傾雲之境

關於部落格
人生若只如初見
  • 373277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真正的盜墓筆記結局《十年之後》15 & 16

十五 & 十六
 
 


  我自己的九門第一準則:遇到困難要第一時間找朋友幫忙。
 
 
  尋求幫助其實是世界上第一技能,擁有這樣的技能的人,幾乎可以做成任何事情。
 
 
  發動技能的上一個技能叫做不要臉。
 
 
  吼完之後,就聽到一連串夾子的聲音,疙瘩疙瘩的,是小花的信號。
 
 
  看來小花比我謹慎的多,信號從左邊的井道中傳來。我單手把王盟拎起來就開始狂奔。
 
 
  四處都是爪子撓著磚面的聲音,手電筒放電電擊之後,光線暗淡了不少,我也不敢去亂照四周的井道,怕光斑把所有的猴子都吸引過來。
 
 
  所有人都知道小花的夾子信號的意思。疙瘩疙瘩的聲音越來越強,跑著一個路口,坎肩也衝了出來。他臉上全是血,被抓的都是傷口。看到王盟在我邊上,坎肩直接一下把他推開。「你死去!」
 
 
  王盟被推了個趔趄,就想衝上去打,我跳起來拍他的後腦勺,三個人腿絆著腿全部翻到,爬起來我的腦後傳來夾子的聲音,清晰的在牆壁後面,我回頭什麼都看不到。
 
 
  黑暗中,無數口中猴撓著牆壁靠近的聲音越來越近,我們不敢再發出任何的動靜,慢慢的朝那邊的黑暗爬過去。
 
 
  我聽到了呼吸聲,手電壓著光照了一下,就看到小花和王盟的一行手下縮在一個角落裡,面前用酒罐和碎磚頭做了一個屏障,這個屏障把整個通道都堵住了,簡直就是一面牆,牆壁之間有很多缺口好像碉堡的射擊孔,王盟的手下都帶著土槍,嚴陣以待。
 
 
  我過去,一個罐子被搬開,在角落裡有一個狗洞可以進入,我們仨小心翼翼的爬進狗洞來到「碉堡內」,就發現他們窩的地方是一個井口,有人正在把上面的酒罐一個一個拿下來,堆到口中猴來的方向,把通道完全堵死,這樣一邊可以做防禦,一邊可以弄一個出口出去。
 
 
  「上面有鳥。」我用嘴型說道,意思是出去死的更快,人家用空中力量。小花用嘴型回道:「華容道。」
 
 
  我秒懂,我們不是要出去,而是要到豎立的井道裡,然後把底下的井口堵住,口中猴要挖開這些酒罐爬上來需要時間,就算鑽過來,也勢必不可能像在井道中一樣所有的猴子一擁而上,我們可以各個擊破。
 
 
  而人面鳥不可能從井口爬下來,它們的翅膀張不開。這些在黑暗中活動的東西,我們扛到天亮就安全了。
 
 
  想著王盟的一個夥計已經開槍了,槍聲震耳欲聾,所有人都一縮脖子,我透過碉堡的射擊孔往外看,火光中,無數的綠光閃動,都是口中猴的眼睛,應該是被嚇的走火。
 
 
  「你們有多少子彈?」我急問道。
 
 
  「七發!」
 
 
  「十發!」
 
 
  「四發!」
 
 
  「九發!」
 
 
  我看向王盟,「既然帶了槍了,你就不能多準備點子彈嗎?」
 
 
  「本來帶了很多,後來在林子裡打野豬,發現全是假貨,根本打不響,就最開始讓我們試的那包是真的。」王盟委屈道。「我們就把那包分了一下。」
 
 
  「棒棒嗒。」我哭笑不得,看著坎肩。坎肩點頭,反身自己身上的坎肩翻過來穿,裡面是特製的便攜設計,全部都是各種各樣的彈丸。
 
 
  「2000多顆,足夠了,實在不夠用碎瓷片也一樣。」說著他把自己的彈弓的弓叉拔高,裡面竟然有不銹鋼加固,然後從腰帶上扯出一條紅色的皮筋,解開之前的黃色皮筋,將紅色的皮筋繞上去。
 
