傾雲之境

關於部落格
人生若只如初見
  • 373277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真正的盜墓筆記結局《十年之後》25.26.27


252627


 
 
  「僵屍會游泳嗎?」我們重新背上潛水瓶的時候,白蛇問我。
 
 
  我回憶了一下,好像沒有任何的古籍記載過,僵屍游泳的記錄。不過既然已經死了,應該不可能再淹死一次。
 
 
  「死沉死沉的,死人特別沉。」胖子道:「那玩意到水裡就沉底了,沒戲。」
 
 
  輕聲細語在山洞中也有回音,聽著很多人竊竊私語,讓人毛骨悚然。也可能出水走了一段毛孔收縮,洞裡的體感越來越寒冷。
 
 
  胖子覺得這聲音很有意思。又學了一句:吳邪是個小三八。」整個山洞回蕩著細微的胖子的聲音。
 
 
  我瞟了他一眼,戴上潛水鏡,胖子抓住我的手,表情有些嚴肅。
 
 
  「未必是陳皮阿四。你真的要去看嗎?」
 
 
  「你是指可能是小哥?」
 
 
  在地下變成一具蒼老的僵屍,真是適合他的結局。不過,不可能的。
 
 
  洞中水下的卵石戴著腳蹼很難行走,我們都趴下來,沒入水中。
 
 
  沿著岩壁的部分不深,勉強把我們沒了,可以用手撥弄灘底前進,我適應了一下,往那個老人站立的地方游去。
 
 
  遊到估摸著差不多了,我擰開手電筒,緩緩的單手撐著灘底,把臉露出了一半在水面上,另一隻手伸出水面,把手電筒照射過去。
 
 
  我看到剛才那赤裸老人站立的地方,空空如也。
 
 
  「沒了?」我心中納悶。一邊胖子和白蛇也抬頭出水。我們四處去看,發現都不見那老人的身影。
 
 
  「去哪兒遛彎了。」胖子關停氧氣瓶。爬起上半身。「嘿,這老頭還挺利索。」
 
 
  我估摸著時間,我們一來一回穿上潛水服,時間花的不多,肯定走不了多遠。
 
 
  胖子看我怎麼辦,我把手電筒照向水下,多少我也要找到一些線索,四處探照,猛的就看到大概兩個人外的水面上,有一個人頭。
 
 
  人頭臉上全是頭髮,看不清臉,但能看到水下軀幹的影子,指甲很長,在水中泡軟之後,打卷像水草一樣。
 
 
  「大爺,泡澡呢?」胖子輕聲說道。「你去問問他要搓個背嗎?」
 
 
  我們的狀態很尷尬,腳上有腳蹼,背上的氧氣瓶沒有浮力的情況下很重,在淺灘水域就像擱淺的魚一樣,站也站不起來,游也游不快。
 
 
  我對他們甩頭,三個人緩緩往深水區退,慢慢的沉入水中。
 
 
  手電筒沉入水下,再往前靠近,兩步,光柱穿過渾水照出了水下的屍體。
 
 
  它站在水中,皮膚褶皺蒼白,幾乎皮包骨頭。就像泡在福馬林液體中的蠟像。我看到他身上的紋身。
 
 
  不是麒麟,是舊社會的一些紋身。很淡的青色,因為皮膚的褶皺,已經看不出是什麼。
 
 
  是四阿公,即使我沒有看到他的臉和眼睛。我認得這些紋身。
 
 
  胖子拉著我快走,同時,我也看到了那具屍體的脖子上,掛著一個東西。
 
 
  我瞇起眼睛看不清那是什麼,但是我的內心湧起一種直覺,死了這麼久還掛在身上的東西。這根掛繩肯定非常講究,這說明這件東西對於本人來說非常重要。
 
 
  我對著脖子上的東西指了指,胖子搖頭。我再指了指,胖子還是搖頭。我看了一眼白蛇,指了指脖子上的東西,胖子和白蛇都搖了搖頭。
 
 
  我甩掉胖子的手,矮身貼著水底,想潛到四阿公的身後去,忽然水中一震,瞬間驚起的水泡,迷了我的眼睛。我立即擺正自己在水下的姿勢。我看到四阿公消失在我面前,同時水中有一個影子在游動,動作像極了海猴子。
 
