棵的枯樹,滿樹的人面鳥站在上面,支撐不住。四處擺動。
 
 
  驚叫聲中,已經有一人被抓到半空,是王盟的夥計。
 
 
  「我需要重火力。」我心說:「胖子你在哪裡?」
 
 
  「到井裡去!」小花在前面的黑暗中大喝。
 
 
  王盟還舉著他的火把。「坎肩,滅燈!」我大吼,一聲破空,王盟的火把被打飛。隨即被從天而降的影子一下抓了起來。
 
 
  幾隻人面鳥在空中爭搶起了火把,我看到前面有一口井,凌空躍起跳了進去。落地瞬間,腳下一鬆,整個井底坍塌,整個人塌了進去。
 
 
 

--此篇發表於2015年6月29日--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