 
  坎肩是彈弓世家,從小練彈弓,臂力驚人,他們家的彈弓皮筋有三種顏色,黃色的皮筋是用來打鳥的,威力一般。
 
 
  紅色的皮筋,普通人的臂力根本拉不動,打出一顆鐵蛋子能打碎人的頭蓋骨。而黑色的皮筋,我至今沒有看他用過,應該是有特殊的用處。
 
 
  我持刀和持棍的小花在前面,不知道什麼時候我成為肉搏型兵種了,真是世事變遷。
 
 
  「東家,幫我掌燈。」坎肩占住一個射擊孔,默默道。
 
 
  我來到一個射擊孔前,用手掌按住手電,使得手電光對準射擊孔,忽然移開手掌。
 
 
  瞬間井道被照了出來,第一隻口中猴幾乎幾乎就在我們碉堡四米開外了,所有射擊孔後的人抬槍,抬到一半就聽「嗚」一聲好像飛機的破空聲,那猴子頭爆出一團血霧,整個被打碎。
 
 
  所有人都看向坎肩,就看坎肩行雲流水一樣,手放開的瞬間滑過自己的衣服必然有一顆鋼珠入手,皮筋彈回他順手接住,張開胸口,一鈎一拉,每次都是一聲呼嘯。子彈滑過射擊孔震動邊上的罐子,就像口哨一樣,然後聽到遠處一聲口中猴的慘叫。
 
 
  然而並沒有什麼用,接著我們就看到最起碼有幾百隻的口中猴,從天花板,牆壁上猛衝過來。
 
 
  我無法形容這個場面,瞬間所有人都開槍了,第一批口中猴被打飛滾進猴堆裡,絲毫沒有阻礙它們的前進速度。瞬間十幾隻猴子沖進了四米開外。第二輪開槍把它們全部轟飛。幾乎是同時,甚至都看不到它們的屍體落地,更多的猴子湧了過來。
 
 
  所有的槍開始狂轟。猴子撞上了碉堡外壁,外部的罐子開始破碎掉落。
 
 
  所有的子彈幾乎在30秒內全部打完,只見血肉橫飛,根本不需要瞄準,坎肩一抓3顆彈丸,同時發射,彈弓的頻率拉到了極限。我看著搖搖欲墜的屏障,就對小花大吼:「擋不住!」
 
 
  小花抬頭看上面的華容道,用棍子猛的一撐,直接竄了上去,雙腿卡住井道兩邊,對下伸手,「先上來,邊打邊退!」
 
 
  王盟他們紛紛爬進井道,一隻口中猴從射擊孔裡爬進來,衝向坎肩,我刀在手裡轉圈甩飛出去砍飛。坎肩翻出幾隻豬尿泡,拉起彈弓往地上一打,尿泡炸裂,水花四濺,騷氣熏天。
 
 
  我拔出另外一把大白狗腿,拔回剛才甩飛的那把,雙刀防禦,大吼:「什麼鬼!」
 
 
  「熊尿!」一隻口中猴從另一個射擊孔爬進來,直接撲到坎肩臉上,他用彈弓一勒把猴子扯了下來。
 
 
  同時就像擠奶油一樣,所有的射擊孔裡都開始擠出猴子,背上一下跳上來五隻。我上去砍中兩隻,自己一下被撲到。爬起來回身一腳,把坎肩踢到井下,瞬間井中伸下六七隻手把坎肩拎了上去。
 
 
  我起身也爬了上去。坎肩對著碉堡內部中的一只罐子一發鐵彈。整個碉堡一下鬆動,開始往井底我們下方的空隙坍塌,很快,井口底部被堵的嚴嚴實實。
 
 
  還能聽到外面瘋狂的撞擊聲,但是聲音變得不那麼真切了,我們所有人都鬆了口氣。
 
 
  上面的石板和酒罐還沒有清理完,等於我們上下都有屏障。
 
 
  我看向王盟,王盟也看著我,兩個人都太疲倦了,我轉頭看小花,忽然,整個井都震動了一下,似乎有什麼龐然大物,撞了一下我們腳下的堵塞堆。
 


 
 
 
--此篇發表於2015年7月3日--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