 
  這不是什麼僵屍,我心中凜然,想起了爺爺的遺囑。
 
 
  這東西不是什麼僵屍,這東西是另外一種東西。
 
 
 


 
  來不及仔細思考心中的念頭。白蛇首先做出反應,水中一震,他第二個消失在我身邊,我和胖子往深水區一靠,手電筒一照,就看到兩個白色的影子在我們身邊閃過。一個瞬間跑遠了。看樣子白蛇發現粽子會游泳之後,瞬間放棄了自己的強項開溜了。
 
 
  我實在不知道應該怎麼辦?第一次碰到這種東西和上一次碰到這種東西,採取的策略都是跑。我和胖子對視一眼,我忽然冷靜了下來,理智瞬間回歸。
 
 
  什麼都別想,先跑!
 
 
  我和胖子往後狂游,跟著白蛇的影子,一路上了淺灘,胖子甩掉氧氣瓶和腳蹼。抬頭白蛇已經爬了上去。兩個人直接往山壁上爬。
 
 
  我甩掉腳蹼,踩著齊腰深的水趕上去,忽然四周水波一蕩,我的腳踝擦過觸感奇怪的東西。接著一股巨大的力量將我直接扯倒進水裡。
 
 
  我掙扎著爬起來,呼吸器掉了,四周全是水泡,慌亂間,我看到水泡中有一雙無神無瞳孔的白色眼睛。
 
 
  接著,這股巨大的力量把我往水底扯去。腳踝處劇痛,顯然被什麼死死的勾住。
 
 
  我最後一次用力出水,看到胖子重新跳了下來,朝我沖來,接著我一下被拖入深水。我僅此的理智讓我抓住呼吸管,塞進自己的嘴巴裡。
 
 
  接著我開始旋轉,頭部不停的撞上灘底,我能感覺我被拉進一個狹窄的縫隙裡,我死死的拽住了我的手電筒,我知道這是我唯一的希望,只要我有兩三秒的時間,我就能有應對的辦法,但所有的辦法都需要照明。
 
 
  但瞬間我就發現我的握力不如以前,可能是因為之前的骨裂,接著手電筒被撞脫手,看著手電光迅速遠去,四周頓時一片漆黑。
 
 
  混亂中我大口呼氣,氧氣燈亮起。很快我就發現吸氣的效果減落——沒氧氣了。
 
 
  我頓時渾身的冷汗,立即強迫自己安靜了下來。強迫放慢呼吸,停止手腳的掙扎。
 
 
  四周非常安靜,慢慢的,一路能感覺到灘底的石塊,除了氧氣燈,什麼都看不到。但從石塊掠過我臉部和水流的速度,我知道自己正在以一個極快的速度在水中前進。
 
 
  我不知道過了多久,也許只有一兩分鐘,但是感覺在黑暗的水底被拖了很久,我的體溫迅速下降,觸覺和意識都開始模糊。
 
 
  我的意識很快恢復,我感覺到了暖和,我不知道中間隔了多久,這種感覺好像開車秒睡一下,忽然睡著了很短的時間,醒來的瞬間卻覺得自己睡了很久。
 
 
  接著我發現呼吸器不在我的嘴巴裡,但是我可以呼吸。臉很疼。
 
 
  睜開眼睛,氧氣燈的紅光,照亮了很小的一塊區域。我的上半身出水了,但是下半身非常冷,能感覺到水泡著我的腳踝。
 
 
  我嘗試爬起來,有一隻手臂,我甚至分不出是那只手臂,完全沒有力氣。
 
 
  我嘗試黑瞎子教我的呼吸法,嘗試動身上所有能動的地方,很快感覺到處蔓延。我坐了起來。
 
 
  我發現氧氣瓶不見了,只剩下一些配件掛在潛水服上。
 
 
  地下是石板,我能觸摸到,我拿起氧氣瓶警示燈,就像在宇宙中拿起一顆星星。我一邊貼著地面摸著石板的縫隙,一邊貼近紅光的範圍。努力讓自己記憶。
 
 
  這裡是人造建築,這麼黑應該是在地下,在這個地方,地下的人造建築只有那個皇陵。我搞砸了,我沒有任何的照明,氧氣燈最多20小時也會熄滅,我要在黑暗中摸索繼續下去。胖子和小花再次找到我不知道要多久。但,我或者更靠近那道門了。
 
