傾雲之境

關於部落格
人生若只如初見
  • 373277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真正的盜墓筆記結局《十年之後》18 & 19

十八 & 十九
 
 


  話音未落一隻口中猴子直接撲在胖子臉上,胖子拿自己的頭往井壁上一撞,把口中猴撞暈。直接拋入洞中。回頭一看,見四處不停的有口中猴從豁口中爬進來,抬槍就射。
 
 
  接著我看著手下其他人,陸續從黑暗中爬上來,看到我們都吃了一驚。
 
 
  「怎麼那麼多猴子!」胖子大怒:「你們在搞什麼?阿花你的孫悟空扮相被識破了嗎?」
 
 
  「滾蛋!槍!」小花爆喝,胖子轉身把身上的「國產」AK47拋給小花。
 
 
  胖子單手需要扒著洞壁,小花雙腿卡在兩邊可以雙手持槍,幾個點射,把入口附近的口中猴直接打成碎片。在這個空間內槍聲幾乎把我們震聾,滾燙的子彈打在我臉頰上,腫起好幾個大包。
 
 
  在小花的掩護下,胖子爬到豁口處,下面的人把槍和子彈全部甩上來。
 
 
  沉甸甸的國產AK一入手,老子怒從心中起,惡向膽邊生,所以說別讓被壓迫者拿起武器。我抬手對著頭頂的石板就是一通掃射,石板被打成花和上面成碎肉的口中猴一起跌落了下去。落了胖子一腦袋。我對這井口一個掃射,一邊爬行,滾出井口。
 
 
  我翻身立即起來,就看滿眼的人面鳥,停在四周的樹上,邊緣的井口上,起碼有幾百隻,幾乎是同時,所有的「臉」都轉向了我們。
 
 
  「全部火力!」我大吼一聲,對著最近就開始掃射。打飛一隻我背後一疼,背上趴上來一隻,反身一個槍托。就看小花也翻了出來,一個地滾和我靠在一起,幾乎是同時所有的人面鳥同一時間騰空飛起,月光遮蔽。
 
 
  「子彈!」我大吼,一邊和小花兩個人同時開始掃射,漫天的羽毛,井口中丟出幾個子彈夾,我甩掉空的撿起一個換上。滿頭的壓力俯衝下來,我大吼:「他媽的別在井裡磨蹭了!!!」對天狂射。
 
 
  忽然邊上一陣風,小花一下被抓到空中。我抬槍,黑暗中不敢射擊。坎肩第三個翻了上來,一彈弓把小花連人帶鳥打了下來。我衝上去踩住那只人面鳥就是一槍。小花一腳把我踢倒。接著背後一涼,一隻爪子幾乎是貼著我的背脊滑過,小花躺著一個點射,血濺了我一身。小花翻起來,對坎肩大罵:「你他媽看准點再打!疼死我了!」
 
 
  「對不起!花爺!」坎肩對著小花一個彈弓,鐵蛋子滑過小花的頭髮打中身後的一隻。同時胖子翻了出來,手裡舉著兩把手榴彈。往空中一甩。「躲!」
 
 
  「我操!」我大怒,三個人躍起,再次找個邊上一個井口再次翻了進去。
 
 
  手榴彈爆炸,把天照的和白晝一樣,接著腳下一鬆,我再次摔進甬道裡。
 
 
  幾乎就是摔進了口中猴堆裡,我幾個槍托掙脫,一個扇狀掃射,在我面前的全部掃飛,背後的全部爬了上來,幾下劇痛我知道我的脊椎骨都被咬了。
 
 
  我學著胖子往牆壁上一撞,把背上的猴子蹭了下來,一邊坎肩從我剛才的井口下來,滿身是血。上來拿著一根樹枝亂砍把猴子砍退,我幾個點射退到井口。問他:「你怎麼了?」
 
 
  「我操!胖爺那手榴彈直接落到我那口井裡,要不是我動作快再翻出去,小的就成蝦醬了。東家以後咱能不能不要和胖爺一起出來,胖爺比這些東西恐怖多了。」
 
 
  我都快氣炸了,打飛衝過來的口中猴,再次爬上去,就看胖子被一隻人面鳥抓在半空,但是他太重了,那只人面鳥飛不起來,我抬手把人面鳥的頭打成血霧。對著胖子大吼:「能不能不用炸藥!!」
 
 
  回頭一看,就見空中的人面鳥少了很多,幾乎全部都掉在地上。
 
 
  胖子爬起來對著剛才叼他的鳥補了一槍,做了一個指揮家謝幕的動作,「看胖爺這清場的效率,一顆二踢腳,大鳥都飛了,兩顆二踢腳——」
 
 
  坎肩爬上來:「自己人也飛了。」
 
 
  「小花。」我大吼。心說別給胖子炸死了。地上被震下來的人面鳥開始爬起來。
 
 
  我連射了幾隻,發現槍口根本抬不起來,才意識到自己的手有傷。剛才極度亢奮的情況下,我連疼痛都感覺不到,竟然還能用刀,但是用後坐力這麼強的步槍就不行了,幾下之後,整隻手已經沒有任何的知覺了。立即把坎肩拽過來,把槍架在他的肩膀上。
 
 
  坎肩瞄準技術極佳,抓住槍管就知道我想幹嘛,拽著槍管幫我瞄準,我一梭子打完,他後腦勺的頭髮全被子彈殼燒禿了。
 
 
  井中人一個接一個翻了出來,我們的火力越來越強,小花也重新翻了出來,剛才應該也是又掉下去了。所有人都殺紅了眼,一直殺到眼前再看不到什麼目標,才停了下來。
 
 
  耳朵中還是刺耳的槍聲,空氣中彌漫著硫磺的味道。空中什麼都沒有了,地上全是血塊。
 
 
  「槍口朝下。」我用盡全身的力氣喊出這句話。
 
 
  無數的蚰蜒彙聚過來,開始啃食人面鳥的屍體,地上流淌著綠色螢光組成的洪流。
 
 
  「開溜。」胖子跺著腳。我把搶丟給坎肩,被人架著就往林子外走。
 
 
  所有的蚰蜒都被血肉吸引,我們不停的拍打,快速通過,胖子四處噴驅蟲的東西,出了林子上到山腰灌木區域,胖子一把火燒掉灌木,火滅了之後,我直接躺進草木灰裡,天都開始濛濛亮起來。
 
 
  草木灰很暖和,裹上防水布,沉沉睡去,醒來的時候,手臂的疼痛已經難以忍受。我翻起來,太陽已經在頭頂了。坎肩縮在我身邊還睡的很死。
 
 
  我起來把他踢醒,看到胖子和小花在一邊煮茶泡飯。王盟他們在一邊也睡的死死的。
 
 
  我過去抓起胖子的腳,把他的鞋脫下來,到王盟邊上抓著鞋狠狠對著他的後腦抽下去。
 
 
 




 
--此篇發表於2015年7月11日--
 







==============================





這段看得好過癮
看到坎肩說胖爺比口中猴恐怖時,一秒噴笑w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