傾雲之境

關於部落格
人生若只如初見
  • 373277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真正的盜墓筆記結局《十年之後》二十八

二十八、
 


 
  爺爺他們,甚至是陳文錦他們,一定是遇到了什麼事情,這件事情讓他們的身體發生了變化。
 
 
  這件事情可能有很多種可能性,比如說,他們吃了什麼?
 
 
  他們一直在古墓中尋找長生的古法,傳言方士會將長生之法留於自己的墓塚,當然黑瞎子和我說:如果真的可以長生,那些方士又怎麼會有墓呢?
 
 
  所以才有在古時仙山去尋找修煉的人仙蛻的行為。
 
 
  仙蛻指的是古時候人成仙留下的屍體,往往非常蒼老但是日久不腐。
 
 
  我面前的東西似乎就是一具仙蛻,但是沒有人和我說過,仙蛻長的和僵屍一樣。
 
 
  不論他們發生了什麼,他們的身體受到這件事情的影響,我爺爺的認為是:他死後他的屍體會發生變化。
 
 
  陳皮阿四一直活到生死不明的地步,而他死後,他屍體的狀況確實匪夷所思。陳文錦則更加的嚴重,從我調查所得,她認為她會在一個極短的時間內變成一種怪物。
 
 
  爺爺他們遇到的事情,肯定是在古墓中發生的,他們可能是因為機關或者是意外遭難。
 
 
  但是陳文錦他們遇到的事情,應該是在格爾木的療養院裡發生的。甚至可能是人為的。
 
 
  四阿公的屍體朝我一點一點靠過來,我甩動我的流星錘,只要稍微離遠一些,我就看不清楚四阿公四周的狀態,實在太暗,但是它似乎不是靠眼睛就可以知道我在這裡。
 
 
  「得罪了。」我看准機會,第一次把流星錘甩了出去,同時我人也跑起來,我希望能夠讓流星錘纏繞上四阿公的身體,然後我在另一頭接住,這樣我就可以將它綁在某塊石頭上。
 
 
  但是流星錘沒有我想像的那麼好用,因為它的距離本來就不長,所以甩在四阿公身上的之後,重重的打了他一下,然後掉了下來。
 
 
  我拉回來,準備再次丟出去,氧氣燈在這個時候熄滅了。
 
 
  四周在一瞬間,回到了絕對黑暗中。
 
 
  我胡亂的把流星錘甩出去,這東西打在石頭上,冒出了火星。我抽回來。心臟開始瘋狂的跳動起來。腦子一片空白,絕對的黑暗就是眼睛不會帶給大腦任何需要處理的資訊。
 
 
  我像直升機一樣甩動流星錘,確保沒有東西靠近我,可才轉了兩圈,忽然就打到了某個東西,流星錘落到地上,我拉起來一邊反方向後退,一邊重新甩動。就差喊一句星雲鎖鏈了。
 
 
  甩了一下,又打到面前的石頭上,火星四射。
 
 
  石頭,對了。
 
 
  我摸索過去,摸到那塊一人高的石塊,開始往上爬去。
 
 
  鋒利的石頭立即刮破了我的腳底,我忍住劇痛,一直爬到這塊石頭的頂端,指甲都翻起來好幾片。
 
 
  這讓我有了一些安全感。我想把流星錘收到身邊,拉回來兩下,忽然一緊,流星錘的錘頭好像被什麼東西抓住了。
 
 
  我一拉,對面的力氣十分霸道,拉扯不動。
 
 
  我不敢再拉,忽然心生一計,我將流星錘在我手裡的一端,綁潛水衣的袖子上,然後把潛水衣脫下來,包住這塊岩石。因為岩石有棱角卡住衣服的紋路,一邊拉緊之下,潛水服非常牢固的掛在了岩石上。
 
 
  我想現仙蛻總不至於能知道自己正在和石頭拔河。
 
 
  我小心翼翼的跳下石頭,使勁搖晃氧氣警戒燈。這東西是和氣壓錶連在一起的。使用鋰電池按道理沒有那麼快沒電。忽然意識到氧氣瓶沒了,是不是氣壓錶有問題,於是去搖氣壓錶,搖了幾下,紅燈又亮了起來。
 
 
  1、立即去看石頭上的內容。
  2、立即找到第二個光源,這個堅持不了多久。
 
 
  我打著小算盤,微光中看到了拉著流星錘的人影,貼著另一邊避開,來到剛才四阿公面對的那塊石頭上,將紅燈貼上岩石,幾乎是一個字一個字辨認這些字。
 
 
  第一個字是:如。
 
 
  我瞇起眼睛,把文字看完,五行字。
 
 
  如有後人到此處,見我遺體,取我鼻骨半分,內有乾坤,可得往往一切因果。
 
 
 
 


--此篇發表於2015年8月5日--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