 
  只要能讓我看一眼四周,知道自己在什麼位置,——如果我已經在殷商皇陵之內,那麼,即使在黑暗中,我推演無數次的路線,不用眼睛也能走完。
 
 
  不知道為什麼,我忽然笑了起來。
 
 
  黑暗中,應該沒有任何人看到。
 
 
 
 
 
 
  眼睛慢慢適應了絕對的黑暗。小小的氧氣警戒燈的紅光,也照出了四周的模糊輪廓。
 
 
  我脫掉潛水衣,四周的溫度非常低,都能哈出白氣來。當然白氣我也看不清楚。
 
 
  我拿著氧氣燈,往前走了幾步,看到了一塊石牆,往後走了幾步,是一個臺階,臺階從水中延伸上來。
 
 
  隨即我發現,我所處的位置,整個就是一處長而寬大的臺階,一路從水中延伸上來。但是露出水面的部分有很多方石,殘缺不全,有大有小,大的如卡車那麼大,小的都是碎石,都是臺階上方滾落下來的建築坍塌石料。這些坍塌的石料堵住了臺階往上的路。
 
 
  我拿著氧氣燈一點一點地查看,發現腳下老是踢到東西。低頭貼著地面,就看到了很多的金屬片,篝火的痕跡和一些鏽成渣的空罐頭。
 
 
  有一些皮革爛在石頭上,長出了一些真菌,除此之外,還有很多的碎骨。
 
 
  有人在這裡生活過,看碎骨的數量,應該生活了有一段時間了,很可能是陳皮阿四。
 
 
  年紀那麼大了,還能有這麼強的求生意識,在這裡堅持一段時間,已經算是奇跡了,當然,不知道什麼原因,當時我覺得他的身體一直處在死和生之間的狀態。體力完全不似一個老人。
 
 
  緩緩的用氧氣燈探著,我就看到一雙赤腳,赤腳的指甲很長,看的出是自然斷裂,如同鳥爪一樣。面對一塊巨石站著。
 
 
  我不敢往前,遠遠的在微弱的紅光下,看到陳皮阿四的屍體面對著一塊堵路的巨石站立,幾乎貼在巨石上。
 
 
  它想往前走,但是走不過去。
 
 
  就是它把我帶到這裡來的,我吸了口氣,看到,它面對的巨石上,用碳寫了一些文字。
 
 
  光線極暗,又被他擋住,完全看不清楚。而且氧氣燈也日漸黯淡起來。
 
 
  我的心臟狂跳,我看著它對著岩石的背影,沒有以往這種場景的恐懼。我只有強烈的焦慮,不安和難過。可能是因為我現在不再害怕死亡。但是害怕無法達成自己的目的。
 
 
  它脖子裡的東西還在,這個距離看上去,伸手就能搶過來。
 
 
  我撿起一塊石頭,朝水裡丟了過去。石頭落水發出水聲。
 
 
  它無動於衷,我無法理解它為什麼會把我帶到這裡來。也許它只是重複在做生前一直做的事情。
 
 
  潛水衣乾了,我看著潛水衣,我想起三叔在海底的經歷,當時就是潛水衣救了他一命。
 
 
  我手裡什麼都沒有,只有這一件衣服了。我想了想,再次把潛水服脫了下來。我在潛水褲的一個褲腿上,綁上了一塊石頭。做成一個流星錘。
 
 
  好了,我小心翼翼的彎腰靠過去,這個舉動要麼能讓我獲得主動,要麼就徹底讓我陷入到最糟糕的境地。
 
 
  「四阿公!」我叫了一聲。「還記得我嗎?!我是吳家的!」
 
 
  面前的屍體緩緩的轉了過來,極弱的光線下只能看到白色眼睛的反光。然後我聽到了熟悉的咯咯咯咯的聲音,從它的喉嚨口發了出來。
 
 
  「四阿公!來,抱抱。」我深吸了一口氣,開始後退。它轉過身,似乎在尋找聲音的來源。
 
 
 
 


 
 
--此篇發表於2015729日--
 









======================



 
三叔都不記得他自己上一篇是發到25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