傾雲之境

關於部落格
人生若只如初見
  • 373277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真正的盜墓筆記結局《十年之後》二十五

二十五、
 
 
  胖子看著我,「想什麼呢你?你以為胖爺是陪你來這兒的?」拍了我一下,「你不來我也會來。」說著自己先往一邊的黑暗走去。示意我跟上。
 
 
  我哭笑不得,示意白蛇也跟上──他一個人在這裡攀爬風險太大,還是同進同退吧。
 
 
  三個人小心翼翼的淌水往黑暗中走去,離開有天光的地方,裡面迅速變為一片漆黑,我只往前走了十幾米,就知道不可能繼續探索下去。
 
 
  「這裡這些鳥也不知是死是活,在黑暗中使用手電筒,那我們就是靶子。」胖子說道:「昨天我們剛把人家七大姑八大姨全弄死了,今天就不要再上門偷東西了。胖爺我是有良知的。」
 
 
  接下來如果使用手電筒,手電筒光照到那些人面鳥身上,後果不堪設想。兩相合計,還是先撤。我對胖子說道:「咱們的子彈夠不夠再回來的時候,把這裡掃乾淨。」
 
 
  胖子歎了口氣:「天真,這麼多年你變得毫無人性,殺了他們爸爸還要殺兒子,不過我喜歡,在我們趕盡殺絕界,子彈是最沒效率的,咱們出去把你狗殺了,肉裡拌上氰化鉀,往這裡一丟,保證不廢一彈就——」
 
 
  「別他媽打我狗的主意。」我怒道,知道他在開玩笑,但那些狗聽的懂人話,被聽到了晚上說不定偷偷先把胖子弄死了。
 
 
  正準備轉身,胖子忽然又把我拉住。
 
 
  「你年紀大了,開始哆嗦了是吧。」我怒道。
 
 
  「我哪兒年紀大了?你年紀小,你年紀小你眼神那麼差?」胖子看著黑暗中,示意我看。
 
 
  我瞇起眼睛,黑暗中什麼都看不到。
 
 
  「你是不是出現幻覺了?」我道,胖子指了指水中,用手電筒。我低頭,就看到很多小魚在石頭的縫隙間遊動,密集的往我們前方的黑暗中游去。
 
 
  「這是泉魚,前面有腥味才會這樣。」胖子緩緩順著魚游動的方向移動光斑,把手電筒抬了起來。
 
 
  光柱射入黑暗中,我隱約看到,遠遠在河灘上和岩壁的交界處,有一個人形的東西,面對著岩壁站著。
 
 
  遠遠的看不清楚,我正要上前。
 
 
  胖子拉住我,拿出望遠鏡,「新設備。」他調動焦距,舔著嘴唇:「用這個看我鋪子對面那大長腿賣翡翠的,連毛都——」他忽然閉嘴,轉頭看我。我問他怎麼了,胖子拉長了下巴,但是說不出話來。
 
 
  這麼多年了,胖子從來沒有說不出話來過,我一把搶過望遠鏡,對著手電筒的光斑看過去。
 
 
  我看到一個赤裸的老人筆直的站在黑暗中,手電筒光下這個人身上的皮膚是絳紫色的,整個人乾涸的像樹皮一樣,兩隻手垂在身體兩側,手指的指甲一直垂到水裡。
 
 
  「四阿公?」我的手開始抖起來。
 
 
  雖然有預判,但是實際看到故人的屍體時隔十年仍舊僵化站立在這裡,還是讓人難以接受。
 
 
  「粽子!」胖子用嘴型說道:「別敘舊了,快跑。」
 
 
  「要看到正面。」我說道。指了指水中。我們還有一些氧氣。我要潛水過去,看個究竟。
 
 
 
 

--此篇發表於2015年7月17日--








=============================





最近除了在補三叔的《十年之後》,也有在追同人文《當沙海邪穿成季播邪》,

交錯著看,感覺看到都有點錯亂了,但不論是哪個吳邪都好帥(掩面)

電視劇的吳邪就.... 還是算了吧.............(望天)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